bypgx超棒的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剎那輝煌-第十五章 地心說:天動領域!展示-f5bx1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这个难道就是魔术的神奇吗?
乔治脸上也不由得出现震撼的表情,感觉自己心中对那位魔术师大人的敬畏之情又增加了一些。
毕竟他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农民,而不是那些根本不知道粮食是从地里还是树上长出来的贵族老爷,不可能说连这些常识都没有,自然知道这种生长速度快得多么不正常。
前天才播种下去的种子,今天就已经长势良好了?按照这样的趋势,不得半个月后就可以收割一茬了?
在之前的时候,都不说正常的速度应该是怎么样的,土地似乎根本就是贫瘠到什么都种不出来,连年的凶作来着的啊,种子播下去不管多久都一样,根本就不会长。
这样的情况怎么看都好,都必然是那位魔术师大人出手了,用神奇的魔术或者什么的特别的东西来改变了土地。
这饱经沧桑的中年汉子顿时就是振奋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最担心的事情一下子就被解决了——虽然城镇发展迅猛,欣欣向荣,物资也是供应得上来。
但是谁都不知道那些食物到底是怎么拿出来的,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生产供应来源的话,总不可能一直靠魔术师大人变魔术吧?
就算魔术师大人可以一直变出粮食来,民众们也还是会感到不放心的,他们需要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保障。
乔治认真的思索着,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回去种地,他还是农民的老思想,觉得这样子才是最有保障的出路,现在的各种新奇工作还是不够保险。
或者应该可以的吧,就像是各种奇怪的“工厂”都直接安排他们去各个岗位一样,总不应该说到了种地这件事上,就不需要他们了吧?把这批砖块送到之后,就去市政厅那里看看……
抱着这样的想法,乔治很快的将这一车砖块送到目的地,完成了登记。
负责登记的是一个漂亮的女巫,应该也是一个魔术师,或许是那位魔术师大人的弟子?她面无表情,非常的冷漠,不过工作倒是做得一丝不苟,效率相当惊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乔治总觉得自己似乎经常能够看到这个女巫,她好像能够同时出现在各个不同的地方一样,负责很多不同的关键事务……
并不知道这是量产的炼金人偶的他,只能够归咎于魔术的神奇与无所不能。
登记完成之后,乔治获得的收入是5个工分点数,这是目前城镇独有的贡献制度,用这些点数变化来衡量一个人对新城所作出的贡献,也是独特的记录货币。
能够用来兑换食物等物资,也能够用来租赁各种生产工具、设备或者居住的土地房屋,如果不想租赁使用权的话,也可以彻底购买拥有权。
同样也是很新奇的制度,不过人们接受起来倒是很快,因为足够便利不说,而且也的确权威。
即使一开始有人担心不靠谱,每次都要将自己的贡献折算成实打实的粮食物资才能更放心,市政厅也从来就不在意,你要换就给你换就是了。
这么接近一个月的时间下来,再怎么多疑的人,也都纷纷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开始接受了这种新奇的贡献制度,承认了它们的货币价值。
臨時婚姻:首席的棄愛老婆
改变就是这样子从方方面面,潜移默化开始的。
一路来到城中心的市政厅附近,乔治看着整洁干净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一栋栋漂亮的楼房建筑,还有来往的各种马车,感到心里沉甸甸的。
妖屍男神 紅色鞋子
日子真的好起来了,这些都是希望啊!
真的希望能够一直这样下去,希望外面的战火不会烧到这里来,希望那些该死的萨克逊人永远不会发现这片平原……乔治要求真的不多,这样子就觉得满足幸福了。
但是他也知道,或者说每一个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萨克逊人只要一天不死,他们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和平。
如果是在一个月之前的话,大概很多不列颠人都只会感到浑浑噩噩,毫无希望,得过且过而已,毕竟他们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希望,也不知道自己抗争的意义何在。
但是现在不同了,所有人心底都意识到了这份危机的存在,并且默默的开始做起了准备。
“要开始修建兵营和军工厂了……”
“要开始打仗了么?”
