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輪迴樂園-第二十六章:四柱神展示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古遗迹,主殿内。
原本四面透风的门窗被封死,让这开阔的建筑变得密闭、漆黑,配合地上一圈圈的仪式蜡烛,以及跪在中心处‘虔诚’膜拜的凯撒,很有召唤邪神那味了。
不过,有些地方的布设,可以说是相当的业余,例如仪式用血,还有地纹的细节等,尤其是仪式蜡烛的摆放,竟是内圈逆圆,外圈顺圆。
正因是这种既严谨又瑕疵众多的布设,才看起来更真实,邪神也更愿意降临到这类仪式。
通俗来讲,邪神也喜欢好忽悠的神秘学小白,而不是和那些老油条信徒接触,前者好忽悠,后者看似虔诚,实际上无利不起早。
为了进一步烘托气氛,苏晓还给了凯撒种「复抑型药剂」,饮下这种药剂后,凯撒的多种脏器,会进入中低活力状态,除非是专门的药师,否则看到的凯撒第一眼,就会感觉他很虚弱,身上的‘隐疾’严重。
饮下这药剂初期的体验虽不怎么样,不过这药剂没后续的副作用,否则凯撒这厮肯定不会演主角,这厮是生命安全第一,钱财第二。
既然钓鱼,那就要布设的全面,无论怎么看,凯撒都是一名遭人暗算,带着家底跑路的倒霉鬼,走投无路之下,只能凭古籍上的邪恶知识,尝试召唤邪神,以此摆脱现在的处境。
邪神们最愿意被这类倒霉鬼召唤,收了好处不办事,是邪神们心照不宣的准则。
这点古神与他们不同,古神虽诡谲、漠视众生,乃至于吮|吸世界,但只要虔诚的信奉古神,就能以等价获得力量,虽说这力量最终会带来厄难,以及吞噬掉使用者,但总归是给了力量,而非像邪神这般,收了钱不办事。
肃寂的主殿内,凯撒又是膜拜,又是念叨地精语,可他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也没什么动静。
见此,凯撒起身,只见他风格一变,犹如地精萨满般,开始跳偏向原始风情的祭祀舞,充分体现出病急乱投医的模样。
正在这时,一股邪风忽起,地面上的烛火骤低,到了即将熄灭的边缘。
暗红的血雾在半空中弥漫,伴随这血雾的出现,一道邪恶而又庞大的意识波动压来,这让殿内墙壁上的浮雕都开始异化,这些形态各异的蛮兽仿佛随时都会挣脱墙壁。
血雾凝聚,构成一道近三米高的人形虚影,很多只猩红的眼睛,在这存在的手臂上睁开,虽只是意识形态的降临,但也能看出,这位邪神的形体与人族相近。
有很多成立了教派的邪神,都是人族形象的放大版,之所以如此,是为了更容易吸引来人族的信徒,毕竟,人们在看到形象恐怖的存在后,会下意识产生不信任感。
此时降临的邪神,被称为始祖·弗尔德,从这称呼可以看出,他在「初始神殿」的四柱神中,应该是决策者一类,其他三柱神,有两位都只有大致的称呼,而不是像始祖·弗尔德,有明确的神名。
始祖·弗尔德的化身飘浮在半空中,他俯瞰着凯撒,在凯撒赶忙跪地膜拜后,始祖·弗尔德那让人窒息的威严才收起些。
“凡人,说出你的愿望。”
始祖·弗尔德开口,他所说的,是种晦涩的语言,但与之伴随的独特精神波动,却让人能理解这种语言。
可以说,这是位老邪神了,忽悠祭献者的事,绝对没少做,甚至都避免了语言不通,所导致的不便。
听闻这犹如来自九幽地底的靡靡之音,凯撒‘诚惶诚恐’,跪在那额头紧贴着地面,身体还瑟瑟发抖。
与此同时,千米外的石屋内,此地被深渊之罐所放出的黑雾包裹,不担心被始祖·弗尔德察觉到。
石屋内,全神贯注盯着终端的莫雷与月使徒,在看到凯撒此时的表现后,心中都暗赞好演技。
苏晓没去看终端的画面,他正调试一个酷似头盔,整体为骨质,连满半透明导线的装置。
主殿内,始祖·弗尔德垂眼俯视凯撒片刻,看到凯撒吓得都快昏厥过去的模样,以及对方脖颈上挂着那由灵魂晶核串成的大项链,始祖·弗尔德知道,这次遇到大肥羊了。
“区区蝼蚁,竟敢呼唤吾等来此远方。”
始祖·弗尔德作势抬手,跪在对面的凯撒身体一颤,赶紧双手奉上一个精致木盒,急声说道:
“无上的存在啊,这这这是……是我献给您的。”
凯撒‘紧张’到连话都说不利索,见此,始祖·弗尔德略有不悦,相比这蝼蚁献上之物,对方戴着的那串灵魂石项链,他更感兴趣些,这么富有的蠢货,不多见了。
见始祖·弗尔德没说话,凯撒赶忙打开手中的木盒,露出里面的东西,此物比核桃大几圈,整体半透明,看着像是晶质,但又有种无法摧毁的感觉,这赫然是一颗完整的「世界之核」。
看到这颗「世界之核」,始祖·弗尔德差点眼睛一瞪,但在关键时刻,他稳住了,神情不动声色,心中却对这蝼蚁之富有,感到震惊。
“这是献给您的,您还满意吗?”
