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98ol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玩家超正義-第三百四十五章 你管這叫信徒?展示-0z7sy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对安南曾有亲密之举的异性并不算多。
除了作为胞姐的玛利亚之外,就只有卡芙妮、林依依和酒儿三人而已。
林依依是其中最好懂的——她其实并不喜欢安南本身,只是喜欢可爱的东西而已。
她是一个相当单纯的颜控。
她喜欢抱着安南、同样也喜欢抱着卡芙妮。她甚至喜欢酒儿、也喜欢德芙和巧克力……假如她能够看到哈士奇与塞利西亚的话,即使知道对方本质上是一位男性,恐怕也会感到可爱、为其心动吧。
可以说是经典LSP了。
她会大胆的给安南发福利——比如说洗发乳、或是膝枕之类的。本质上反而是她在占安南的便宜。每天下线的时候抱着酒儿也是一样的道理。
林依依非常清楚,自己作为美少女,在社交权上是有优待的。
倒不如说,如果她是一位男性玩家、亦或是长得没有那么可爱的话,安南也不会放任她的举动而不反抗。
但是,林依依对安南并不具有“爱”。
她对安南的喜爱,更接近于对手游中纸片人的那种“喜欢”,是一种非常理性的妄念。
酒儿则不同——安南的确能从她身上感受到灼热的情感。
但那也并非是爱。
作为一个富萝莉,常年卧病在家的酒儿很是自闭。她几乎完全没有同龄人的朋友。
而这时,她遇到了当时的安南。
安南与她几乎是同龄人……他看起来比酒儿还要小一些,这让她认为自己应当是“姐姐”;但同时安南的思维模式却非常成熟、温和善良,对她包容的同时能够给予及时的指引,这足以让酒儿足以放弃些许思考。
……当然,还有长得好看、能力出众这两点。
比起是爱情,这更接近于那种混杂着憧憬与崇拜的,懵懂的初恋。
换言之……
鬼王 小說
酒儿这是因为和人接触的少,直到十七岁才遇到了自己原本应该在小学或是初中时就遇到过的初恋。她并没有遇到过什么其他的人,却误以为这是一见钟情。
即使在这个世界中,她几乎也不和陌生人说话——交流时,一般更倾向于用斧头说话。
虽然就年龄来说,酒儿反而比安南要大上两岁多。
神 眼 鑑定 師
不过酒儿实际上为人处世的能力,恐怕还停留在初中生的水平。
安南感谢她能够喜欢自己。但也正因如此,他才更希望对方能够逐渐成长起来……如同邻家的哥哥对隔壁女孩的态度一般。
这也是他对这份感情的回报。
或许也只是因为,安南对酒儿没有什么感觉。就像是单纯的看到可爱小动物般的喜欢。别说卡芙妮,甚至还不如初见塞利西亚时的惊艳。
……但卡芙妮不同。
在卡芙妮说,她对自己的态度如同信徒对神明一般的时候,安南反而一时有些失落。
他没有负面的情感,因此不会感到悲伤。但他能意识到,自己并不为这样的态度而感到欢欣。
在跟着老面包,初次——或者说第二次见到跟在四王子阿尔伯特身边的卡芙妮时的那一瞬间,确实的烙在了安南心中。
即使只是简单的两句对话,也让他印象深刻。
而在他看到卡芙妮裙下探出黑色的触手,眨眼将便将刺客制服的时候,更是为之一惊。
但最让安南铭记的,却是那句话:
“我很强大……我能保护你。”
这让安南联想到“噩梦:伟大猎杀之宴”中,自己面对幼年卡芙妮的求救时的反应——
“——你……能救我吗?”
