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搶不過!相伴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在庄园内的生活, 是宁静而悠闲的。
顶梁除了必须的电话会议,也基本都在庄园内欣赏风景和美食。虽说萧如是在一定程度上,会带给她很大的压力。
但苏明月的抗压能力一直不错。
也不在意萧如是那与生俱来的压迫感。
英雄就无所谓了。
在哪儿她都可以生存下去。
反正每天吃饱喝足,然后去学一些她应该去懂的东西。或者超出她年龄,但她能学懂的东西。
至于楚云,则时不时跟老和尚喝杯茶。和约翰管家闲聊两句。
约翰管家很愿意和楚云聊天。
并知无不言地向他介绍有关庄园内的一切。
管家很有内涵,也非常优雅。
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老管家了。
“楚云少爷。小姐和您的父亲,曾经在隔壁哪座海岛,度过了长达一年的时光。”约翰管家站在海边,抬手指了指对岸。“那里算得上是小姐和您父亲的定情之地。”
楚云微微抬眸,看了眼对岸的海岛。
因为隔得远,楚云也看不太清。
但轮廓看起来和他身处的海岛没什么两样。
“有时间过去采采风。”楚云微笑道。
约翰管家微微点头。说道:“那边的风景也很不错。只不过,古堡已经被你二叔给一把火烧掉了。”
这事儿,楚云知道。
当初二叔前往古堡时,楚云着实担心了好一阵。
幸好二叔实力强劲,直接一大大火,便将古堡乃至于古堡三号彻底毁灭。
坦白说,直至现在。楚云也摸不到二叔的底牌,不确定他究竟有多么的强势。
就像老和尚一样。
每当楚云以为自己已经强大到可以和他一较高下了。
可回头一看,在老和尚面前,自己依旧是个不堪一击的废材。
在这方面,洪十三也经常会带给楚云强大的挫败感。
当然,对于洪十三,他一点也不嫉妒。
人家那是靠真材实料,靠扎扎实实的基本功冲上去的。
而楚云,反而是靠最危险的手段。是靠生死边缘的领悟,才慢慢对武道境界有所了解。
李北牧呢?
他又究竟有多么的强势?
熱門都市小說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搶不過!熱推
楚云见过一面,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个古堡一号是个绝对深不可测的恐怖存在。
是现在的自己,望其项背的存在。
“楚云少爷。其实小姐哪儿,有很多你不知道秘密和过往。如果有时间,您可以和小姐聊一聊。这或许对你会有帮助。”约翰管家神秘兮兮地说道。
“这是她让你告诉我的吗?”楚云好奇问道。
“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小建议。”约翰管家说道。
“我平时也没少问。但她很少给我答案。”楚云说道。
“此一时彼一时。”约翰管家说道。“没准小姐现在愿意和你分享一些内幕呢?”
楚云闻言,明白这是老管家给自己的信号。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 txt-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搶不過!閲讀
他微微点头,表达了感谢之后。便回庄园吃晚餐去了。
在楚云的强烈要求之下。餐桌上的美食至少缩水了一半。可即便如此,楚云依旧觉得过于丰盛。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太过耗费人力物力财力了。让楚云生出强烈的铺张浪费感。
吃饱喝足。
顶梁带英雄回房学习。这孩子不仅聪明,也非常好学。只要是顶梁教的,她基本当天就可以消化。而且还颇有点触类旁通的意思。虽说达不到举一反三的离谱程度,却能做到滚瓜烂熟。
萧如是还在桌上没走。
楚云也就不好走了。
正好他听了约翰管家的话,觉得此刻是个不错的时机。
“不抽一根?”萧如是掏出一盒香烟,递给楚云。“你爸说过。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
“不抽了。”楚云摇头。“已经戒了两年了。”
“你挺有毅力。”萧如是说道。
“这不算什么。”楚云抿唇说道。“我爸烟瘾也大?”
“不算大。”萧如是说道。“只是偶尔抽一根。”
“那他还能懂饭后一根烟的快乐?”楚云耸肩撇嘴。一脸不屑。
“他什么都懂。”萧如是说道。“比我还要懂。”
“我不明白。”楚云微微皱眉。“在我所掌握的消息中,父亲在你面前,根本就是一个抬不起头的软饭男。或许他有一定的实力和底蕴。在武道方面,也是充满了天赋。”
“但众所周知。你才是传奇中的传奇。而我父亲,只是你身边的绿叶而已。”楚云问道。“为什么你会给父亲这么高的评价?”
“因为他配得上。”萧如是说道。“因为这世上了解他的人,并不多。而我,恰好是其中一个。”
“除了你。还有谁了解我父亲?”楚云问道。
“你爷爷。那个比谁都承受得多。比谁都过得苦的老爷子。”萧如是耐人寻味地说道。“你或许不知道,我从没怪过你爷爷。甚至一直很尊重他。”
“这一点我相信。”楚云点头。“我知道。您不是一个目无尊长的人。”
“我的确不是一个太过在意尊卑的人。”萧如是说道。“但你爷爷,值得人尊敬。”
“我对爷爷的了解,其实也不多。”楚云苦笑一声。“那时候年纪小。跟爷爷的关系,处理的也并不融洽。”
“我知道。”萧如是淡淡点头。“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搶不過!讀書
“为什么?”楚云问道。
“因为他希望你成才。成为真正的强者。”萧如是说道。“如果你知道了楚家的强大。如果你明白自己的出身有多么的优渥。我相信,你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您觉得,爷爷是在用最艰难的生存环境磨砺我的意志力?”楚云问道。
“不然呢?”萧如是反问道。“难道你以为你是靠自己,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三岁看老。”萧如是说道。“这话虽然太大了。但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三岁的某些性格上的特征,会延续人这一生。”
“您当年没把我带走。而是留在楚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楚云问道。
“只是原因之一。”萧如是摇头。“以你爷爷当年在燕京城的权势。我是不可能和他抢儿子的。也抢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