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展示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偷袭?”李承乾一听这二字,内心深处有一种本能的厌恶。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txt-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推薦
我李承乾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啊。
见李承乾如此,陈正泰似乎看破了李承乾的心思,连忙道:”此偷袭非彼偷袭也,殿下啊,你想想看,寻常的偷袭,就比如我吧,我在你身边,突然一个猴子偷桃,这叫什么,这叫卑鄙无耻,叫没有武德。”
陈正泰顿了顿,又道:“可是我们的偷袭,可就很有明堂了,诚如殿下所言,我们是乱军之中取上将首级,不,理论上而言,是比上将首级还要难上数倍,因为我们需将人活捉,殿下想想看,这是何其难的事。说是比登天还难,也不为过吧。”
李承乾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确实有道理,既然如此之难,何必还要如此冒险呢?”
陈正泰便道:“因为这样做,收益却很大,可以让我们大唐的势力,直接深入到极西之地。想想看,若是大唐能随时擒拿贼首,那么这普天之下,谁还敢如大食人一般,对我大唐无礼?”
“何况,到时有了对方的首领,便可借此要挟大食,让大食人交出玄奘人等。我等既没有妥协,又能将人营救出来,这岂不是一箭双雕?到时太子殿下便可教天下人刮目相看,便是陛下,也要为殿下喝彩了。”
李承乾觉得有一些道理。
他下意识的点点头。
当然,他更看重的是自己能在父皇面前露一把脸。
而陈正泰的目的却是另外一个方向。
陈家可以迅速的兼并整个西域,可要继续深入到人口更加稠密的天竺、波斯甚至是大食还有罗马,以现在大唐的人口,还是无法做到的。
道理很简单,经过了数百年的战乱之后,大唐的人口满打满算,也不过是数千万而已!
这个数目看上去很多,可是关内需要大量的人口,河西、高昌等地,也需大量的人口。
在这种情况之下,贸然兼并,显然是不划算的,即便是当初英国兼并印度,也是徐徐图之,先建立殖民点,而后利用自己强大的威慑力,鼓动天竺的各邦之间内讧,而后慢慢的蚕食土地,最终达到将天竺变为其王冠上的明珠。
大唐现在要做的,是恢复人口,将来随着粮食的高产,以及卫生条件的改善!人口迟早会越来越多,可现在要做的,就是为将来做好铺垫,此时……无论是波斯还是大食还太远,鞭长莫及,最好的方法……就是开拓丝绸之路。
与此同时,在丝绸之路的沿途,设置一些大唐的驿站,最好派一些兵马进行保护,甚至将来……继续向波斯和大食等地修建铁路。
只是……要做到这些,并不容易,大家都不傻,凭什么答应你大唐的条件?
精彩都市小說 唐朝貴公子 上山打老虎額-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閲讀
这个时候,除非派出数万精兵,穿越数千里,打一场胜仗。
只是……这个方法,太消耗钱财了,可是眼下的收益,却没有高昌和高句丽这样大。
如此低成本的建立威慑,而后震慑整个世界,令他们乖乖和大唐议和,就提上了日程。
若是能策划一个行动,产生直接的威慑,那么接下来就有谈判的可能了。
计划若是成功,只怕整个世界都要震动。
只是……这样的计划,在这个时代,当真能做到吗?
陈正泰心里打鼓。
这事……还真不好办。
因为稍稍的一个差池,只怕人又要搭进去。
显然,李承乾也觉得陈正泰有些异想天开。
陈正泰则耐心的解释道:“这其中自然是困难重重的,不过我以为,也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首先……敌在明,我在暗。有句话叫做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其二,便是这大食人只怕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我们这个时候,会进行偷袭!”
“他们的守卫虽然是森严,可定然是外紧内松,毕竟从来不曾有人做过这样的事,可能他们的城郭或者是外围,会布置重兵,可他们的王侯将相,以及女眷的住址所在,一定不会轻易放卫士入内,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准确的抵达这防卫的真空中去。就好像……”
陈正泰沉吟了片刻,手里比划着道:“你看,最外围,这是长安,长安有监门卫把守对不对?再里一圈,是太极宫,这太极宫的各处城楼都有左右金吾卫和左右羽林卫把守。可谓是森严无比,寻常人想要进宫,当真比登天还要难。可是呢……殿下,你想想这紫微宫,还有其他的后宫……这里头会有卫士吗?”
