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ptt-第483章 手錶送我如何?推薦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我可以妥协。”
青辰终于说出了这种话,恻隐之心是谁都会动的,即便是铁石心肠也不例外。
不过在这种时候动,恐怕有点不太妙了。
“好哇,那就来吧!”男人说着就手上抄起餐具冲了过来,手中一把不锈钢筷子指着青辰咽喉。
甚至没有人看清楚青辰的身体是否移动了,但是男人就是从青辰的身边擦身而过,连碰都没有碰到。
“淡定,憋那么激动,对女人动手没什么,”青辰淡淡地说,“你们产生了一个理解误区,不要以为是个妹子我就不会把你怎么样,我告诉你们,被我的辣手摧掉的花要比你头上的头发还多。”
男人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自己的伙伴还在一边挣扎着哭嚎,自己却连对手的身体都碰不到,于是愤怒地冲锋着,从下体掏出来一个硕大的兵器——青辰被他这个动作惊了一下。
没有别的,就是,很少有人会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用这种方式来掏家伙的,真的,就离谱。
那是一个扳手,他挥舞着扳手对青辰冲过来,一下子敲在青辰脑袋上,青辰没有躲,真就给他敲出血来。
他看着他,静静地说:“这下两清了吧,想割掉我的舌头恐怕还得等会儿了,因为至少等我把话都说完,况且,她的舌头也不是不能恢复。”
男人满脸狐疑地看着青辰,“舌头怎么可能恢复?”
青辰白了他一眼,然后搂过女人的腰肢,男人一紧张,这会儿在意起来了,抡起手中的扳手跃跃欲试。
“别忙。”青辰举起左手示意,“等会儿,别动我们两个,不管你看到什么也别动,别发火,镇定。”
说完,青辰搂着女人的脑袋,对着女人正在流血还挂着咸咸的血水与眼泪的嘴唇吻了下去!
他本来不愿意这样做,因为觉得恶心,而且这甚至可能是个男人,可毕竟是自己收下A8167这个祸害的,它做出什么离谱的事情,自己总归得收拾。
没办法,养宠物是要打扫屋子的。牺牲一下自己,那也是没谱的事情,不过,排除掉嘴里那带着腥味的血水,这妹子的口感还不错。
嗯,真的不错。
让青辰很满意的是,男人一直都没有对他们做什么,即便是看上去十分疑惑的样子,但是男人一直都很规矩。
不错,青辰心想,这个家伙实在是一个完美的队友,完美的同事,如果有这样的人一起共事的话一定会很舒服,至少在默契这方面,从来都不需要担心的。
大约过了三分钟,青辰才松开自己的嘴,两个人的嘴唇之间分开的时候血液与口水有一个泾渭分明的线,从那里开始,女人的口腔就开始分明了。
“好了。”青辰说,并且很自觉地从女人的包里掏出来一包纸巾,擦了擦自己嘴,然后从服务生小妹妹端来的水里漱了漱口,看服务生小妹妹,脸蛋还是酡红酡红的,嘿,真像是小学课文里讲的那样,像个熟透了的小苹果。
“什么好了?”男人惊疑道,“刚才没有来得及问,你到底是在干嘛?”
“好了就是,”这个时候,男人不可思议地听到女人竟然开口了,她有些面带娇羞地说,“我的舌头恢复了。”
“什么?你居然能说话了?”男人惊诧不已地看向了青辰,“到底是用了什么障眼法?”
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黛青m-第483章 手錶送我如何?讀書
青辰把手上的脏纸巾最后擦了擦手,扔进了垃圾桶,“我说过了,我是神,刚才是我的手表不小心不听我的话,把你舌头割掉了,以后不要对着什么人都发骚,记住,还是命更加重要。”
女人拼命地点头。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ptt-第483章 手錶送我如何?展示
青辰见对方总算是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好机会,虽然有这种意外的插曲,不过A8167也算是做了好事,至少对方不敢再缠着自己了,那就走吧。
青辰正要离开,没想到男人忽然又拦住他,“等等,你刚才不是说,要加入我们仓空猎者吗?”
“不,也许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说,我亲自加入仓空猎者,我是……”正想着“妥协”这两个字该怎么解释,青辰忽然急中生智,“而是我有一个朋友加入你们。”
“朋友?”男人大为皱眉,“小子,你跟我们打什么折扣?”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黛青m-第483章 手錶送我如何?閲讀
“也罢,无碍,”女人摆摆手,笑眯眯地说,“多多益善嘛,是吧?”
“还是你有见识,不错,的确是这样,”说着,青辰勾住女人的肩膀,“而且我觉得他是个人才,你们如果收下他,肯定会有大的发展的。”
女人看着他,暧昧地一笑,“怎么说?”
青辰看着这个女人,还真是心大,自己才刚把她舌头割掉,这会儿治好了,她就对自己这么亲近起来。
優秀都市小说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線上看-第483章 手錶送我如何?熱推
女人的思维很难搞懂。
青辰凑到她的身边,轻声地告诉她,“因为,他过去,是圣裁的金甲圣裁士!”
“啊啊啊——”女人的眼睛珠子都瞪圆了,不敢相信地看着青辰,“你你你……”
说着,她将青辰的衣领都拎起来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有想干什么,只不过是他在圣裁中得罪了人,不得不退出以求自保,所以需要一个安身之所,另外谋生路,这种情况你们也可以理解的吧?”青辰说,“况且他手中还有人脉资源,我知道你们仓空猎者近年来虽然号称连治安军都收拾不了你们,但是实际上受到的打压还是很严重的,有了他,你们的情况会得到极大的改善,而且,可以省出来一大笔用于贿赂的资金。”
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看来是在思考,青辰的话究竟有几分的可信度。
青辰刚刚才产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仍然把零七安插在七品这里。
到底他还是七品的人,在这里才更加容易做事情,也更加安全。
女人走过来,抬起青辰的手臂,青辰凝视着她的眼睛,“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这东西割断过我的舌头,我想好好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女人解下了青辰的手表,戴在了自己的手上,“送给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