“——我当然能。或许你不信,但我其实很强大……我能保护所有人。
“——事实上,我就是为此而来的。”
安南当时在噩梦中,这句话其实算是脱口而出。
他并没有想要呼应卡芙妮所说的那句话。甚至当时他根本就没想起来这句话……这是安南发自内心的言语。
安南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正义使者,也不是什么性格崇高的圣人。
若是与他没有什么关系的人发生了悲剧,他甚至可能会嘲笑两句、至多也就是哀叹一声——但若是有惨剧在自己面前即将发生,安南就无法视而不见。
并非是对恶徒有着复仇般的杀意,或是胸中燃着嫉恶如仇的正义之火。也不是一定要救下无辜者……甚至对结局如何也无所谓。
就是单纯的,依照自己的常识与道德来判断……他不能对此置之不顾而已。
这是纯粹无比的私欲,也可以简单的理解为“爷乐意”。或者说“如果逃走了的话爷就不开心”。
所以安南可以确定……假如是一周目的安南,遇到了当时的问题。恐怕他也会作出类似的举动。只是话语可能没有他那么振奋人心……而会显得阴冷许多。
因为这与是否能感受到正面情感完全无关。
这是属于安南本人的特殊性格。
只要事情发生在眼前、发生在身边,安南就不能置之不理。
……可在卡芙妮将他所说的话,原封不同的说出来的时候。
那一瞬间,安南的确是被触动了的。
也可以说,他是被自己所触动……亦或是说,这份光昔日他曾交予卡芙妮。而如今他从卡芙妮身上看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光。
安南终于意识到了。
他并非是如情人般火热的爱着卡芙妮,而是单纯的需要她、想要安静的拥有她。即使对方离自己稍远一些,安南可能都会感到不安……
……莫非,其实不是他在对卡芙妮表达好感。
而是卡芙妮在悄无声息的攻略他吗?
“大人。”
与玛利亚打过招呼之后,卡芙妮坐在了安南身边。
这是正对着大门的长条沙发。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因为旁边放置着三色权杖,因而作为礼貌、同时也是以防万一,玛利亚与维克多都没有接近它。
但卡芙妮却是毫不在意的在安南身边坐下。
她轻轻从后面抱住了安南的身体,下巴担在安南的左肩上,白与黑的长发顿时交缠在一起。
因为冬之心的诅咒让凛冬一家的体温比常人更低,安南立刻感受到了属于卡芙妮的温度。
嗅到卡芙妮发间传来的淡淡香气……安南顿时不敢乱动,右手下意识的握紧了权杖。
……为何会感觉到这香气有些熟悉呢?
就像是,那片银紫色的花海中散发着的味道一般。
经修剪后露出侧肩的白袍,并没有露出安南刻着咒纹的左肩。但卡芙妮的下巴立刻感受到了咒纹所散发着的轻微灼热。
坐在安南左手边的玛利亚,目光顿时变得犀利了起来:“你不是说,立誓成为安南的信徒吗?
“这就是你对神的虔诚吗?”
灵琴杀手 黄易
“没错,这正是我在表示对我主的敬意。”
卡芙妮环抱着安南的上半身、甚至抱得更紧了一些。
她睁开眼睛看向玛利亚,一脸庄重肃穆的沉静道:“如同信徒擦拭神像一般……在触及神像之时,自然能感受到所侍奉神明的神圣本质。
“但大人如今还没有神像,若是为其立偶像、也不能称为神像。我唯有小心翼翼的触碰大人,才能表达我的尊敬……这其中绝无半分不敬之意。”
与几个月前截然不同。
欲望明显变得更加强烈,行事也变得更妥当,胆量也更大的卡芙妮的确是得到了成长。
她毫不犹豫的,正面回击了玛利亚对她的质疑。
“……啊。是的。殿下。”
一旁的亚历山大愣了愣,很快知趣的衬道:“是的,没错。我们诺亚人表达虔诚时是这样的。”
——你™放屁。
玛利亚抿了抿嘴唇,深吸一口气。
这就是擅长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诺亚人吗……的确,那些信奉银爵的商人们也都是这样的。
因为安南在场,她没好意思骂出声。
堕落者是无法隐藏自己的欲望的。她看的清清楚楚,卡芙妮对安南的复杂情绪中,明明就掺杂着强烈的贪欲和占有欲……
玛利亚手指敲动扶手的频率顿时翻了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