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上門狂婿討論-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龍丹已成讀書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马啸风对陈瑞这等残害师弟的凶徒,可谓是恨之入骨。
如今好不容易等到报仇的机会,他又那里肯轻易放过!
只见他气势如虹,转瞬之间便掠到了陈瑞面前。
看着近在咫尺,杀气腾腾的马啸风,陈瑞不禁脸色大变。
单打独斗的情况下,他根本就无法与这等锻灵九重的修者匹敌,是不是得选择避其锋芒。
见状,马啸风讥笑道:“呵呵,你逃得了么?”
说着,他猛地探出手一把便拽住了陈瑞的脖子,不由分说的便将对方扯了过来。
陈瑞在这么说也是个锻灵七重的修者,但是在面对发怒的马啸风时,是连一点儿反抗的办法都没有,只能够任人当成小鸡仔一般,被提到面前。
将陈瑞一把拽过来后,马啸风眸光一寒,旋即缩掌成拳,重重的砸想前者丹田部位。
一股剧痛袭来,陈瑞整张脸瞬间惨白,想要张口惨嚎,但尚未出声,嘴巴却被人猛地捂住了!
“这一拳,是帮何师还的。”
话音刚落,马啸风又再度出手,朝着陈瑞的肩胛骨重重击去。
霎时间,一道骨骼碎裂的脆响,在帐篷内荡开。
被人硬生生打断骨头,饶是陈瑞这样的硬汉,也有些经受不住,疼的全身都剧烈颤抖了起来。
即便如此,马啸风却依旧没有要放过对方的打算,而是冷漠的挥出了一拳又一拳。
不到片刻的功夫,陈瑞全身的骨头几乎都被他给打断了,如同一摊烂泥般,瘫软的倒在了地上。
“若非是你,我的师弟也不会遭此毒手,今天打断你的骨头,倒也是能够安抚师弟们在天之灵!”
马啸风居高临下的看着陈瑞,后者脸上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不可一世,整个脸部都因为剧痛而变得扭曲了起来。
“杀了我!”
陈瑞无比艰难的说出了三个字。
他已经知道自己今天是没希望活着离开,与其被折磨而死,他更希望对手能够给自己一个痛快!
马啸风冷笑一声:“呵呵,就这样将你杀了,岂不是太便宜了你,今日要是不让你好好品尝一下痛苦,我是不会收手的!”
说着,他满脸狰狞的断在了地上,缓缓从兜里摸出了短刀。
旋即,帐篷内响起一股无比渗人的声音!
肖舜此刻就站在帐篷门口,看着马啸风用手中的刀,一寸寸的切割陈瑞的皮肤。
陈瑞大张着嘴巴想要痛叫出口,只可惜喉骨已经被打断了,根本就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
鲜红色血液将帐篷的地毯染的格外刺目,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液,陈瑞才痛苦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看着眼前那具没有一丝完好皮肤的尸体,马啸风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的恨意这才得意稍稍缓解。
这时,他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肖舜,询问道:“肖兄弟,你会不会觉得我有些残忍?”
肖舜摇了摇头:“对敌人宽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若是有人敢这样对待我在乎的人,我会比马兄此时的手段,还要残忍百倍千倍!”
“陈瑞残害我同门师弟,若是就那么痛快的了解了他,这无疑是对不起师弟们的亡魂,此番诛杀了他,师弟们的怨气估计也能够稍稍消散一些了!”
说罢,马啸风有些伤感的抬起脑袋,看向头顶漆黑的苍穹。
肖舜提醒道:“马兄,如今陈瑞已死,你也时候去找魏林等人算账了,他们这会儿应该还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马兄若是突然袭击,势必能够事半功倍!”
闻言,马啸风点了点头,旋即一步迈出了帐篷。
待他走后,肖舜立刻进入可鱼龙骨内部,查看蛟龙丹的变化。
此时,一颗泛着刺目金光的珠子,正漂浮在脊骨的上方,那珠子内部隐隐流动着金色液体,看上去美轮美奂。
肖舜尝试着靠近蛟龙丹,发现原本萦绕此地的霸刀气息已经荡然无存,他很轻松的便来到了内丹下面。
紧接着,伸手将那枚金光流转的宝珠给摘了下来。
此时的蛟龙丹,跟之前完全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通体都产生了很大的变化,肖舜能欧很明显的感觉到,这枚内丹里面蕴含着一股无比恐怖的能量。
这股能量就是帝王自身携带的那股无匹之势,令人感觉高山仰止根本就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如此恐怖绝伦的气息,蛟龙丹看来已经突破成龙丹了!”
肖舜自顾自的说着,眼中流转着兴奋的光芒。
别看龙丹和蛟龙丹只有一字之差,但是这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即便成千上完美蛟龙丹加在一块,也远不如一枚龙丹的价值高!
肖舜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获得这等传说中的珍宝,更自信倚靠此物,他今后哪怕是不用敛息法去隐藏自己体内的罪囚之血,也能够在混元大陆中招摇过市了。
如获至宝般的看了龙丹几眼后,他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要是将此物服用之后,我体内的血脉会不会发生改变?”
这一点,肖舜并不能确认,因为并没有任何的事例能够让他进行参考,但基本上能够确定,他只要服用这枚龙丹,绝对会获得很多的好处。
然而,有一点却是令他无法下决心服用龙丹,万一吃了这玩意,自己要是便成龙族了,那岂不是变成半兽人了?
一念至此,肖舜心中是一阵恶寒。
他可不想成为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所以在没有确定服用龙丹后身体会不会产生兽化变化时,他是不打算服用此物。
将龙丹收好之后,他便快步回到了帐篷内。
就在此时,一旁的巨大鱼龙骨突然变得摇摇欲坠了起来。
这副骨架耸立在这里也不知道有多少年的时间了,但是被蛟龙丹吸取完龙息之后,骨头上在也不具备神性,顷刻间便散落在了被冻结的湖面上。
听到外面巨大的响声,肖舜快步走出去查看。
鱼龙骨散落的满地都是,而且那些原本洁白如玉的骨头,此刻都已经变得腐朽,仿佛轻轻一捏就会爆碎开来。
他还担心这里的动静会不会让扰乱马啸风那边的事态进展,刚想看看帐篷那边的情况,却见后者正满身鲜血的从黑暗中,径直走了出来。
那些殷红的血迹,并不是马啸风的,而是魏林等迷魂宗之人的血,毕竟他刚才可没有痛快的了解仇人们的性命,而是用无比残忍的手段,将他们统统折磨致死!
看着眼前散落一地的鱼龙骨,马啸风是满脸的诧异,连忙询问肖舜:“肖兄弟,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