凯撒说话间双手托高些手中的木盒。
“还算满意。”
始祖·弗尔德看凯撒的目光,比之前和善了几分,事实证明,无论在哪里,钞能力都是很有效果的。
“您满意就太好了,这虽然只是我送给您的见面礼,但如果不够珍贵,就配不上您的身份了。”
听闻凯撒说,这只是见面礼,始祖·弗尔德过了十几秒都没什么,凯撒在他心中的地位,已从肥羊晋升到一座宝库。
“说出你的愿望。”
不见始祖·弗尔德有什么动作,凯撒手中的木盒飞起,落在他手中。
“无上的存在啊,是这样的,我全家……全家都被……”
凯撒的眼泪鼻涕齐出,闻言,始祖·弗尔德感觉这情况也太老套了,不过仔细想想也合理,不是要报仇的话,没谁会召唤邪神。
“你的不幸我了解了,我会让你的仇敌付出代价,但,你也要付出对等的代价,这代价可能是你的心脏、大脑,乃至灵魂。”
“这!这!”
凯撒有些惶恐,见此,始祖·弗尔德心中知道,这次稳了。
“无上的存在,我能不能用其他代替,比如用我的财产替代这种代价?”
“规则不容打破,不过,如果你信仰于我,那就是另一种情况。”
始祖·弗尔德的语气是在表示,这件事不好办,想要办成,要么付出代价,要么加钱。
“我信仰您,对了!这是我为您准备的真正贡品,这是我家族传承了十几代之物。”
凯撒抱起手旁的一个大黑箱子,始祖·弗尔德的气息波动尝试渗透其中,却被这箱子所隔绝。
这让始祖·弗尔德颇感惊讶,之前的「世界之核」就够贵重了,眼下盛物的箱子都如此,那里面的东西……
始祖·弗尔德已经忘记自己多少年没体会到这种情绪,他竟有些期待箱内的珍宝。
黑箱飘飞而起,静止在始祖·弗尔德身前,随着他的操控,箱锁被灵魂力量扯开,箱子吱嘎一声被掀开。
一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黑色陶罐,安静的位于箱内,始祖·弗尔德目露狐疑,不知为何,他感觉这东西,好像、似乎,有那么点眼熟?
始祖·弗尔德仔细回忆,忽然,从某本古老记载中看到的文字与图页,浮现在他的记忆中,此物名为,深渊之罐!
始祖·弗尔德的双眼瞪大,当即准备退回到来时的空间通道内,可惜,为时已晚。
一股骇人的吸力出现,下一刹,原本只是化身降临的始祖·弗尔德,其真身被强行拖拽到本世界内。
滋啦~
苏晓陡然现身在始祖·弗尔德后方,晶体层攀附在他的右手与小臂上,外面还有来自深渊之罐的黑色烟气。
苏晓一记侧挥拳,轰在始祖·弗尔德背后,始祖·弗尔德当即被轰到斜砸在地面的石板内。
浅蓝色电弧在始祖·弗尔德身上奔涌,他似是错愕了下,之后眼中竟浮现惊恐,认出了苏晓灭法者的身份。
深渊之罐+灭法者的二连击后,一本由多种生灵皮所制成的邪异秘典出现,死灵之书下一瞬就烙在始祖·弗尔德的胸膛上。
嘶啦一声,灰色烟气飘散,死灵之书没入到始祖·弗尔德体内,始祖·弗尔德的双眼瞪大到了极点,来自灵魂层面的巨大折磨,让他的肉体在扭曲,一根根半透明的触须,从他全身各处生出。
从始祖·弗尔德打开黑箱,直到他被死灵之书控制,全程总计1.7秒,更无解的是,从看到深渊之罐的第一眼,他就被深渊之罐控制了行动力,而在死灵之书烙在体内后,这就等于判了死刑。
之前还瑟瑟发抖的凯撒,已经奸笑着搓着手,来到始祖·弗尔德身前,拿起掉落在地的精致木盒。
“你…你们!”