“应该不是,不过领主可能是准备训练我们的战士了……”
“打就打!我受够那些野蛮的强盗了,我第一个报名……”
“我也是,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警花的情感迷途:欲望官場
在市政厅前方的公告栏里,围着一大群人,水泄不通的在指指点点,讨论着什么,有人脸色忧虑,也有人神情激动,似乎迫不及待的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乔治挤不进去,也不识字,但是在耐心的问了几个人之后,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市政厅刚刚公告,说是准备要招募真正的士兵并且开始生产武器军械之类的了,希望民众们踊跃报名,本身有一技之长的铁匠什么的,可以去帮忙生产武器盔甲,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也可以去成为士兵。
当然并不强制,而是给出来的报酬非常深厚。
只是看上去,很多人都是群情激奋,并不是为了报酬什么的而意动,而是真的发自内心的认同了新的家园,并且要不计代价捍卫保护它。
这是他们的义务!
在这本来就数量不少的人的带动之下,其他人也纷纷都被轻易说服,觉得这是唯一的出路,也是最正确的选择,毕竟傻子都知道和平根本不存在。
要是自己等人毫无力量的话,那么不管怎么窝在这里发展,也不过是待宰的家畜,等到那群贪得无厌的萨克逊人占据了整个岛屿,探索到了这片被险峻的地理包围在深处的平原的时候……
还是会举起屠刀的。
……
……
“这样子真的就可以了吗?”
在内部干净整洁,如同现代化的无菌实验室一般的法师塔里,阿尔托莉雅跟着夏冉亦步亦趋的在走廊上前行,同时有些不太确定的这么询问道。
她觉得没有什么信心,因为虽然建设的速度特别快,而且在夏冉的各种魔术的帮助之下,一座城市都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从有到无的出现在了外面的那块平原上。
但是说到底,速度太快也不是一件好事情,这么短的时间,民众们真的能够做好心理准备接受认同这一切,并且肩负起责任来吗?
如果这个前提都无法达成的话,那么这一切都只是拔苗助长……虽然说夏冉一直都在拔苗助长,就像是在强行催熟麦苗一样。
土地在改变?种不出作物?
不存在的,他接下来就连整个世界都要掌握在手中,要是还压榨不出一座岛屿的土地的潜力,那就真的很搞笑了。
“没问题的,心灵暗示的种子早就已经植下,到现在也的确要顺理成章的生根发芽了,这个过程其实是被我加速了……”夏冉不以为意的回答道,“不然你以为他们这么快就能够走出消沉,振奋意志,重新开始生活?”
当然都是靠他的心灵力量在无形之间的发散安抚啊,如果不是他这个最顶级的心理医生坐镇在这里,一直都在进行群体治疗的话,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子的进度。
“诶?是、是这样吗?”阿尔托莉雅一下子傻了眼,“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重生之激流年代 紫釵恨
“为什么不太好?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尽快走出阴影,以新的面貌去拥抱新生,这怎么看都是好的吧?”
夏冉奇怪地说道:“难道还真的鼓励每个人都要自己去挣扎,自己去面对,坚持自己从那些不好的过去之中走出来,大彻大悟放下一切?不是凭着自己的力量走出来的,就不能够算数?”
“这……”
阿尔托莉雅感觉脑子有些混乱,好像Master说的有道理啊,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下意识的觉得这样的做法是不对的呢?
“好了,别说这个了,说起来这座塔我已经建成了……”夏冉不着痕迹的转移着话题,“之后很多东西和研究项目都可以提上日程,目前在计划内的有龙种基因合成工程,对异常平行领域的灵子探索,还有活化机械和魔像技术的推广……”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的叹息一声:“说起来,什么都要从零开始起步,一点一点的发展起来,感觉真是麻烦,要是特异点能够直接成型就好了。”
混世少年 習慣孤獨
就像是五分钟前世界假说一样。
为什么特异点就不能够直接被塑造成某个形态呢?大概也就是迦勒底的那群人在灵子转移过来之后,才会觉得历史一下子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的吧。
但是实际上,对于就身处于历史之中的推动者来说,历史是一点一点的变化成那个样子的,而不是一开始就是那个样子的,盖提亚的崩溃点也不是说一下子将历史扭曲。
它只是将它的圣杯送到了对应的重要历史节点之中,用它来扭曲在“那一刻”之后的历史,从而使得人理因为连锁反应而崩溃,被它的术式彻底烧穿三千年的记录。
“慢慢来就好了……”
骑士少女叹了口气,不过也知道自己的御主是在随意的抱怨一下而已,并不是真的有什么怨言。
“好了,我们到了……”
这个时候,魔术师轻声说道,他们已经来到了塔顶。
高塔高耸入云,几乎能够俯瞰整个不列颠岛屿,看到外面的海洋,很难想象居然是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被搭建起来的,不过阿尔托莉雅只要想想眼前的这个魔术师有多可怕,也就能够稍稍理解了。
在塔顶的空间之中,也是一片空旷,没有别的什么设施,就是在正中央的位置处有一个奇怪的凸出,好像是一方平台,又好像是某种装置。
看着中心处刻意留下来的机括和凹陷,阿尔托莉雅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过来,然后从物品栏之中取出了圣枪:“是要将伦戈米尼亚德插在这里吗?”
