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82kh精华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愛下-第448章 自投羅網-kk6an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梦魇的腐化居然结束了,玛法里奥惊愕的看着远方赤红色的天幕,正在被湛蓝色的光影代替。
再生的自然之息,驱赶净化了腐化梦魇的根须。赤红色的森林,再次恢复到了生机勃勃的模样。
联系之前梦魇的振动,玛法里奥确定进入莎拉达希尔核心处的外来者,不是梦境的敌人。
屍蟲變
裂隙神殿外围的梦境传送门光影闪烁,玛法里奥安静的在此等候。
滋养之力的光芒延伸而出,两名熟悉的身影,从梦境之门,缓缓走出。
“伊瑟拉女王,罗文阁下?”玛法里奥意外之余,心中的疑惑慢慢释然。
他早应该想到,在翡翠梦境孤立无援的时候,如果暗夜精灵和荒野众神不站出来,伊瑟拉女王的盟友,就只剩下罗文代表的库尔提拉斯人类。
罗文眺望迷雾扭曲的神殿林地,微微颔首,上前一步同玛法里奥说道:“客套话日后再说,我们现在必须尽快终结萨维斯。”
玛法里奥挥手驱散少许灰暗迷雾,看了一眼伊瑟拉女王,表情沉重复杂。
厚愛蠻妻
“罗文阁下,伊瑟拉女王,艾琳裂隙深处已经被改造成了萨维斯的梦魇精神领域。排除暴力修复,仅靠梦境的力量,已经失去了自我恢复的可能。”
听到大德鲁伊的顾虑,罗文心中有了答案。
如果被腐化的艾琳裂隙中,只有萨维斯坐镇,那罗文大可以像游戏剧情那样,带着小队孤军深入,进入裂隙,把萨维斯推了。
可现实,没那么简单。
“当前时刻,必须做出取舍,最好不要走太多顾虑。”罗文提议道。
当然,罗文不是翡翠梦境的主人,他没有权利决定梦境未来的走向,作为盟友,罗文只需要扮演好他打手的角色。
伊瑟拉上前一步,淡眉微蹙,沉静的面容浮现出几抹无奈。
“萨维斯腐化了多少荒野众神。”
少主小妹誰敢惹 離了水的魚兒
“十位,女王。其中包括塞纳留斯导师。”玛法里奥沉痛的拍了拍胸口,无奈摇首。
“我不能容许翡翠梦境永远存在一颗臃肿的肌瘤,所以,我们别无选择。”伊瑟拉做了最后决定。
玛法里奥微微颔首,双手高举,宁静之雨,净化了神殿前方所有迷雾。
待到迷雾消散,视野清晰,不远处的林间空地,数十名荒野众神,赫然阵列在艾琳裂隙前方。
乌索兄弟,狼神戈德林,龟神托尔托拉,旷野之神艾森娜以及多位罗文叫不上名号的荒野神灵。
这些强大的荒野之神,在塞纳留斯的率领下,忠诚的戍卫着艾琳裂隙的安全,阻止一切‘梦魇腐蚀者’,闯入这片圣地。
果然游戏是游戏,现实是现实。
萨维斯既然腐化了多位荒野众神,那他绝对不会将他们安排在梦魇各处,等着罗文逐个击破。
我有这么多半神协助,为什么不把他们聚集起来,共同协防?
