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表小姐-第二百二十五章 歡顏分享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陈珞何止是吃了王晞做的腊八粥,还吃了王晞做的虾饺、马蹄糕、糯米鸡、香芋角……
比给长公主送来的不知道丰富了多少。
而且陈珞还是在王小姐住的柳荫园用的早膳。
青姑不敢说。
别人家不知道,但她是从小服侍长公主的,跟着长公主从宫里到金家再到镇国公府,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事。先前陈珞和王晞的事没露出来她还没察觉到,等长公主和王家商量起婚事来,陈珞常常去柳荫园蹭饭的事哪里还瞒得住她的眼睛。
陈珞怎么会看上王家小姐也就有了定论。
可她要是说出来,那陈珞和王家小姐岂不是“私相授受”?
陈珞花了那么多的精力,还说动了长公主,就是怕坏了王家小姐的名誉,她要是说出去了,陈珞的心血白费了,能给她一个好吗?
但让她瞒着长公主,她也做不到啊!
她只好巴巴地望着长公主,干干地道:“吃过了。”
吃了些什么,在哪里吃的,她实在是没办法说。
长公主平日里不是个十分心细的人,或者是说,她过日子不必过得那么精细,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自然有人帮她补上,她再怎么马虎,也不会出错。
可这次,她对王晞上了心,不免会更关注她一些,对于青姑的回答也就更上心了,青姑又一直服侍着她,她这一看就知道青姑还挺为难的。
她不由大感兴趣。
能让青姑为难的事可不多?
王晞没给陈珞送?不太可能。这种面子情,就算那孩子傻,她身边服侍的也不会那么傻?
那就是陈珞也有,可能比她这边的还送得多一点。
娶了媳妇就忘了娘,这是人之常情。长公主可没想过陈珞娶了媳妇之后会对她这个娘更亲近。这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那可是女生外向的。
可这也不合情理。
送给婆婆东西没有送给未来夫婿的多,还是些明面上的事,就是傻子也干不出这样的事来。
那到底是什么事让青姑这么为难呢?
长公主不想为难青姑,干脆装着没看见,说起了腊八的事,好像就这样轻轻地把这件事给揭过了似的:“明天我还要进宫一趟。你说这天寒地冻的,就不能不赐东西。我还得去谢恩。我总觉得皇上这是在折腾我们!”
得到了宫里赏赐的不止是她一个人,若是那些朝廷命官,上了折子就行了。像她这样的命妇,却得亲自去谢。
青姑松了口气,服侍着长公主歇了下去。
长公主却开始暗暗打听陈珞的事,陈珞常去柳荫园蹭吃蹭喝的事自然也就瞒不住了。
她气得不行,问青姑:“我这是少他吃了还是少他穿了?怎么弄得像个叫花子似的,别人还以为我是后娘呢!”
青姑不知道说什么好。
翠姑却打趣道:“这两家还没有正式下聘呢,您这就把王小姐当自己的儿媳妇了。人家把二公子放在心尖尖上,服侍他吃,服侍他喝,您不满意。可要是那王小姐看也不多看二公子一眼,管他怎地,您恐怕又觉得王家小姐对二公子不好了。”
长公主想想,觉得还真是这样的。
她就催起和王家的亲事来:“那边还没有消息吗?”
