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3rl熱門都市异能 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第二百六十九章 熟能生巧展示-pb9pg

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小說推薦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对于宁淮答应自己的邀请,赵守时很欣慰。佯装想起一事的他猛地一拍额头:“坏了。”
宁淮有些兴奋的追问:“你要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赵守时摇头:“后悔是不可能后悔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只不过这个想法还只是我的一个创意,想要剧本化必然需要太多的精力与时间。可我还要工作,又有学业在身。这时间不够用啊。”
赵守时想了想,又道:“这样吧,我拿出时间来给你写剧本,你也适当的照顾照顾。要是我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及时来学校上课,你心里有点数。”
宁淮觉得这话哪里有点不对,可又说不上来。皱眉问道:“等会,你这话,不对吧?”
不等赵守时回应,马丽率先开口:“哪有什么不对,我觉得挺合适的。人家赵守时多诚实可爱的小伙子啊,事事为你着想,你这人咋不知好歹。陆器,你说对不对。”
景年知幾時
说话间,马丽对陆器一挑眉,极尽暗示、、与威胁。
陆器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垮着个批脸的他含泪点头:“真香,哦不,真对。”
“桥豆麻袋、、、”
宁淮摇头,他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看着赵守时的他试探性的问道:“我试着分析下你的话哈。你是说你要弄剧本,这将导致你来北电上课的时间直线减少。
上课减少可你不想让学业受到影响。这就需要我包庇你,包括帮你代打卡、签到。反正就是说你要是拿不到毕业证书,全赖我呗?”
“哎、、”赵守时一摆手,打断道:“作为好朋友,话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再者说,我也没说全都包给你,最多那么几次,洒洒水啦。”
“几次而已?我信了你的邪。要是我真的答应你的要求,还不是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你宰割?不行,这肯定不行,我可是有、、”宁淮否认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后背被人狠狠拍了一掌,初夏嘛,只穿一件短袖,那是一个火烧火燎的疼啊。
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疼的,反正宁淮龇牙咧嘴的看着刚才出手的马丽,不带好气的埋怨道:“你要干什么!”
马丽怒目一瞪,喝问道:“你还好意思问我?瞧瞧你干的这是人事嘛?人家小赵对咱俩掏心掏肺,你就这么回报人家的?让你帮这么一丢丢的小忙,你都推三阻四的,人家可是你果然是个白眼狼。”
宁淮气抖冷,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白眼狼。
本想跟妻子讲讲道理,可看到她义愤填膺的表情,一时分辨不出她是真情实感,还是演技通鬼神。
想要找人说句公道话的他看向陆器,心道:吖的,这是个叛徒。
看向陈封,后者双手插兜吹着口哨就转过身去,明显不想参与。
再看向其他人,可前有陈封这刚打的样,其他同学连脑子都不用动,直接有样学样就行,气的宁淮更是牙根痒痒。
最终,宁淮只得再度看向‘叛徒’陆器,眼神微眯,话语带着三分威胁的他问道:“你好好说说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以我的人格保证,老师你肯定不是白眼狼。”
宁淮很欣慰,心道:陆器这孩子在小节上有点偏颇,但大是大非方面,还是很有分寸的。
赵守时仰望天空,吹着口哨的他发出怪声:chui~chui~chui~~
陆器一滞,他从赵守时的口哨声中隐约听出:‘还想不想当副导演了’。
副导演虽然不是那么紧要,但这是迈向导演的必经之路啊。
当然,自己现在也是副导演,但这个副导演完全是因为跟雷鸿的关系,并不是靠自己的实力。
二戰
反观现在赵守时亲口许诺的副导演,那就是王之诰命,是天子近臣。
想到这,陆器心中有了主意:“老师您肯定不是白眼狼。不过我师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他百忙之中前来求学,本就是对知识的向往。
可他宁愿放弃自己本就紧促的求学时间,也要圆老师您的导演梦以及师娘的演员们。
这是什么做派?这是不求回报,鞠躬尽瘁啊。我自愧不如也。要说我就不应该等我师哥主动开口,您于情于理都应该适当的照顾下。毕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最后,我要阐述下我的立场,我始终坚定的站在道理这一方。”
赵守时点点头,哦不,他猛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眼神看向陆器。大拇哥早已下意识的举起,一点不怕陆器骄傲。
宁淮嘴角抽搐,脸色难看,随手往外一指:“给爷爬。”
陆器站定作揖:“遵命。”
然后他又看向赵守时,手掌摊开往前一挥,“师兄,小弟先爬为敬。”
大修真道
陆器可不是说说而已,他是真的人狠话也多,在地上虚滚一下。快速爬起的他头也不回的直接跑掉。
赵守时知道自己也到了离开的时间,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尘土,撂下一句‘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不用送了’,便转身离开。
宁淮抬手招呼:“哎,我还没跟你说成为导演的第二个必要条件呢。”
赵守时头也不会的直接挥手:“不听不听,和尚念经。”
宁淮还想再说什么,可他见赵守时真的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长叹一声,只得作罢。
马丽好奇的问道:“他不想听,那你就说给我听。省的憋在心里憋出个好歹来。”
宁淮看了眼即将改名成为马丽的这个女人,又叹一口气。
马丽眉头紧蹙,冷哼一声。宁淮一摊手,无奈道,“呐,这就是我想说的。”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马丽疑问道:“咱们做人能不能少点套路,多点真诚?”