李承乾听罢,顿时明白了什么,不禁道:“懂你的意思了,不过不要拿长安来比。”
陈正泰悻悻然道:“咳咳……这个,就怕殿下不能理解而已,举例嘛,就别较真了。你看,其实天下的王族,都是这般布置防卫的,因为任何位高权重之人,都不会轻易让自己的护卫,随时接触自己的女眷!毕竟,位高权重的人的妻妾都比较多,平日里本就多有疏忽,若是让这么多精壮的男人……”
“好了,好了。”李承乾瞪着陈正泰,咬牙切齿地道:“你再说这些,便要掉脑袋了。”
陈正泰叹了口气,随即乐呵呵地道:“我很庆幸,我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由此可见,只娶一妻是多么的明智。”
李承乾眯着眼,似想杀人。
陈正泰显然也是知道这个话题有点刺激李承乾,倒没有再故意招惹李承乾了,话锋一转:“所以,我们只要直接出现在这里,而后在外围的卫士们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即有所行动,而后将里头的人,统统带走,如此……便可算是大功告成了。”
顿了顿,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便又道:“当然,这其中有许多技术性的难题。比如……如何让一队人进入大食。又如,怎么样能确保可以直接进入预定的位置。还有……对方的都城在何处,王宫的部署如何。甚至……还有一些后宫的布置,还有大量关于大食人的情报!”
“还有……我们该挑选哪一些人去,这些人……该针对性的,进行什么样的训练!要解决这些问题,都不容易,可万事开头难,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嘛!殿下以为呢?”
不得不说,陈正泰这一番安排倒是头头是道,李承乾便打起精神道:“是啊,最重要的还是大食人的情报。可是我们对大食人,可谓是一无所知,若是重新命细作去打探,只怕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正泰啊,你鬼主意虽然多,只不过,论起来,这事儿……还是觉得有些不甚靠谱啊!”
陈正泰却是笑了笑道:“你就别操心这个了,谁说没有大食人的情报呢?在我看来,这情报都是现成的。殿下信不信,我一天之内,就能把大食人的信息,挖掘得他们穿不穿内裤都知道。”
李承乾:“内裤是什么?”
“呃……”陈正泰一时无语,老半天才道:“亵裤。”
李承乾白他一眼:“不正经的东西。”
“不过……”李承乾随即道:“孤可不信,难道你还有千里眼和顺风耳不成?”
陈正泰一脸自信,嘿嘿一笑道:“你等着,来人,给我去给长史武诩捎个口信,让她将手头的事全部放一放!告诉她,一天之内,我要搜集所有关于大食人的消息。”
“武诩?”李承乾诧异道:“武诩乃是大食人?”
“不。”陈正泰摇头:“到时殿下就一清二楚了。”
李承乾倒是当真的来了浓厚的兴趣,对于这个计划,说实在的,李承乾是觉得不甚可靠的。
这倒不是他不相信陈正泰,而是觉得……这里头有太多的难题需要解决,而是这些难题,太难了!
可看陈正泰老神在在的样子,他便不禁在想,且看他当真能不能拿出大食人的情报出来,一天……飞天遁地也不可能。
于是李承乾就道:“明日孤便去寻你,且看看你的手段。”
…………
陈家的书斋里,已是灯火通明。
陈正泰早去睡了。
可武诩却是被油灯熬红了眼睛,她的案牍上,却是堆砌着数不清的文牍,每一个文牍,武诩都在进行查验和整理。
而后,她将有用的东西,记录下来。
到了清早,陈正泰似起了个大早,他兴匆匆的进了书斋,正好见着武诩昏昏欲睡的样子。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第六百零五章:世上最大膽的計劃
武诩抬眸看了一眼陈正泰,此时武诩的眼睛,已是熬红了,布满了血丝。
陈正泰不禁道:“不是说不急吗?迟一些也是可以的,你现在还是先去好好睡一觉吧。”
“刚刚整理妥当了。”武诩道:“何况恩师急着要,这是大事,不能耽误了。”
陈正泰对于武诩办事,还是很放心的,因而又催促她先去睡了,而后才低头看着武诩搜罗的资料。
过一会儿,陈福便来禀告:“太子殿下来了。”
“这个家伙。”陈正泰自是知道李承乾的心思,摇摇头,忍不住道:“今日来的倒是很快,若不是武诩通宵达旦的完成了任务,只怕还要被他看笑话。”
“我就不去中门迎了,让他自己来吧。”陈正泰坐下。
静候了片刻,便见李承乾疾步进来,口里道:“疯了,疯了,宫里都挂了祈福的平安牌了,母后昨夜还沐浴更衣,去了明堂里焚香祝祷呢,说是要为玄奘和尚祈福。你看看……这和尚……真是搅得天下不宁啊。正泰,你说说看,平日里天下死多少人,都没人关注呢,就这么一个和尚……”
陈正泰叹了口气道:“别说了,跟着玄奘的一行随扈,我们陈家人就有十几个人呢,和那玄奘一道,都被大食人一锅端了,可也不见……人们为他们祈福。我尚且都没有痛不欲生,殿下还有什么不满的?”