江川伯府太夫人去拜访王晨的时候,王晨说王晞的婚事还要商量家里人,要看看父母亲和祖父母怎么说。这件事才拖下来的。
翠姑在心里算了算,道:“年前肯定有信来。”又道,“王家要是不答应,不会这么说。可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可能不跟家里人说一声。这也是礼数。说明王家是个守规矩的好人家。”
像他们这样的门第,最怕就是姻亲拖后腿了。
长公主连连点头。
陈珞也很着急。
他总觉得自己和王晞的婚事一日不定下来,一日就不算数。
王晨这边,则已经接到了蜀中的回音——他们这有做生意比别人家厉害的一个法宝就是有会养鸽子的人,传递消息比别人快。不说别的,就说这药材,一路从蜀中到江南,不知道要过多少关卡。有时候你这边还没有得到消息,那边巡检已经换了人,等你的船到了,不为难你,就停你几天正常的排队验证路引,就够你喝一壶的了。
因而他得到信的时候比长公主和陈珞以为的早了快半个月。
精品都市异能 表小姐笔趣-第二百二十五章 歡顏分享
王晞祖父的意思和王晨一样,只问陈珞是不是真心待王晞好,其他倒觉得没什么,万一过不下去了,就带着孩子回蜀中再嫁好了。王晞祖母更多是感慨王晞嫁得太远,以后回个娘家都不容易,让王晨好好安排,看能不能在族人里挑几房人老实本份或者是精明能干的移居京城,以后王晞也有个照应。
王晞的父亲除了问王晞是不是非陈珞不嫁,更多的是感慨女儿长大了,很是舍不得,而且也决定了王晞出阁的时候,他会和王晞的二哥、母亲来京城给王晞送嫁。
王晞母亲在信里一直问这门亲事是不是永城侯府牵的线。
她对自己的这个继子还是很信任的,觉得他既然亲自去了京城,见过陈珞了,那这门亲事肯定靠谱,肯定好。她只是想知道自己娘家在这门亲事上是否用了心。
至于王晞的婚期、聘礼这些,四个人都让王晨看着办。
王晨没有回继母和祖父母的信,当然,他也不方便回,只给父亲写了回信,私底下问了祖父母的身体,还问能不能来京城参加王晞的婚礼。
王晞的父亲也很快回了信,说大家还在商量,等他们这边到了定期的时候再说。还告诉他,王晞的大嫂过了元宵节就会带着两个侄儿启程去京城。
王晨心里有了谱,小年前一天,正式给长公主府回了信,商定过了元宵节两家就正式过婚书,然后下聘。
长公主这才知道王晨在六条胡同买了个宅子,还在陈珞的隔壁,王晨这是想王晞下聘的时候,能在自家的宅子里举行。
她不由愣了愣,问翠姑:“你说那宅子在琳琅的隔壁?是东边还是西边?”
翠姑硬着头皮道:“是西边的那个宅子。”
长公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媳妇还没有娶进门呢。
他那宅子西边那个五进的小院,不就是他自己早年间买的吗?
为了巴结老丈人家,把自己的宅子卖了。
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还是翠姑递了帕子过来,擦了擦眼睛,这笑意才慢慢收了,但眼底眉梢还是有着掩饰不住的欢喜,对翠姑道:“他爹是个冷心冷肺的,我呢,也只顾着自己高兴,也不知道这孩子随了谁,倒是个重情厚义的,只怕这媳妇进了门,还会闹出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来。”
“这不也挺好的吗?”翠姑心里觉得陈珞这事办得有些太过殷勤,可话里却劝着长公主,“总算是像个普通的孩子使劲折腾去了。”
“也是!”长公主叹气。
她是没办法陪着这个儿子了,还不允许别人陪着啊!
“只要他们过得好,我这个做婆婆的有什么好说的。”长公主道,问翠姑,“你说,他们成了亲,要不要把他们分出去单过?这府里的事乱糟糟的,听着就让人不舒服。再说了,我瞧着陈愚那样儿,怎么也还有二十年好活,这世子之位,有等于无,还得帮他跑前跑后的,不如让琳琅搬出去住,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好了。只要别惹到陈珞身上。”
这么大的事,翠姑可不敢搭腔。她笑道:“要不,您和二公子商量商量,这可是他自个的事。”又道,“二公子像您,从小就有主意。您看这个媳妇,不就找得挺好吗?他满意,您也喜欢。”
还真是这么回事。
长公主点头,笑道:“那我到时候再商量他。”
刚成亲就搬出去肯定不成的,但成了亲之后,在府里过些日子就搬出去,他是次子,倒可以想想办法。特别是陈珞若能被立为世子,为了贴补没用的长子,暂时和长子住在一起,陈珞脱身就更容易了。
长公主打定了主意,安安心心过年去了。
皇上在宫里却焦头烂额。
不知道谁,把宁嫔的那个族兄拿了天津卫船坞银子的事给捅了出来。那银子去了哪里,还是他一手操办的,可在朝堂之上,他怎么能说是自己拿了。可宁嫔那族兄到底是没有做过高官,根本不是谢时等老狐狸的对手,几句话问下去,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只知道向他求助。
庆云伯趁机踩他,让人误会这银子是他拿了,他向皇上求助是仗着他是宁嫔的族兄,让皇上网开一面。
有个这样的族兄,宁嫔怎么能母仪天下?
皇上头痛的很。
往常这个时候,陈珞总是维护他,孩子气的闹一闹也就过去了。可如今,陈珞站在旁边,一副万事与他不相干的样子,就是找个劝架的人都找不到了。
他有点后悔把陈珞拖下水了。
但后悔有什么用,事情已经发生了,唯有一门心思往前走。
他装着不舒服下了朝,下朝之后就把庆云伯叫到上书房,开门见山地问他想做什么。
庆云伯也推脱,直问皇上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