宁淮意兴阑珊的回道:“一名优秀的导演除了剧本足够扎实的基础知识外,还要兼具菩萨心肠与雷霆手段。
要是镇不住场面,那就等着被婆婆妈妈的琐事累死吧。这也正是我非常欠缺的一点。用你们東北的话来说:我的性格太面。”
马丽有心安慰丈夫,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节哀。”
我的美利堅
宁淮白眼一翻,恨不得一眼皮夹死她。
马丽却不为所动,掰着手指的她认真的解释:“我可没说错啊。你说你当年瞎了眼的非我不娶,可我偏又是个母老虎,你说说你落我手里可不得节哀嘛。”
“我倒不这么以为,我觉得现在这样的日子挺好的,咱俩的性格忒互补。要不然你别当演员,我也不去当导演?”
马丽想都不想的直接回绝:“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这样,我不管你当不当导演,你也别管我当不当演员,如何。”
宁淮嘴一撇,小声嘟囔一句:“说的好像我管,你就能听我的似的。”
马丽嘴角翘起,眼角余光瞥见越走越远的赵守时,如梦惊醒一般的她连忙追问:“你觉得赵守时怎么样?”
“什么意思?”
“性格啊?他具不具备你说的那些个成为导演的潜质?”
宁淮想了想,赵守时脾气猛,diss庞晗不说,还敢直接威胁要曝光北电,逼得北电校领导都不得不出面安抚。
但他又圆滑,瞎话张口就来。还世故,可以轻松的融入到原本陌生的团队当中,甚至隐隐成为领导者。
就像现在,他明明第一次来北电,却已然让马丽、陆器等人全都站在他的一侧。甚至连眼高于顶的朱琦都对他忌惮。
至于体魄方面真的只是个玩笑,但导演真的需要强壮的体魄才能承担起那重若群山的压力。而赵守时刚才在操场上的表现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最最关键的是他有资源,甚至他自己就是资源。只要他想,就可以轻松的获得执导的机会。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缺点、、
宁淮想了想,开口道:“从表面条件看来,赵守时的性格确实有点意思。但他也不是没有缺点,他在专业知识上的欠缺是其他优点无法弥补的。我想他也是明白这一点,才来北电进修研究生的。”
马丽打了个响指,得意的笑道:“他有的你没有,你有的他欠缺。如果让你们共同执导,算不算互补?再者说,你是老师,他是学生,要是事有可为,岂不是一段佳话?”
