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蓋世 起點-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嘭!嘭嘭!
强健的心跳声,从虞渊袖筒中的斩龙台传来,让他身形微震。
他脸色也因此变得不太自然,一道魂念逸入到斩龙台内部天地,能看到那头十级的时空之龙,还有冰霜巨龙的断裂龙尸,也随之轻颤。
两头十级的龙神,死了不知多少年,又被埋在斩龙台,龙尸怎会突现异常?
亿万里之外,仿佛有一种渐渐复苏的力量,吸引着斩龙台内的龙尸,让没了龙魂的尸体,想要脱离此方天地,去接近那股慢慢增强的力量。
这是虞渊第二次,感知到那巨大的心跳声,他只能隐约判断出,此诡异的心跳,来自千鸟界。
因他把持斩龙台,才能感应出一二,有所觉察。
除了他,在场的任何人,都没感觉。
他的异状,让陈青凰生疑,女皇神秘深邃的眸子,朝着他看了一下,陈青凰没开口,眼睛却仿佛会说话般,已透露一切。
“之前途中时,感应出一阵心跳,从千鸟界而来,刚刚是第二次。”虞渊坦然道。
“还是,让斩龙台内,那些龙尸有了异常的力量?”陈青凰嘴角泛着惊讶。
虞渊缓缓点头。
陈青凰那张美丽的,虚幻不真实的脸,露出思忖之色,“斩龙台一般的神物,怕是很难放入乾坤戒,你也别一直对外展现。你体内开辟的众多穴窍,不如腾出一个,专门放置斩龙台。我的建议是……神阙穴。”
“还有。”她又看向虞渊胸腔中央,“檀中穴内,可以安置那把炼化的妖刀。”
虞渊错愕道:“需要这样吗?”
“需要,肯定需要啊!”谭峻山连连点头,“别说斩龙台了,就算妖刀血狱,你露在外面,都极易被有心人探察感知。你既然早已炼化,两物内含你的气息,就能如煞魔鼎般,放入已开辟的穴窍。”
“再等一人,我们先看看此方天地奇妙。”月夜族的诺薇,化作一道灿然月芒,没和他们继续说话,朝着远方一处裂开的峡谷而去。
谭峻山抓着那个银叉子,嘿嘿低笑一声,随手向着大地哗啦了一下。
大地骤然撕开缝隙,他也一闪而入。
青鸾女皇轻轻眯眼,看向那座高悬在半空,释放出死亡气息的巢穴。
火熱小說 蓋世 逆蒼天-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
巨大无比的“死亡巢穴”,在她的目光注视下,突然缓缓地收缩。
也就十几个呼吸间隔,那巢穴凝为指甲盖般大小,嗖的一声,消失在她下丹田和中丹田之间的隐秘\穴窍。
“此巢穴目标也太明显,始终摆放在外,极易被人留意。”她解释了一句。
呼!
一只黑紫色的小猫,从煞魔鼎中飞窜出来,乖巧地在虞依依脚下,蹭了蹭她。
“幽狸!”
看到这只小猫时,虞渊轻呼一声,暗暗惊奇。
被雷殛宗弄来,换取齐雲泓自由的幽狸,曾为至强十二煞魔之一,即使重创跌境,也绝不容小觑。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蓋世討論-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閲讀
更何况,这尊煞魔入驻煞魔鼎不久,便通过下面阶层煞魔的温养,已从第八阶梯,再次跻身到第九阶梯。
仅次于,第十层的寒妃!
超棒的都市异能 蓋世 txt-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相伴
寒妃,当初用了多久时间,才晋升到第九阶梯?幽狸一入其中,才隔了半年时间,就已经到了第九层,已经仅次于寒妃了。
幽狸眼眸,冒出的暴戾残忍光芒,令虞渊望着都轻轻皱眉。
也就凝炼出身形的虞依依,似乎能完全止住它,让它主动去亲近。
此刻,虞依依蹲伏下来,将幽狸抱在怀里,轻轻捋着它柔软的毛发,小声说了几句话,就放开了它,道:“去吧。”
幽狸顿时化作一道黑色幽电,射入到大地深处,眨眼没了踪影。
喀!喀嚓!