始祖·弗尔德怒了,到这时,他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些家伙是故意引他到此。
吱嘎一声,主殿的门被推开,莫雷与月使徒进来后关门。
月使徒死死盯着始祖·弗尔德,刚进门,她就认出,这邪神正是她的仇敌,原本她的召唤物中,除了仙露露之外,还有名叫朵朵伊的永久性召唤物。
仙露露与朵朵伊,是最先跟随月使徒的召唤物,月使徒对她们的感情之深不必多说,仙露露主增益,朵朵伊主防御,在月使徒一阶时,不知有多少次,都是凭朵朵伊化险为夷。
“始祖·弗尔德,你……还记得我吗。”
月使徒攥着拳头,直面始祖·弗尔德。
“你谁。”
始祖·弗尔德瞟了眼月使徒后,就不理会对方。
月使徒差点气得原地去世,有时在打败仇敌后,伤害最大的不是来自仇敌的冷嘲热讽,而是仇敌轻飘的一句你谁。
“你居然敢……”
月使徒心态很崩,一旁的莫雷赶紧拉住她,一边轻拍着她的背,一边安慰道:“不气,不气,咱们不和鱼生气。”
“原来是仇恨。”
始祖·弗尔德以淡漠的声音开口,他在搞清楚后,已不再愤怒,原因是这次埋伏他的阵容,属实让他没脾气。
深渊之罐、死灵之书、灭法者,以及轮回乐园那个名声赫赫的地精裁决者,又名欺诈者。
“她付了什么筹码,我出双倍。”
始祖·弗尔德开口,事实证明,邪神的确没有古神的气魄,苏晓遇到的所有古神,都是神狠话不多。
“邪神老哥,你可能误会了,我们不是因为收了钱才对付你。”
巴哈开口,闻言,始祖·弗尔德目露疑惑。
“我们单纯就是为了宰你,才钓你来,请别误会,我们不是为了伸张正义,那事和我们无关,可惜,你是类人型的邪神,不能炒了吃,上次吃的邪神心,真让人怀念那滋味。”
巴哈说话间,咽了下口水,邪神心炒尖椒,属实太下饭了,干几大碗米饭都不过瘾。
始祖·弗尔德以一种诧异的目光看着巴哈,邪神们一直以上位者自居,眼下有人狩猎他们,让他无法接受。
“动手吧,死亡而已。”
始祖·弗尔德闭目等死,但在几秒后,他发现自己头上被戴了个骨质头盔。
“邪神老哥,我们可是听说了,你们「初始神殿」是四柱神,除你之外,还有另外三个,你想想,要是只有你自己死,那你多寂寞,我们的良心会不安,正所谓,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四柱神就算要炖,也得放在一个锅里炖,原汤化原食。”
巴哈最擅长搞人心态,眼下它要做的,就是让始祖·弗尔德产生足够强的情绪波动。
“你放心吧,你作为恶神,肯定得恶有恶报啊,要不然你多没面子,等你死了之后,我一定找户好人家,把你的脑壳做成夜壶,送到那户好人家,你这是在赎罪啊。”
“你!”
