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tjn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773章 住阮青蓉隔壁推薦-2sdoi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月行计划结束的这天,曼陀峰也在翘首以盼。
阮青蓉其实从早上开始,就带着侍女在山门口等候着。
如果不是因为规矩,她早就想去广场上等了。
也是因为碍于规矩,她只能带着侍女,在山门口等候着。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能不能活着回来,内心深处一直在祷告着。
陈靖带着丝雨来到曼陀峰的时候,发现她正在闭着眼睛向苍天默默念叨着什么。
大概是听闻已经有人回来了,所以她在祷告,希望秦鸢也能安然无恙的回家来。
咻~
陈靖飘然落下,从她们的面前划过,径直地朝朝阳阁走去。
“你……给我站住。”
是侍女先发现了陈靖,赶紧提醒了阮青蓉。
阮青蓉睁开眼睛,看到了陈靖之后,既惊讶又狐疑。
连他都回来了么?
要知道这次上月星的选手,可以说陈靖的修为是最低的。
连他都能回来,那秦鸢肯定更不在话下了。
如此一想,阮青蓉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干什么?”陈靖在朝阳阁门口停下,回头望着她们。
“你来这做什么?我可没请你过来,这曼陀峰也不欢迎你。”阮青蓉冷冷地说道。
上次她失身于鬼奴,事后猜测跟陈靖有关系。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这种怀疑基本可以断定。
所以,这也让她愈发地厌恶陈靖。
看到陈靖这次居然能活着回来,她心里更多的是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这个小婢生的,为何不死在上面?’
“我来曼陀峰,需要你们欢迎?阮青蓉你是想多了吧?对了,我也差点忘记跟你说了,从今天起,你们就搬走吧,曼陀峰也不是你们能住的了。珞珈山刚好空了,你们倒是可以搬过去。”
陈靖说完,就带着丝雨要进朝阳阁。
“慢着,你什么意思?”阮青蓉喝道。不远处,6大家臣随时听后她的命令。
“什么意思?你说什么意思?”
青春從遇見他開始 豬寶寶萌萌噠
“你一个小婢生的,焉敢如此跟我说话?”
“若说我以前没这个资格,我也认了,但现在,我还真有这个资格如此跟你说话。”
陈靖说着,就从身上拿出一块令牌来,这是秦天海在广场上给他的。
曼陀令。
持有此令,就代表着是曼陀峰的峰主,唯一的管事人。
这些年来,阮青蓉一直是代管。
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等秦鸢继承了祸天轮后,也能向上层申请成为曼陀峰主。
我是仙界大明星
但陈靖这次回来,按照天域的规矩,没了那么多程序,直接就封他为曼陀峰主了。
“曼陀令,你怎会有曼陀令?”阮青蓉突然失声。
“我是昆仑一脉唯一活着回来的人,这点赏赐是当然的,你有什么意见?”
龍日一,你死定了3
陈靖这话一出口,阮青蓉就如遭雷击一样。
大神不可能喜歡我
“你……你说什么?”
陈靖看着她那受打击的模样,冷笑一声:“你也不用再怀着什么侥幸的心理了,我可以直白地告诉你,你儿子已经死了,在月星上面死得好不凄惨。而我,是整个昆仑一脉唯一活着回来的男丁。现在上面已经把曼陀峰赐给了我,我现在是这里唯一的主人。
所以,你该搬的,都抓紧了吧。”
如此直白的话说出来,阮青蓉刚强的身影突然就像是失去了支撑一样,双腿一软,差点摔倒下去。
死了?
萌萌仙妻
秦鸢死了!
她唯一的儿子,竟然死了。
“鸢儿是怎么死的?是谁杀的?”
阮青蓉吼一般地质问。
“那我就不知道了,看样子,像是钟哙杀的。据说他兄弟俩为了蜥人族的武技而争斗,自相残杀。”
“你放屁!”阮青蓉双眼充血,直接否定。
秦鸢跟钟哙兄弟俩个,感情一向很不错,到了月星应该是相互辅佐才对,怎可能自相残杀?
“说了你又不信,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话说回来,你搬是不搬?”
醫行異世 塵溫
“不搬,你休想让老娘搬走,无论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我名义上都是你的长辈,你无权让我搬走。”阮青蓉恨恨地说道。
“不搬?行,不搬就不搬,我的确无权让你搬走。你要不搬,那就随便你了。”
丢下这句话,陈靖带着丝雨就进去了。
进了朝阳阁,直接就去了后院。
后院有一栋很精美的宅子。
这里可不是陈靖第一次来,他曾经阳神出窍就来过,还在这宅子的二楼看见过阮青蓉在里面洗澡。
这宅子的二楼,有两间房。
左边那间是阮青蓉的卧房,临近后院的满园桃花。
右边那间是静室,平时是用来练功静坐的。秦天君尚在的时候,就喜欢待在静室。
自他死了之后,阮青蓉倒是很少去。
两边房间大小是一样的,唯一不同,就是静室里空荡荡的,什么家具摆设也没有。
“就住这了,以后这就是我的卧室。”陈靖指着右边那静室。
隔阮青蓉的房间,只有薄薄的一层木板。
“那我这就来收拾。”丝雨很开心。
在得知了陈靖成为曼陀峰主之后,她原有的一些担心,也荡然无存了。
有了这个身份,她作为陈靖的陪房丫头,地位自是水涨船高。
如今,便是阮青蓉,也轻易动她不得。
阮青蓉虽是长辈,可曼陀峰一脉,说到底也是以曼陀峰主为主的。
珞珈山的那些家具物什,提早就被丝雨给装进了储物戒指里。
这会儿,她一一搬弄出来,在房间里忙活着。
“何用你来做这些?叫其他的丫鬟来做就行了。”陈靖忙喊住她。
怀孕的人了,还折腾个啥?
丝雨却很开心:“没事的,爷,您现在可是峰主,换其他人来做这些,可没有我尽心呢。而且这也不是什么重活,我会做得很好的。”
见她自乐其中,陈靖微微摇头也不再劝。
想着自己这次消失了一个多月,如今又成了曼陀峰主,也该找时间到人间界去走走。跟雨晨姐和妍妍报个平安。
‘如今我就是曼陀峰主,我要下去,也不需要什么通行证了。想走就可以走,而且是光明正大的走。’
待房间布置好了之后,还没休息一会儿,就听哭声从隔壁传来。
丝雨也匆匆从外面走回来,悄悄跟他说道:“爷,太夫人准备给大爷办丧事,如今朝阳阁到处都挂上了白灯笼呢。还开了祠堂,要我叫爷过去拜祭。”
“拜祭?拜谁?秦鸢?他也配?”陈靖冷笑。
不管丧事喜事,反正那个祠堂他是不会去的。
以他这个姓陈的人,进秦家人的祠堂。上次去就出现过异常,这次若是真身过去,怕是那些灵位都会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