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七百五十二章 答應人家的讀書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程叔,那等下一批菜好了,一定给我留点啊……这么多年了,这吃来吃去,还是程叔你家的菜好。”
“……好……好。”
摊位前,又一个顾客提着菜,沿着街走远。
老人站在竹篮子后,望着那走远的顾客,再顿了顿,才缓缓转回了身,
又再站了站脚,老人低下头,望了望身前竹篮子里,再抬着头,望了望街道上,
竹篮子里,剩下的菜已经不多,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也在渐变得稀落,
头顶之上,太阳已经朝着西面斜去,
挥洒下的些阳光,映着摊位前后,街道上行人的影子。
影子不时交织着。
……
“天晚了啊……”
老人佝着身,抬着头望了望,转回头,出声呢喃着出声说了句,
摊位前,廉歌装过视线,再看了眼老人,
老人佝着的身子颤巍巍着,手上愈加显得有些淤乌。
转回视线,廉歌也没出声说什么。
……
“……老程……还有什么菜没有啊。”
这时候,一个老头,拿着盒收好的象棋,沿着街道走到了摊位前,对着摊位后的老人招呼着说着,
“……今天这菜卖的这么快啊。”
“……还有个莲花白,给你留着呢。”
老头蹲下身,望了望竹篮子里剩下的些菜,出声再说道。
老人佝偻下身,从竹篮子里捡出个莲花白,笑呵呵着说了句,
“……那给我称上吧,正好屋里冰箱里还有些肉,晚上做个莲白炒肉。”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二章 答應人家的熱推
“……这是刚收拾啊?”
拿着象棋盘的老头笑呵呵着说着,
老人应着声,拿着莲白搁在秤盘里称着,笑着同这拿着象棋的老头笑呵呵说着搭了声话,
“……可不是,本来早就该收拾收拾回去了,结果老严那老小子,下个棋还耍赖,下最后局非不认账,非得要再下一局……嘿,不过耍赖又怎么着,那臭棋篓子还不是被我下输了。”
“……嘿……等又下输了,那老小子就跑了,说闺女叫他回去吃饭,那跑得……”
老头蹲在摊位前,同老人笑呵呵着说着话,
老人称着菜,笑呵呵着听着,不时点点头,
“……不过明天,他还得来……一个臭棋篓子,嘿,瘾还挺大……等明个我少放点水,给他来个大杀四方……”
“……老程,再给我称根莴笋吧,明中午我炒着吃……前些天炒了个莴笋炒肉,一个人在屋里,吃了两三天多度没吃完……不过老程你这莴笋是真得不错,脆嫩脆嫩的……”
老人称好了菜,也没打断那老头的话,依旧笑呵呵着听着,
“……老程……你那地里,有种丝瓜没有啊,这两天想换个口味,煮个丝瓜汤,也要不了太多,要个一两个就成,要是有的话,明天你给我带点过来……”
“……明天……怕是有段时间我不会来街上了……不好意思啊……地里的菜摘完了……”
“……明天不来了啊……嘿……嘿……”
老人称好了菜,将菜递给了摊前老头,再顿了顿动作,出声再说道,
拿着象棋的老头听着老人的话,先是出声重复了遍,紧跟着似乎又顿了下动作,似乎不知道说些什么,笑了两下,
“……老程,你这是老了,不中用了啊,以前,你地里的菜啥时候断过啊。”
老头拿着菜,笑着再出声说道,紧跟着,又停顿了下,
“……那老程,改天什么时候上街遇到了,再聊啊……什么时候地里菜好了,你再上街卖,给我留点啊……这么多年了,就指着老程你地里的菜呢……”
老头再笑着出声说道,
“……好,好……”
“……那我就先走了啊。”
老头提着菜,出声说了句,又在摊位前站了站脚,才转身往着远处走去。
老人望着那老头走远,又再顿了顿脚,转回了身。
……
佝着腰,老人站在竹篮后,浑身有些微微发颤,
缓缓转过身,老人望了望身后,地上那横着放着的扁担,似乎想坐下身,在扁担上歇歇,
只是,望了望过后,老人只是浑身有些发颤着,再转回了身,身子佝着,有些费力着站着,
望了望,渐冷清下来的街道上,再转回头,看向了摊位前的廉歌和顾小影,
“老人家,坐下歇歇吧。”
“……不歇了,不歇了……我怕坐下去了,就站不起来了。”
看着这老人,廉歌语气平静着,出声说道。
老人沉默了下,摇了摇头,出声说了句,
再抬起些头,似乎望着远处,眼底有些恍惚。
……
“……早上的时候,在地里摘着菜的时候,就是感觉有些累,说坐下歇歇吧……手里还拽着根莴笋呢,就……摔在了地里。”
老人佝着腰,浑身微微发颤着,有些浑浊的眼底,目光愈加有些恍惚。
看着老人,廉歌没出声说什么,静静听着老人的叙说,
……
“……小伙子,你是不是瞧出些什么?”
望着远处,再目光恍惚着,沉默了会儿,老人再转过头,望着廉歌两人出声问了句,
“天气开始冷了。老人家,越往后你会越难受。”
看了眼老人,再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渐冷清的街道,只是出声说了句。
闻声,老人有些沉默下来,低下头,再望了望竹篮子里剩下的些菜,目光愈加有些恍惚。
……
“……早些年的时候,村子里都穷,没念过什么书,也没其他什么手艺。我爹会务菜,我也跟着学会了种地,在地里刨食吃。”
“……我还小的那会儿,我爹啊,就靠着种菜,养活着一大家子……撒种子,移苗。长杂草的时候就拿着镰刀割草,缺水的时候就挑着桶浇水……有时候,我也跟着,我爹屁股后面转……”
“……有回啊,是夏天,早上的时候,下着雨,天都漆黑,我爹啊,提着竹篮子,套了个遮雨的,就往地里去了……我想不明白,下这么大雨,是要去哪呢……过了没多久,我爹回来,浑身被雨淋得湿透了,走到屋里,衣服都还顺着往下再滴水,挑着的篮子里,装着两竹篮子从地里拔出来的莴笋,竹篮子底下,也在不停往下滴水,进屋就招呼我娘,让我娘帮着剃掉莴笋上的烂叶子……我也跟着跑过去了,我问我爹,为什么不等雨停了再去摘菜。”
“……我爹浑身都还在滴水,笑着跟我讲,昨天答应人家的,答应人家中午前得把菜给送过去,就得送过去,不然就耽误事情了……”
“……淋了场雨,我爹伤了风寒,隔了半个月才好利索,我想不明白,我爸倒是一直笑呵呵着,我娘也没说过我爹一句。”
老人佝着腰,抬起头,眼底目光有些恍惚着,再出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