始祖·弗尔德的眼睛一瞪,情绪有些不稳定。
“老哥你别激动,你要是不喜欢夜壶,咱换个款式?你看烟灰缸怎么样?明显更现代时髦了。”
巴哈的话,差点让一旁的莫雷和月使徒忍不住笑出声,此等场合下,她们努力保持着严肃。
始祖·弗尔德头上戴的骨质装置被激活,连接在上面的一根根能量丝线飘浮而起,并互相盘结,构成一道与始祖·弗尔德模样相近的虚影。
苏晓制作的这装置,主要用途是仿刻精神波动,寻常情况下,当然仿刻不了始祖·弗尔德的精神波动,但对方现在被死灵之书所束。
既是与死灵之书、深渊之罐,以及凯撒一同钓邪神,那就干脆搞大点,把那所谓的四柱神一锅端了,或是来个更彻底的计划。
苏晓要用的方法是,以死灵之书的某种特性,复刻出始祖·弗尔德的一具化身,眼下这点已经达成。
一根根能量丝线连接在苏晓的右手指尖,他的目光转向凯撒,凯撒心领神会,从怀中掏出一团破布条,是【恶浊的裹脚布】。
这破布条自行伸展,一端没入到空气中,开启了始祖·弗尔德之前具现化身时,所开辟的空间通道。
这种跨界级的空间通道,原本开启的成本很高,但不知道是哪个天才,搞出了「降临式空间阵图」,大幅度降低了成本。
几分钟后,发黄的破布条绷直,见此,苏晓对临时复刻出的邪神化身传递了一条指令,指令内容为:‘召集、困苦、共享、丰盈、盛餐。’
「初始神殿」在哪个世界,苏晓不清楚,但他能确定一点,就是这空间通道,通往的大概率是「初始神殿」的腹地。
如此一来,通过始祖·弗尔德的精神波动,向那边传递精神信息,基本不会遭到怀疑,因距离很远,精神力信息传递的当然有限,要长话短说,以词汇代表最好。
召集、困苦、共享、丰盈、盛餐,这五种精神含义,其他三柱神只要智力没问题,就能懂,简单而言就是,始祖·弗尔德在这边发现了好东西,但自己搞不定,只能把其他三柱神召集来一同解决,之后共享。
至于如何辨别真伪,始祖·弗尔德的本体都到了这边,可见这边的利益有多高,以及这边并不危险,而有没有可能被绑票一类,如果有人对那三柱神这么说,他们会用关爱智|障的目光,看着说出此言的人。
这些因素相加,剩余的三柱神,很可能会以化身或分身来此,先探查情况。
在三柱神看来,这样做基本没什么风险,可他们不知道,死灵之书能以他们的化身或分身为媒介,把他们的本体拖过来。
最好的结果是,剩余的三柱神都以化身来此,这种概率很低,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只有一名柱神来此探明情况,确定没问题后,剩余两名柱神才会来,不过这种方式,需要那三柱神间有不低的信任度。
始祖·弗尔德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看似已被控制,可他忽然飘飞而起,作势要冲天远遁。
轰!
一声轰鸣炸响,始祖·弗尔德保持着冲天而起的姿势,烙印在他胸膛内的死灵之书具现出,死灵之书边缘处的半透明触须,没入到周边的血肉中。
始祖·弗尔德噗通一声被拍在地上,与死灵之书这种程度的接触,他能做到眼下这些事,已是很了不起了。
始祖·弗尔德的全身开始灰败,他的手颤抖着抬起,以很缓慢的速度抓向胸膛中心的死灵之书。
铮~
苏晓以缓慢且娴熟的动作拔刀,来到始祖·弗尔德身后。
噗嗤。
长刀飘逸的斩过,始祖·弗尔德不算很巨大,但沉重的头颅落地。
如此轻松的一刀斩首,既是因为斩龙闪锋利,更大原因是死灵之书对始祖·弗尔德的削弱。
【提示:你已击杀始祖·弗尔德。】
【你获得黄金技能点×2。】
【你获得神运的灵魂钱袋(打开后,可获得250~12500枚灵魂钱币)。】
【你获得神灵之灵魂·始祖(特殊物品)。】
……
苏晓的灭法天赋·猎影能力没能激活,他的击杀奖励中有【神灵之灵魂·始祖】,敌人的灵魂力量被封存起来,变成了奖励,他体内的吞噬之核,自然就无法吸收到敌人的灵魂能量,从而转化出魂能。
苏晓的击杀奖励到手,死灵之书也不慢,始祖·弗尔德体内的堕落之血已被这邪异秘典吸干。
啪的一声,始祖·弗尔德破碎,化为残片的血肉与碎骨被吸入深渊之罐内,凯撒的手一捞,抓住一颗邪神心。
莫雷与月使徒在一旁目睹了这一切,两人对视一眼,突然明白了这次钓邪神的精髓所在。
苏晓等人的动作虽快,但在这同时,空间反应出现,三道化身降临在主殿内。