“没错,可以说这整座塔就是我专门打造的拘束装置,圣枪既是核心也是钥匙,将它插进其中,就可以在概念上和整座塔视为一个整体……”
戰獄煉魂 百事阿宅
豪門錯愛:誘寵小嬌妻
夏冉连连点头:“圣枪的特性将会放大,被提取出来,塔本身也会因此成为系住星辰的岚之锚,刺入行星之中,钉住世界的表皮……”
“明白了,那现在就将它插进去?”少女若有所悟的走上前一步,不过又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御主,“还是Master你来?我应该做不到这种事情吧?”
钉住世界的表皮什么的,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力量?
即使武器是为此而生的,她发挥不出来应有的力量也是没辙的事情,这把圣枪理论上应该是神灵才能够挥舞的灵装了。
“其实你来也可以,我等会儿发动术式,你在关键时刻将圣枪作为钥匙插入,启动整座塔就可以了……”
心扉侍寵:腹黑總裁乖乖愛 風華淒淒
夏冉眨了眨眼睛,伸手指了指那个平台的下方——
“盖提亚打入这个时代的崩溃点已经被我捕捉到了,也就是说塔的能量核心就是魔神王之前送来的圣杯。你不用担心自己出力不够的问题,「扭曲」这个时代所需要的代价都已经由盖提亚远程支付了。”
“……”
“……”
“还是算了吧,我不希望出任何问题。”阿尔托莉雅摇了摇头,还是不打算太过托大。
“好吧,那就我来吧……”
夏冉笑了笑,也不在意的伸手取过圣枪伦戈米尼亚德,快步的走上前去。
魔术的准备工作总是在前期完成的,接近一个月的漫长准备就是如此,所以魔术往往能够做到看似在一瞬间发动。现在也是一样,没有任何多余的咏唱,或者什么特别的仪式。
魔术师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但并不是立刻就将圣枪刺入行星之中,就如同他说的那样,既然要钉住神代,那就得重新创造出已经被终结了的神代。
将手中的圣枪伦戈米尼亚德高高举起,站在塔顶上的他如神一般,视线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一切,仿佛不仅仅是在俯瞰不列颠这座岛屿,而是在俯瞰着整颗星球一般。
在这一刻,边上的少女翠绿色的眼眸中,瞳孔也是猛地收缩,她下意识的感觉到了一阵寒意,好似心脏被打入一根冰柱。
“——地心说:天动领域!展开!”
仿佛毫无温度的冰冷声音传出,以夏冉为中心,以塔顶为中心,四周的虚空之中迅速的浮现出了光芒,交织而成各式各样的发光线条,笔直或者扭曲,就好像星辰的轨道,又宛如是各种复杂的符号。
魔法阵。
巨大的立体魔法阵。
它刚刚出现,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光轮,瞬间的就向外扩张,飞速的辐射出去,最后消失在视界边缘的尽头……或者不是消失,而是迅速的放大。
一股巨大的辐射力量,从这里向着世界各地扩散开来,不断改变着历史的进程。
立体的魔法阵越拉越大,体积巨大到覆盖天空,覆盖陆地,最终如同一个超巨大结界一般覆盖整颗行星,成为了在天空之中闪耀着的图案,仔细一看,构成线条的每一个光点都是另一个魔法阵。
就好像遨游于海洋中的鱼群、爬行于陆地上的蚂蚁行列一般,几十亿个魔法阵整齐地排列成一个巨大的魔法阵。
一瞬间而已,阿尔托莉雅感觉到了某种不协调感,猛地流窜全身,亦或是时间产生异常变化的感觉,令人不寒而栗。
从现在开始,世界彻底改变了……
她知道。
因为“天动领域”的扩张和覆盖,将会彻底的改变整个时代,这个术式的效果是人为的改变认知事象,以施术者的观测作为基准点修正世界观,扭曲事象。
地上的物理法则将根据人类的知性来决定?
不,地上的物理法则将根据一个人的知性来决定,整个世界都会回到地心说的世界观之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