“这、、、”宁淮确实有些意动。
马丽相当了解宁淮,知道他这是拉不下脸答应。轻轻拍着他的手背,安抚道:“这事你别管了,有机会我跟幼清提一下。反正赵守时也需要拍摄一部毕业作品,现在岂不是一举两得。”
“好吧,先问问再说。”宁淮面有为难之色,但他内心是高兴的。
现在的他还不敢展望自己未来的前景如何,但他眼前其实是有个例子借鉴的——雷鸿。一个北电的应届毕业生与一个剧组老油条的组合,意外的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而且这一点,宁淮都完全没有想过。
在半年之前,你要是问宁淮,从雷鸿与陆器两人之中选择一个,觉得谁更取得成就。
宁淮绝对想都不想直接回答是陆器。即便雷鸿的基本功并不弱于陆器,甚至还有可能隐隐超出。
未來漂流瓶
让宁淮作出这个判断的就是雷鸿与陆器在性格上的诧异。
Lol之最強召喚師 風一樣的男人
但事实却是同班同学的雷鸿已经执导过一部网剧,而且口碑还不错。现在的他已经可以执导数千万投资的院线电影。
这一步,普通人至少需要五年乃至更长时间,可雷鸿只用了短短半年。
反观陆器,在学校时期就算是风云人物的他,现在只不过担了个副导演的职务。这还是因为与雷鸿的同学之谊,加上清雨传媒愿意给机会培养新锐力量。
就像段子里说的,应届毕业生去面试,对方要求应届毕业生要有工作经验。可应届毕业生需要工作机会才能获得工作经验。
逆世武帝
这是段子,又怎知不是现实。
雷鸿与陆器都是有实力的,但运气,不,归咎于运气并不恰当。
只能说这世上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宁淮不敢自诩千里马,但跑个八百里或者五百里的就不是好马了?
不能吧。不管是跑多远,起码比以前只能拴在马厩里,连上赛道的机会都没有要强得多。
这一刻,宁淮的内心有些火热。
马丽不是演员,却胜似演员,看到丈夫眼中有火焰燃起的她同样为他高兴。
搀着宁淮的臂弯,把头倚靠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道:“过几天我可能要去一趟洛#阳,守时给我在《心花怒放》里寻的那个角色的戏份就在洛#阳拍。”
宁淮想都没想直接答应:“去,我支持你。”
“还有,守时还给我在老章的新电影里寻了个角色,虽然戏份不多,但一来一回,也得要个十天八天的。”
宁淮跟章勋的关系匪浅,自然知道妻子说的老章就是章勋。
自然无不应允,直接点头答应:“我说过了,只要你想做的,我全力支持。”
马丽想了想,又道:“还有一件事得跟你商量下,幼清说今年的春晚总导演不出意外还是去年的总导演哈莉。
她说要是条件允许,希望我跟《心花怒放》的男主角郝建、耿浩排练一个小品,参加春晚的预选。如果顺利,我可能得备战春晚,家里的事情还得你多费心。”
爆萌女修羅:邪王殿下請寵我 左咗
原本的‘答应’就在嘴边,宁淮却如何也说不出口。
他即便信任妻子,但心中终究是有些担忧的。就像自己宝贝,不说被人偷去,就是磕碰下,都心疼的不得了。
马丽从宁淮的脸上看到了为难与犹豫,忍俊不禁的她笑道:“其实这事也不是没有办法。”
宁淮一喜,急忙问道:“什么办法?”
“就是我们这个小品吧,还缺个导演。就是不知道我们宁副教授愿不愿意屈尊指点指点我们。”
宁淮本想直接答应的,但看到妻子面上的揶揄,瞬间了然她早有打算,只是逗自己。
如此发现的宁淮眉头紧蹙,满脸都是为难:“我很忙的,根本没有时间指点你们。不过,既然你都开口求我,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
马丽掐了宁淮一下,气道:“得了便宜还卖乖。”
想起一事的她补充道:“对了,那个耿浩、郝建也会主演守时交给你的那个剧本。这次算是给咱们磨合的机会。”
“那感情好。”宁淮点头答应,然后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好歹给我个痛快,一股脑说出来得了。”
马丽犹豫,欲言又止,止又语言,想了想,还是没开口。
却把宁淮给急坏了,还当她藏着什么大事呢。急忙追问:“怎么回事,还有事不能跟我说啊?”
“不是不能说,是不好意思。”
“什么情况?”
马丽起身,附在宁淮的耳边轻声道:“你妈不是一直催咱要孩子嘛。我觉得等我演完这部电影,时机就差不多成熟了。”
宁淮猛地抓着马丽的双手,惊喜道:“你的意思是、、、”
马丽没说话,却微微一点头。
宁淮仰天长啸,浑然不顾四周诧异的眼神,他直接把马丽扛在肩头,就往教师公寓跑去。
不用问,肯定是排练去了。
毕竟,熟能生巧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