不多时,脚下的大地就传来爆裂的声响,也不知是谭峻山的破坏,还是幽狸的横冲直撞。
虞依依和寒妃并肩而立,看了陈青凰一下,对虞渊说道:“涉及妖神之体,又是大魔神格雷克封禁之地,主人还是尽可能谨慎点。别不小心,被人给陷害算计了,替人家卖了命,还要给人数钱。”
虞渊哑然失笑。
陈青凰面无表情,似乎根本不在意,虞依依表现出的敌意,淡淡地道:“尽量,将斩龙台和妖刀血狱,放入开辟的穴窍。”
这话落下后,她原地消失,一点气息和魂念动静,都没留下。
“主人,她和谭峻山早有预谋,一直藏着掖着,什么都没提前说,我们要留个心眼。”虞依依撇嘴,低着头,又说道:“千鸟界时,如果不是她突然出手,摧毁了和暗域连接的甬道,神剑已经归来。”
“太始大人,若是手持神剑,该已早早平复那场祸乱。”
“主人,你是神魂宗的人,一直都是。她的做法,其实为害了神魂宗的利益,只是她还有价值,加上和主人你似乎颇有渊源,太始大人才没有追究下去。但,我们还是要小心,小心她有别的想法。”
“……”
虞依依斟酌着用词,照顾着虞渊的情绪,说着陈青凰的不好。
她的记忆恢复了大部分,已知道自己本就是斩龙者的婢女,乃神魂宗的一份子,她很自然地,为神魂宗的利益着想。
破坏太始和黎会长布局,致擎天之剑,未能顺利归来的陈青凰,她打心眼不喜。
“嗯,我会注意。”
虞渊神色不变,暗暗观察着鼎魂,他隐隐觉得先前很拘谨,对他态度大有改变的鼎魂,似乎经过了一番自我调整,又慢慢地,变成他原先熟悉的虞依依,而不是先前在“毁灭堡垒”内,跪下来大气也不敢出的那位。
现在的虞依依,他相处起来要舒服一些,也更习惯。
接下来,他也不理会陈青凰,谭峻山和诺薇,究竟在布置或勘察什么,自己在虞依依和寒妃的守护下,尝试着将妖刀“血狱”和斩龙台一道儿,安置到不同穴窍。
试了,才知压根没丁点难度。
下腹肚脐处的神阙穴,被“阴葵之精”和浓郁的气血打开,因和下丹田黄庭小天地极为接近,还缭绕着薄雾般的灵气。
呼!
长条形,灰白色的斩龙台,一抵达此方小天地,忽上接中丹田玄门,下通黄庭小天地,导致不少灵雾涌入,还有暗含造化之力的精纯气血,分别逸入其中。
虞渊顿时吃了一惊,急忙集中精神,生恐会出现什么变故。
看了一会儿,他才发现下丹田和中丹田的灵能和气血,就只是轻轻裹着斩龙台,将属于他的力量和气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渗透斩龙台,这仿佛是一种温养器物,寻求更深契合度的妙法。
妖刀“血狱”放置檀中穴,就更加的水到渠成了,那把长刀进入的刹那,就和气血小天地,有了微妙的连接。
赤红如血的“生命祭坛”,悄悄旋转着,似在震慑着妖刀内的众多血魂。
虞渊有一种感觉,如果将那把妖刀,丢入到“生命祭坛”里头,他要是存心炼化,妖刀内的七团血魂,包括所有的血色光烁,都能被祭坛吞纳殆尽。
那座由星空巨兽溟沌鲲“巨兽精珀”,神奇铸就的祭坛,从本质上高于妖刀。
经过多年的壮大,炼化了各族强者的精血,大妖的心脏骨骸之后,这座奇异的祭坛,更是妙用无穷,不是妖刀内的一团团血魂能抗衡的。
斩龙台和妖刀,分别沉落在不同穴窍以后,虞渊又琢磨了一阵子。
这天,忽有一轮冷幽的寒月,突兀地浮现。
虞渊眯眼细看,嘴角渐渐逸出冷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