萨维斯做足了万全准备,静等不知死活的净化者,自寻死路。
“母亲!你竟然也被腐化了,我说过你不能相信人类的帮助,这会害了整个翡翠梦境!”塞纳留斯神情悲痛,他望着被梦魇腐化成赤红色的伊瑟拉,心生绝望。
罗文从塞纳留斯的话中,听到了敌意。
他有点无法理解,信仰自然祥和的塞纳留斯,怎么会如此抵触同样爱好和平的人类。
大軍閥 醉非酒罪
由此可见,塞纳留斯被喝了魔血的格罗玛什一斧劈死,也不能全怪部落。
这家伙明显有严重的种族偏见。
伊瑟拉没有争辩,梦魇腐化精神,改变认知能力,已经是无法挽回的精神恶疾。
她只是回答道:“你如果听我一句,放下偏见,局面就不会变成如此模样。”
塞纳留斯一脸悲痛,不过表情毅然决然:“母亲,原谅我,我不能坐看梦境毁灭。在你离开之后,我会安心的像月神祈祷,帮你重新归来。”
罗文心里咯噔一下,心说你就算是被梦魇腐化了认知,但伊瑟拉毕竟是你的养母啊。
虽说伊瑟拉没有做母亲的样子,有些时候隐约还有小女孩的性子,可养育的恩情,可不是假的。
感情说为了翡翠梦境的安定,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虽然这是大义灭亲,可罗文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兄弟姐妹们,放下感情枷锁。我相信万灵会理解我们的抉择,帮我们度过难关。”塞纳留斯高举双臂,梦魇之雨,簌簌而落。
“团结一心,净化所有腐蚀者!”塞纳留斯双眼猩红,他率先出手,乌索兄弟,紧随其后。
伊瑟拉面无表情,她温柔的将罗文挡在身后,一声巨龙怒吼,化形梦境之王。
在翡翠梦境,伊瑟拉的力量得以完全施展。
面对乌索兄弟的冲锋猛击,梦境女王的巨龙自然吐息,将两头红色巨熊,吹的连连翻滚。
与此同时,极为孝顺的塞纳留斯,手中浮现出梦魇标枪。
他在枪头处,凝聚了大量精神腐化之息,瞄准了伊瑟拉的脖颈。
“够了,导师!你该醒醒了!”玛法里奥突然杀出,厚重熊爪,一掌拍向塞纳留斯的额头。
塞纳留斯没有任何防备,被突如其来的横扫,拍的四蹄朝天,到摔了出去。
“学生,为何还在执迷不悟。人类帮不了你,梦境女王同样帮不了你。这是我们最后的圣地,是你需要认清现实。”塞纳留斯迅速起身,双蹄猛击地面,一圈圈红色腐化之须扩散开来。
玛法里奥同样没有退让,他虽然师出塞纳留斯,但在自然天赋上,他不输给任何生物,包括他的导师。
“自然之灵,聆听我的呼唤!”
玛法里奥同样占领了一片林地,自然的力量在林地中缓慢扩散。
渐渐的,玛法里奥和塞纳留斯控制的土地,呈现分庭抗礼的状态。
梦魇腐化根须,与青葱翠绿的花草纠缠一起,两股力量互相影响,同时也在加持和压制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
“圣藤,缠住腐蚀者!”有梦魇之力加持,塞纳留斯技高一筹,他拿出多余的力量,瞄准了正在旁观的罗文和德沃丝。
德沃丝本能提剑,斩断来势汹汹的腐化圣藤,但下一秒,德沃丝的翅膀出现了微弱的变化。
她坚毅的瞳孔出现了暗红色的疑惑,面对卷土重来的圣藤攻势,竟然迟疑了。
得亏罗文有奥术之影掩护,分身骗过了圣藤,挡下了这次攻击。
極品修真高手 東風君
“你在干什么?”罗文重重的拍了一下德沃丝的肩膀,吼道。
德沃丝神色一愣,赶忙回过神来。
“我只是在怀疑,为什么那些暗影的低语会向我展示一个暗影未来。这个未来是否也有合理性?”德沃丝高举蓝色圣剑,一边抵挡来势汹汹的森林小鹿,一边回答罗文的问题。
罗文一拍额头,无奈说道:“我让你在人性和神性上矛盾,没让你在邪恶和正义的立场上矛盾。”
“这有差别么?”德沃丝挥剑斩出一道圣洁光芒,灵魂之影扩散,两只小鹿守卫被劝化倒地。
“当然有差别,暗影界实质上是有序的世界,我们所秉持的理念就是秩序,这是毋庸置疑的立场。”罗文神情肃穆,郑重解释道。
德沃丝一脸认同,认真的望着罗文说道:“你应该早告诉我这些的。”
“总感觉你是在报复我。”罗文扯了扯嘴角,认为德沃丝对于之前自己的不耐烦,一直耿耿于怀。
德沃丝面容平静,眼神波澜不惊。
“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德沃丝打退了守卫,安静的戍卫在罗文身旁,观察战场局势。
她的力量在整个小队中,不算拔尖的存在。
