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六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看書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北奕的一切总算是尘埃落定了,墨宸宇骑在马上,心爱的人就在他眼前,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感受着这一切是真实存在的,在北奕,他像是陷入了泥沼,如今的他才算是真正重生了,他不知道未来迎接他的是什么,此时此刻,他只想好好享受这久违的温情,挚友和家人陪伴在侧,爱人在怀,他回想着之前的点点滴滴,有些红了眼眶。
墨玉潇看到墨宸宇有些伤感的样子,他皱起了眉头,一脸心痛的问,“十弟为何如此伤怀的样子?”
墨宸宇扭过头看着墨玉潇,他淡然一笑,“大皇兄是从此都不会抛下我这个臣弟了吧?”
墨宸宇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墨玉潇极为愧疚,他嘴角扬起了笑容,用坚定的语气说:“不会了,以前是大皇兄对不住你,以后我们兄弟俩同仇敌忾。”
墨宸宇舒心的点了一下头,他扭过头来,用披风把熟睡的苏樱雪捂得更严实了,“大皇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变成了一个患得患失的人了,也许我从来就是这种人,只是之前没有察觉到,或许是我失忆之后恢复记忆的那一刻,也或许是因为四哥,”他说起墨瑾轩,脸色又变的阴郁起来,“原本我以为一辈子都会在我身边之人,他离开了,而且还与我反目成仇,原本我以为走远了的人,又失而复得,多讽刺啊!”
墨玉潇也开始感怀起来,“是啊,浮生就是如此,充满了未知和意外,我们要做的就是守住本心,十弟你也莫要伤怀了。”
墨宸宇苦笑了一下,然后看着怀里的苏樱雪满眼的柔情,“我现在只想好好珍惜现在拥有的,致于四哥…..,”他欲言又止。
“墨瑾轩就是叛军,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在背后操纵,此次回去,墨瑾轩肯定还有更大的阴谋等着我们,”墨玉潇开始忧愁起来。
墨宸宇回忆起了墨瑾轩对他的好,又回忆着墨瑾轩费劲心思想要杀他,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墨瑾轩,把墨瑾轩完全看作仇敌,他还做不到,他也能感觉的出来墨瑾轩终究是没能下狠心对他动手。
火熱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六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鑒賞
苏樱雪扭动了一下身体,打断了墨宸宇的回忆。
“怎么了?”
苏樱雪皱着眉头,“身上有些酸痛而已,没怎么,”她感受着墨宸宇温暖的怀抱,温柔的关怀,她的心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大皇兄,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吧?”
墨玉潇看墨宸宇如此宠妻不自觉的笑了起来,“肖将军,传令下去,原地休息。”
苏樱雪下了马,她不想跟墨宸宇说太多的话,但她又很想知道她中毒的事,她看李文翰闷闷不乐的样子,想着问问李文翰,正好找机会和李文翰聊聊天,她走到李文翰跟前,拉了一下李文翰的袖子,”李文翰,我有事想要问你,不过这里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说。”
李文翰看苏樱雪神神秘秘的样子,他二话没说就跟苏樱雪来到了河边,“樱雪,什么事如此神秘啊?”
苏樱雪伸了个懒腰,“也没什么其它的事,我就是想问问你我什么时候中毒了。”
李文翰看事情都已经解决了,他也没什么好隐瞒了,“之前大哥对你那么冷淡是他跟北沫雪做的交易,就是北沫雪给你下了毒,而且他多次解难我们于困难之中……..,”他就将所有的一切,包括墨宸宇所做的一切都告诉了苏樱雪。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六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相伴
火熱都市异能 冷麪王爺太傲嬌 愛下-第一百六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苏樱雪听完李文翰的叙述,愣了好久,原来秦风喜欢北沫雪的侍女是个幌子,只为了离北沫雪近点,方便拿解药,而墨宸宇对北沫雪也没有任何情义,虽然之前墨宸宇失忆了,但还是会爱上她,她突然释怀了,又感动又心疼,“他到底为我受了多少为难啊?”她红着眼眶说。
李文翰看着苏樱雪终于原谅了墨宸宇,他不知道是该难过还是该开心,作为暗恋者,他是希望苏樱雪不再给墨宸宇机会,但作为朋友,他不希望苏樱雪再为情所困,难过纠结,终究他还是做不了卑鄙无耻的人,将墨宸宇所做的一切告诉了苏樱雪。
墨宸宇在和墨玉潇交谈着,但心思却不再话题上,他时不时伸着脖子看着河边,一脸的醋意与小心翼翼。
墨玉潇见墨宸宇一副卑微的样子,开始亲切的笑了起来,“十弟,何不过去看看?你在这里可是什么也听不到哦,”他故意调侃着说。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起點-第一百六十九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鑒賞
墨宸宇连忙缩回脖子,假装淡定的说:“王妃需要私人空间,我怎可去打扰。”
墨玉潇点了点头,然后转为一本正经的样子,“十弟,你那个义弟一看就比你有趣的多,你要多跟他学学,不要那么古板,你这种古板的人可不受女孩子欢迎。”
墨宸宇听完墨玉潇的话,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其实心里早已暗潮汹涌,他的手都紧张的无处安放了,只能一本正经的背到了后面,“大皇兄说笑了,”他说完解下身上的披风递给了秦风,“秦风,河边风大,把披风拿去给王妃披上,以免王妃受了风寒,”其实他也不想如此小气,他也知道李文翰是正人君子,但他太害怕再次失去苏樱雪了。
墨玉潇看墨宸宇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模样,又戳中了他的笑点。
秦风来到河边,将披风递给了苏樱雪,“王妃,王爷叫属下把披风给你披上。”
苏樱雪无奈的看着秦风,“都说了我是你妹,你是我大哥,如果你还把我当主子,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我是做不到使唤自己的大哥。”
李文翰见秦风过于迂腐的样子,他用手搭在了秦风的肩上说:“秦兄,哪里去找樱雪这样的妹妹!快点叫妹妹,又不是没叫过,现在又叫不出口了?”
秦风磨叽了半天,才勉为其难的叫出了口,“妹…..妹妹。”
苏樱雪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嗯,大哥,给我披上吧,大哥,谢谢你啊,你这样的木头,为了我,还能说出那样的谎话,也是难为你了。”
秦风对苏樱雪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看着李文翰,希望李文翰能给他解释一下。
“就是你喜欢北奕公主侍女的事,我给樱雪说了。”
秦风恍然大悟。
苏樱雪坐在了石头上,“李文翰,大哥,你们两个再给我仔细说说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墨宸宇差点望眼欲穿,现在连秦风都不回来了,他看三人在河边貌似恰谈甚欢,又好奇又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