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道界天下-第五千二百零九章 必須要死熱推

道界天下
小說推薦道界天下道界天下
在说完了这番话之后,那座雕像便闭上了嘴巴,身体之上散发出的七彩光芒也是消失无踪,重新变成了一件死物。
而此界所有的生灵,连同姜云在内,却也同样彷佛是化作了雕像,全都怔立在原地,脑中回荡着雕像刚刚所说的话。
不止是此界,整个苦域,所有的世界,包括浩瀚的界缝之中,此时此刻,都有着相同的话语之声在回荡。
这是作为苦域最超然存在的苦庙,对苦域所有生灵,所发出的昭告。
对于苦域和幻真域的比试,苦域生灵自然都不陌生。
甚至,苦域也的确早就已经开始在选择强大的修士,去准备参加比试。
这场比试,按理来说,最快也需要个上百年的时间才能到来。
可是现在,突然之间竟然就缩短到了只有十年的时间。
十年,对于修士来说,不过就是弹指一瞬间。
因此,这样一来,可以说,整个苦域,所有有资格参加这场比试的修士和他们背后的势力,原本的计划全都被打乱了。
这让他们如何能不震惊。
——
与此同时,苦庙的八苦浮屠之旁,出现了七个身影,为首的就是慈心禅师。
别说外人了,就连他们这些苦庙高层,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大吃一惊,所以纷纷前来,向八苦浮屠内的几位禅师,询问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慈心禅师疑惑之下,连礼数都顾不上了,直接对着八苦浮屠道:“诸位师兄师姐,怎么比试的时间突然提前了这么多?”
八苦浮屠之中,传出了玄一禅师的声音:“我们也是不久之前,刚刚才接到了原家那边的传讯。”
“他们提醒我们,说是幻真之眼外的琉璃界霭,突然有着变淡的趋势。”
“根据他们的推算,大概再有个十年的时间,琉璃界霭就能稀薄到可以进入的程度。”
“你们也知道,能否进入幻真之眼的关键,就在于这琉璃界霭的浓淡。”
“既然它已经开始变淡,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是进入幻真之眼的机会,不可错过。”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道界天下討論-第五千二百零九章 必須要死
连同慈心禅师在内的这些人,对于幻真之眼,虽然不曾真正进去过,但也是听说过,知道在幻真之眼的外围,常年有着一团琉璃色的雾气覆盖。
这雾气,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来历,但却具备极为可怕的蛊惑之力。
一旦接触到,哪怕是大帝,都会轻易的被其蛊惑,失去神智,从而迷失在界霭之中,成为界霭的一部分,再也无法离开,直至到寿元耗尽的那一天,才会归墟,和界霭融为一体。
好在这琉璃界霭,虽然不会彻底消散,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得稀薄。
而那个时候,就是进入幻真之眼的唯一机会。
当然,即便界霭变得稀薄,但是进入其内,也依然有着被迷失神智的可能。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那些已经被迷失神智的修士,他们会主动攻击进入雾霭之中的任何生灵。
总之,想要进入幻真之眼,危险重重。
听完了玄一禅师的话,固然是让慈心禅师等人的疑惑得到了解答,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有了更多的问题。
慈心禅师接着道:“十年的时间,委实太短。”
“别说是其他各个势力的那些妖孽了,就算是我苦庙的几名弟子,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要提升实力,都是很难。”
“这岂不意味着,我们这次能够获胜的概率,会变得更小了。”
玄一禅师淡淡的道:“我们只有十年,幻真域的修士,同样也就只有十年准备。”
幻真域内,不仅仅是有原家在关注着琉璃界霭的变化,苦庙同样也有人在那里。
所以,玄一禅师等人清楚的知道,界霭的确就是在这几天开始有着变淡的趋势,原家也是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苦域。
两域既然都是同时知道,那其实对于双方修士来说,也并没有什么变化。
慈心禅师犹豫了一下,接着问道:“那,姜云呢?”
“到底是给他一个名额,还是不给?”
苦庙并没有忘记,幻真域那边,可是有着一位实力极为强大的准帝强者,点名道姓的要和姜云一战。
对于这个问题,玄一禅师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让其他六人退下,只留下了慈心禅师一人之后,这才开口道:“上次我让你通知幻真域,将杀姜云的消息散播出去。”
“怎么过去这么久了,幻真域那边还没有人来?”
慈心禅师摇摇头道:“我问过度善,他的确是将任务交给了曾桧。”
“曾桧和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按理来说,应该是已经散播出去了。”
“估计是幻真域那边的修士,对姜云,没有太大的兴趣。”
玄一禅师沉默片刻道:“没有兴趣,那就想办法让他们有兴趣!”
慈心禅师面露苦笑道:“换成之前,我们还能让他们有兴趣。”
“但是现在,既然只剩下了十年的时间,恐怕幻真域的那些妖孽们,也会将所有的精力集中在比试之上了。”
玄一禅师淡淡的道:“参加比试的妖孽,终究有限,其余的妖孽,他们之中,或许有人会有兴趣。”
“其余的妖孽……”慈心禅师摇了摇头道:“姜云现在已经能杀寻常大帝,他的实力,也无法用我们苦域的境界去衡量了。”
“幻真域纵然比我们苦域强大一些,但也强的有限。”
“所以,指望那些寻常妖孽来杀姜云,恐怕意义不大!”
玄一禅师发出了冷笑道:“谁说意义不大了!”
“他们能杀死姜云,自然最好,但如果杀不死的话,那就让他们死在姜云的手中。”
“敢来苦域杀姜云的妖孽,在幻真域必然都会有些背景。”
“姜云杀了他们,他们的家族,肯定会来找姜云报仇!”
“我倒要看看,那个时候,他的师姐,还能不能保得住他!”
“慈心,你记住,给不给姜云名额,不重要,重要的是,姜云如果死在了幻真域,那古之传承,就同样会流失在幻真域内。”
“我们再想获得古之传承,难度可就更大了!”
玄一他们之所以要杀姜云,并非是因为和姜云有多大的仇恨,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姜云身上的古之传承。
慈心禅师双手合十道:“我明白了!”
“或许,那姜云也会和其他那些有资格的人一样,前来苦庙,那样的话,我们就方便对他下手了。”
玄一禅师道:“反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十年的时间,姜云必须要死!”
就在慈心禅师接了命令离开的同时,苦域的一个世界之中,有个贼眉鼠眼的年轻男子,挠了挠头道:“怎么比试的时间提前了。”
“坏了,我到现在还没有将杀姜云的消息送回幻真域。”
“该死的,都怪那姜云,到底躲到哪里去了,连姜氏族地我都去过了,始终没有找到他。”
“不过,反正就已经晚了,我也别回去了,就在这苦域继续找下去吧!”
自然,这个男子,就是来自于幻真域的曾桧。
他因为贪图杀死姜云之后所能获得的巨大好处,并没有按照苦庙的要求,将击杀姜云的消息,在幻真域内散播。
他选择留在了苦域,想要试试看,自己能否杀了姜云,吞下这些好处。
只可惜,他找姜云的这段时间,姜云正好改头换面,进入了百族盟界,让他根本就不可能找得到。
而他也更不会想到,正是因为他没有将杀姜云的消息送回幻真域,无形之中,却是帮了姜云的大忙。
此刻的姜云,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尊雕像之后,却是没有踏入传送阵,而是迈步来到了一处无人之处,取出了一块传讯玉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