但关于精神系和灵魂攻击,德沃丝不受腐化暗影的侵扰,除非她自己主动陷入疑惑。
除此之外,灵魂系的攻击方式,给了德沃丝足够的优势。
她没有在罗文面前过多表现,但罗文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霍格沃茲之變革 感官
我與二次元有個約會
战场局面你来我往,双方打的有来有回,胜负难分。
荒野众神一阵虽没有巧妙的配合,但凭借其强大的腐化之力,硬是扛住了梦境女王的范围自然龙息和伊洛尔的激烈奥术打击。
萨拉塔斯没有在扭曲神殿展现出过多的力量,她只是在扮演一个普通的暗影施法者角色,与卡特拉娜协防,对抗戈德林和三位荒野半神。
“一根筋的蛮兽,不是告诉你们了,你们看到的东西都是假的!”卡特拉娜召唤束缚藤蔓,缠住了戈德林,接着喷出炽热的黑龙之火,完成一次土味连招。
戈德林低吼一声,飞身冲出烈火,直扑卡特拉娜。
卡特拉娜扇动双翼向前俯冲,躲过了戈德林的飞扑。
然而雄鹰之神从空中疾驰而下,尖爪扯住龙脊,试图将卡特拉娜提起来。
不过幸好卡特拉娜足够有分量,仅仅是被抓起了一小段高度,就被放了下来。
但身体失衡,龙翼下坠,卡特拉娜还是摔了个狗啃泥。
“萨拉塔斯,你愣着干嘛呢,快帮我啊。”
卡特拉娜见萨拉塔斯站在原地发呆,竟然被一道强风气流吹了出去。
没有萨拉塔斯的协防,戈德林接连发起猛攻,试图将卡特拉娜一波摁死。
“罗文,听得到么?萨维斯的暗影出现了,你把德沃丝调过来。”萨拉塔斯匍匐在地,佯装疼痛无力,向罗文传音。
罗文瞥了萨拉塔斯一眼,指着卡特拉娜的方向说道:“快德沃丝,去救萨拉塔斯。”
德沃丝一脸冷漠,回眸蹙眉:“她是装的。”
罗文倒抽一口凉气,一个劲的挤眉弄眼,压低声音说道:“能不能动动脑子,这是战术。”
战术?
暗影界从来没有这种战术,这是欺骗,是背离荣耀的低劣手段。
“好。”德沃丝心中虽然看不起罗文的手段,但身体倒是很诚实。
她一个大跳,纯白羽翼绽放蓝金色光辉,轰然落地。
圣剑光芒环绕,一百八十度半弧形横扫,戈德林和两位半神伙伴,都被这道光影,逼出了灵魂之影。
不过戈德林的灵魂只是暂时脱离了身躯,它很快找回了状态,狼爪猛击地面,砸向德沃丝。
德沃丝左腿蓄力,圣剑插在胸前,双臂从胸前猛然推出,硬生生的顶住了戈德林的力量。
我靠,好帅。
罗文从未见过女性战士,拥有如此协调的力量美感。
德沃丝锐利的眼神渐渐回归自然,她在试探出戈德林的力量之后,蓝金色羽翼上下扇动,整具身体继续发力,猛然将戈德林推了出去。
戈德林大怒,仰首长啸,化为迅捷虚影,分出整个狼群。
德沃丝提起圣剑,左拳紧握,按在胸前。
她整体缓缓上升,周身发出耀眼光辉。
花里胡哨的,没想到还挺强。
罗文心中吐槽一声,微微转头,看到了一张满脸浓肿的大脸盆。
萨维斯裂嘴一笑,一把捏住罗文的肩膀,将他扯到暗影裂隙中。
……
“是精灵!”军团老兵看到了来犯的敌人,长刃敲击地面两声,协同另一名邪能守卫,扑向珊蒂斯羽月。
修道紅塵間 勝為王
珊蒂斯翻身跃下角鹰兽,拍了拍角鹰后背,让它暂时离开战场。
邪能守卫的速度很快,他们没有给予珊蒂斯开弓的时间,战刃已经逼近了珊蒂斯的脖颈和右胸。
珊蒂斯用长弓挡住一名守卫的挥击,另一侧则用大腿处的匕首,刺瞎了恶魔的眼睛。
“啊…”邪能守卫一声惨叫。
珊蒂斯拉开距离,开弓射出两发月光箭矢,刺穿了两名恶魔的眉心。
麦利萨尔站在战舰平台一侧安静的看着这场打斗,他知道战斗才刚刚开始。
借助阴影,麦利萨尔竭力隐藏身形,试图打一次出其不意的突袭。
“很好,又见面了,珊蒂斯·羽月。”提克迪奥斯听到平台上方的攻击,来到上层。
果不其然,暗夜精灵的哨兵感知能力依然敏锐,军团战舰刚刚出现没有十分钟,她们就察觉到了危险来临。
而且,更让提克迪奥斯意外的是,他居然在这里遇到了一名老朋友。
珊蒂斯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的敌人,诧异的说道:“你是提克迪奥斯?怎么可能,你不是死了?”
“荒谬,一个牛头人和一名乳臭未干的精灵毛头小子,就能斩杀纳斯雷兹姆的领袖。珊蒂斯,你未免有些太单纯了。”
提克迪奥斯轻蔑一笑,玩弄着珊蒂斯的惊讶与疑惑。
珊蒂斯拉开弓弦,冷冷说道:“那就让你再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