李承乾一听,咧嘴乐了,此时他心里稍稍平衡了一些,惊喜道:“为何你不早说!你早说,孤也不至于如此不忿了。可见这世人,也并非只是厚那和尚薄那寻常百姓,你们陈家也没好多少,都是可怜虫。”
陈正泰心里想,这便是宣传的厉害之处啊。宣传可以让人忽视每日因为饥饿和疾病而死去的皑皑白骨,可以忽视这么多也应当去关注的人,可是宣传也可以让天下千千万万的人,心系一个和尚。
那些家伙们,显然是用力过猛了。
当然,若是起初,只是世族的舆论,可到了后来,显然事情已经失控了!
大量的僧人站了出来,此后又带入了大量的香客。紧接着,这长安里的天潢贵胄,皇亲国戚,包括了王侯将相们,为了显露出自己的慈悲,纷纷来蹭这热度。
现在连长孙皇后也参与其中,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李承乾随即道:“别说这些了,赶紧的,你所说的大食人的情报呢?”
“都在此了。”陈正泰点了点案牍上一沓沓文牍:“花了一夜才整理出来的,还有……这边还有舆图,以及他们的王都布置图。”
李承乾吓了一跳,惊得眼睛都瞪大了:“当真有?不是吧?莫非你真有千里眼?”
陈正泰很认真的道:“不是,而是……昨日,我吩咐了武诩,武诩随即便让人去各家搜罗有用的讯息,这在长安的各家世族,纷纷将他们搜罗到的讯息送了来。只是这些讯息,真假难辨,而且有的简陋,有的详细,需要武诩好好的甄别一番,方才能确保所有讯息的真实性。”
李承乾大吃一惊:“世族?这些世族……搜罗这么多大食的讯息做什么?他们又从哪里搜罗来的这些?”
陈正泰便道:“很简单,可以通过大食人的商贾。还有一些人,买通一些人进入大食。除此之外,还有波斯的朝廷,提供的讯息……甚至还有人偷偷潜入,探勘出来的资料……总会有办法的。”
“他们此前……就干这个?他们干这个做什么?”李承乾更是觉得匪夷所思。
换做从前,若是李承乾知道这些世族们干这个,十之八九会认为这些家伙们吃饱了撑着的。
当然,陈正泰是很清楚内情的。
打通了西域,丝绸之路的商道其实已经开始慢慢的出现了,世族们对于这些买卖,很是热心,再加上公羊学的影响,让不少世族的子弟们,对于效仿班超和张骞兴趣浓厚。
这些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啊,到处以商会和其他的名义,刺探各国的军情。
尤其是在尝到了高昌的甜头之后,这样的事变得非常的活跃。
世族们宛如一群饥渴求知的孩子,贪婪且急迫的想要了解西之外的世界。
人在西域之后,世界观已经改变了。
他们开始慢慢意识到,原来自己并非置身于‘中土’,天下的广袤,通过许多波斯和大食还有天竺的商贾交流之后,让他们对于一切外界的事物产生了好奇。
这样的事,早就在悄然的进行了。
甚至已有不少人,伪装成商贾,潜入西境,四处打探,他们无孔不入,似乎一直都在做着准备。
而现在,陈家一声令下,他们便很乐意提供一切有价值的东西。
当然……这些讯息并非是完全准确的,此时便需要借助武诩了。
武诩聪明,而且细心,她能通过无数的资料进行相互佐证,而要确保消息的真实性,只需要史学的那一套孤证,立即可筛选出有用的讯息出来。
此时……舆图,王都的位置,风土人情,以及国策,甚至包括了大食人的某些防线布置,这包罗万象的讯息,可谓是应有尽有。
李承乾看得眼睛都直了。
他低头细细地翻阅着文牍,啧啧称奇,又低头去研究舆图,忍不住道:“这大食的疆土,竟是如此的广袤,倒是让人没想到,孤还以为,他们和游牧的突厥人一般。噢,我终于明白为何他们要针对玄奘这僧人了,原来……”
陈正泰笑呵呵的道:“好啦,你看……这情报大抵都有了,接下来……便要制定出一个周密的计划了。除此之外,只怕还需和波斯人合作。当然,这个放心,波斯人显然是很乐意合作的,这个包在我的身上。”
李承乾此时已稍稍有了一些信心,他决定好好听陈正泰的安排。
不过怎么说,即便是行动失败,损失也不会很大,这毕竟不是大规模的征战。
“人选呢?谁最可靠?”李承乾看着陈正泰:“还有……利用什么器械,又怎么堂而皇之的,进入这大食人的国境,最好……能够靠近国都。”
“有一个办法……”陈正泰凝视着李承乾:“陈家可以派出使团,就以希望能够赎回玄奘的名义,对他们宣称,我们带来了大量的奇珍异宝,如此……便可堂而皇之的靠近他们的王都了。”
李承乾皱眉起来,十分不认同地道:“这岂不是长了他们的士气?我大唐岂可对区区大食人俯首帖耳!”
陈正泰便道:“这只是宣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