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末世第七城 線上看-973 張鵬失蹤局面被動分享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伍总,今天的事儿……”
治保分局门口,脸色同样很难看的酒店老板试图给曾锐解释一番。
“啪!”
回答他的是曾锐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就是城北最好的酒店?你们连自己店里混进来了一名外人都不清楚,我很好奇你们这个酒店究竟是干什么吃的,既然是这样,你们这个酒店也不要开了!”
面对曾锐连珠炮一般的质问,挨了一个嘴巴子脸上五指印格外显眼的酒店老板略有些懵逼,但听到最后一句话时,似乎也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怒意。
“酒店的安保有一套完善的设施,是你们自己主动要求接过安保工作的,现在出了事儿,你就来找我的麻烦!我的酒店不要开了?你以为你是谁?七城归你说了算吗!”
能开得起城北数一数二酒店盛世清泉的酒店老板,那他的背后要是没有资本和背景也是不可能的。
毕竟,作为各级官方单位招待来宾,包括一些大型会议的指定合作伙伴,盛世清泉的老板并不缺少强有力的大腿支持。
今天的事情,谁都不想发生,但事情已经出了,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去解决。
原本酒店老板是带着解决问题的想法来和曾锐商谈的,在他的心目中哪怕是自己多做一些赔偿,说几句软话,甚至说通过背后的关系,在某些方面给光年集团行一些方便都不是不行。
可这一切的想法,显然都已经被曾锐的大嘴巴子抽的烟消云散了。
相对冷静的易达劝慰道:“孙哥,孙哥!您别生气,这事儿一出,小伍确实是心里受不了。”
“记住咯,人给你脸你就接着,你别踏马一副谁都欠你的逼样,不是谁都是惯孩子家长!”
清泉酒店的孙老板,骂完之后拂袖而去。
曾锐眼一瞪,还准备追上去收拾对方一顿,但是被易达紧紧的拽住了。
“你还想咋样啊?你还嫌这事儿闹得不够大啊?”
“闹的不够大?这事儿才刚刚开始,李枭不是想整事儿吗?老子如他所愿!”
曾锐将狠话撂下,掏出手机就拨通了曹进回七城以后新换的号码。
曾锐咬着牙根说道:“进哥,你那边把人手全部准备好,回头咱之前一次把李枭扑死!”
“叶儿…这个事儿,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啊!”
曹进并非是职业杀出身,江湖阅历经验各方面都很足的他,能够感觉到曾锐说的是气话,于是也试图劝慰几句。
“不用考虑了,你拢人吧!老子豁出去命都不要了,就不怕一把不能把李枭整死!事了拂衣去的本事儿我确实没有,他就看看我有没有玉石俱焚的魄力就完了呗!”
曾锐直接就把话说死了,不留任何的回旋空间。
“进哥,你别听他的……”
易达在一旁张口道,结果话还没说完,曾锐把电话挂断,眼一横看向易达道:“我实在是弄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小珊被李枭的人打了两枪,到现在还生死不知!你作为张鹏最好的兄弟,不但不想着怎么帮他报仇,还一个劲的劝我冷静,你告诉我,事到临头但凡是个有感情的人,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
“为什么不能冷静下来?”易达反问道:“你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李枭精心设计的圈套,为什么还非得往里跳?”
“那你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今天所有人都把我们光年集团当成了最大的笑话,别人会怎么看我们!”
“你归根到底无非就是争的一个面子问题,我们都要撤了,面子还有意义吗?”
“这是面子吗?你觉得这仅仅是面子吗?”
“……”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同样的在暴怒状态下你想劝一个人冷静下来谋而后动,也是难于登天。
最终两人不欢而散,曾锐掐着电话拦了一台车,不知是往何处去了。
而易达站在原地犹豫再三后,再次拨通了曹进的号码,让他取消行动。
要是按照往常,当曾锐和易达出现分歧时,曹进势必会毫无条件的站在曾锐这边,可这一次的情况特殊,曹进也知道曾锐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理智,自然是一口答应。
半个小时后,回到光年集团办公室的易达坐在办公桌前,由于昨晚没休息好双眼布满了血丝的他,轻轻地搓揉着眼角,一边问道:“鹏鹏人现在在医院?小珊怎么样了?”
大廖马上答道:“没有,那家二甲医院的人说治不了,第一时间就转到中心医院了,目前手术还没有结束,我们的人就守在急救室门口,但并没有看到鹏哥。”
易达猛然抬头道:“张鹏不在医院?你确定吗?”
大廖点头应道:“我确定!”
“哗啦!”
易达马上站了起来,紧接着说道:“你现在赶快去找一找一个叫金宇的,还有坎巴看他俩现在在哪儿,然后赶紧带到我这里来!另外再安排人到全七城的范围内寻找鹏鹏,最好是找通讯商将鹏鹏的手机监控,无论如何这种时候先找到他再说!”
“是,明白了!”
大廖一口应下,转身出门。
“艹,之前辛辛苦苦布了那么多局,要是最后全被鹏鹏搅和了,可就彻底没戏了!”
十分上火的易达使劲地搓揉着脸蛋子,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拨通了曾锐的号码。
和易达分别后,曾锐并没有真的第一时间就对李枭打击报复。
要说曾锐生气的根源,其实并不是埋怨其他人,而是怪自己没能守护好兄弟。
坐在出租车上冷静下来以后,曾锐也在心中酝酿好了自己的计划。
按照他的计划,第一步就是要找到陈老,并安排其准备撤离。
当易达拨通曾锐的电话时,曾锐正在和陈老商谈,如何让整个计划更加紧密缝合。
“行,我明白了,马上赶回来!”
经过和陈老的一番交流,曾锐原本还十分浮躁的内心也逐渐安定下来,接到易达的电话,他的情绪也不如之前那般激动了。
“出什么事儿了?”
办公室内,陈老端起自己的茶杯轻声问了一句。
曾锐如实回道:“张鹏不见了!”
“张鹏不见了?”
“对!”
“那你赶紧去把他找回来,这种时候他要是擅自行动,你们可就彻底被动了!”
经验老道的陈老一句话就点破了问题的关键。
曾锐点点头道:“嗯!陈老,您这边该准备也早些准备吧,我那边马上就会安排好人员和路线,您想走,随时可以撤!”
陈老轻轻放下茶杯,语气平和回道:“我这边你不用管,我好歹浮浮沉沉了大半辈子,什么都懂,你有什么想办的就放手去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