最让人意想不到,但又合乎常理的情况出现,剩余的三柱神,全部以分身的方式,降临于此。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三柱神间的彼此不信任,担心其他两方伙同始祖·弗尔德,吞了本世界内的好处。
三柱神的形象各异,暗魔·哈什全身黑鳞,背生双翼,为兽形。
剩余两柱神为黑法老与伯爵夫人,黑法老是一具披着黑袍的骨头架子,厚重的骷髅形象。
伯爵夫人的整体形象与人类很接近,只不过她的身高在2米45以上,身材比例也都是与身高匹配的放大版,她看起来不是瘦高,而是大,大得让人有点移不开目光,她戴着的宽檐帽,以及身上穿的鲸骨裙,让她偏维多利亚风格。
形象各异的三柱神同时降临,刚好目睹了苏晓一刀斩下始祖·弗尔德的首级,以及后续死灵之书与深渊之罐,将始祖·弗尔德吃干抹净的场景。
三柱神中,伯爵夫人最有见识,她当即立退,准备逃回身后的空间通道内,面对死灵之书与深渊之罐选择逃跑,真的一点都不丢人。
怎奈,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三柱神都感觉到来自灵魂的剧痛,转而就是强烈的拖拽感,他们的本体被强制拖来。
哗啦一声,死灵之书翻开,同时安排三名邪神,还是要表示下的。
一种灰色领域展开,这领域一闪而逝,似是将领域内的一切都复刻了份般。
与这灰色领域一同消失的,还有暗魔·哈什与黑法老,这两位邪神出场后,话都没来得及说半句,就不见了踪影,被死灵之书困在了那灰色领域内。
血红的神血飞溅,伯爵夫人退了半步,她的大半条左臂都不翼而飞,断口处淌出的神血,让人有种难以抗拒的沉迷感,仿佛那神血就是这世间的一切。
伯爵夫人后仰身,跌到后方的空间通道内,她宛如坠入漆黑的空洞,但这却让她感觉到安全,逃,马上逃离这神灵禁区。
伯爵夫人刚跌到后方的空间通道内,一股破风声袭来,一只包裹着晶体层的手向她迎面抓来,她一仰头,这只手的指尖从她的脸上擦过。
伯爵夫人的灵魂都颤了下,她能确定,要是被这只手抓到,今天就是她神生中的最后一天。
下坠中,伯爵夫人向斜上方的空间洞口看去,她看到,在那洞口外,站着全身血气,瞳孔中透出蓝芒的灭法者,一旁是透出灰雾的死灵之书,更向左是飘散出黑色烟气的深渊之罐,最左面,则是一名双目透出棕黄色光芒,脸上带着奸笑的小老头,这是大名鼎鼎的欺诈者。
伯爵夫人牢牢的记住了这一幕,死灵之书、深渊之罐、灭法者、欺诈者在合作猎邪神,这消息,必须尽快放出去,否则的话,这四个家伙在今天尝到甜头后,邪神阵营以后就没好日子过了。
主殿内,空间通道逐渐闭合,苏晓的目光转向凯撒,问道:“收录成功了?”
“嘿嘿嘿,还算成功吧。”
凯撒拿出破旧POS机,一番连按后,POS机开始打印收据条。
试问,在苏晓、死灵之书、深渊之罐、凯撒的准备下,能让伯爵夫人逃掉?答案是,当然不会,如果这事发生,那苏晓的炼金学就白掌握了。
他之前布设的阵图已激活,没其他作用,只是单纯放大了邪神们回程的空间波动,这放大后的波动,凯撒能凭借自己‘三神器’中【无尽之贪婪】进行捕捉,从而打出带有空间坐标的收据条。
也就是说,苏晓等人是故意放跑伯爵夫人,「初始神殿」不只有四柱神,四柱神只是最强的四名邪神,那边有一大窝邪神,眼下有了坐标,死灵之书有可能不去吗?
苏晓左手中是收据条,右手中是个炭盒,炭盒内有一小段树根,没错,是茂生之狂乱的一小截树根。
苏晓不确定死灵之书接下来会做什么,所以才以此为对策。
死灵之书飘浮到苏晓前方,攀附在上面的放逐快速剥离,死灵之书翻开,停在有插图的一页,那古旧的插图上,一颗龙眼大小的种子开始具现出,这荧绿色种子完成具现后,化为汁液被放逐所吸收。
苏晓感知到,放逐上代表死灵之书的波动快速消融,最后与死灵之书彻底断绝联系,又恢复了之前那种随心随欲的操纵感。
苏晓操控放逐飞回到自己身前,显然,死灵之书消除了在放逐上所留的印记,以及还用那神秘果实增强了放逐。
见此,苏晓松开手中的收据条,收据条被吸附到死灵之书上,燃烧起来,转而,死灵之书隐没,这一定是去了「初始神殿」,想来,那边的一众邪神与邪神信徒们,心理阴影面积会很大,尤其是伯爵夫人。
死灵之书刚消失,凯撒就奸笑着又抽出一张收据条,贴在深渊之罐上,下一秒,深渊之罐也隐秘到空气中,这对「初始神殿」而言,代表了双倍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