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超維術士 線上看-第2582節 一個承諾推薦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我如果不说呢?”
随着话音的落下,空气蓦然间变得静寂,明明黑伯爵什么也没做,可众人却感觉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压力。
这不是威压,也没有能量波动,纯粹是巫师的实力达到某种高度后,借世界意志的势,制造出来的压迫感。
而能借世界意志的大势,绝对已经开始在法则之路上走的很远了。这是一条步入传奇的路。
黑伯爵突然这么做,显然是在提醒众人,他虽然之前很配合,但可别把他的配合当成理所当然,别忘了,他是一位距离传奇仅有一步的巫师。
安格尔距离黑伯爵最近,感受也最深。而且,黑伯爵本身也是冲着安格尔来的。
不过,黑伯爵没有伤人之意,所以安格尔倒是没有受伤,只是脸色有些泛白。
黑伯爵淡淡的,再次重复了一次:“我如果不说,你又如何?”
话毕,没等安格尔回话,一道脚步声传入了他的耳中。
回首一看,却见多克斯面色沉凝的走了进来,眼神带着谨慎,对着那漂浮在半空中的石板。
安格尔看多克斯的神情,就知道他的意思。
黑伯爵纵然可怕,但这毕竟只是一个鼻子,多克斯和安格尔联手,不说能拿下他,但绝对不会落于下风。
而这个计划,是多克斯在来之前,就和安格尔商量好的,若是真的出现对峙,他们就共同对付黑伯爵。
看着神色坚定的多克斯,安格尔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这家伙脑袋里就只剩下打架吗?
黑伯爵还什么都没做,他们也还没有进入地下迷宫,就要搞到剑拔弩张,这家伙根本是来捣乱的吧?
安格尔赶紧用眼神制止了多克斯继续前进,同时说道:“想要再次受契约反噬,你就进来。否则,就出去。”
多克斯一听,立刻止步。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他相信安格尔绝对有办法,诱导他在契约光罩里说谎。
而且,安格尔制止了他,也意味着还没到撕破脸的时候,多克斯也不笨,打了个哈哈:“你们继续聊。”
多克斯又灰溜溜的离开了契约光罩。
黑伯爵虽然没有脸,但安格尔能感觉到,他刚才绝对在打量多克斯,估摸着,也猜测出他们之间的暗中约定了。
不过,黑伯爵并没有说什么,显然对他而言,这种被人防备警惕,早已司空见惯了。
“大人当然可以不说,这是你的自由。就正如,我也有关于这个遗迹里没有说出来的秘密。不过,我可以确定,我所隐藏的秘密,不会影响探索。”
黑伯爵:“所以,你还是打算让我说出来,这件事是否影响探索?”
安格尔摇摇头:“大人愿说就说,不愿说也无妨。不过,我希望大人能给我一个承诺。”
黑伯爵:“你在向我提要求?”
安格尔:“不是提要求,而是作为领队必须要为队员安全着想的承诺。”
黑伯爵沉吟片刻:“你说。”
在黑伯爵的想法中,安格尔估计就是提一个类似不得内部互相攻伐的承诺。这个承诺,他早在来之前就说过,至少会保他们无恙,所以他不介意再次说一次。
然而,安格尔接下来说出的话,却是让黑伯爵大出意外。
“我希望无论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大人看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样的情报信息,都不能以任何方式联系自己身体其他器官,也不能将他们召来,更不能以真身来到。”
“况且,这里的遗迹,也撑不住大人的真身。”
安格尔提出的要求,连多克斯都有些惊讶……安格尔要这个承诺,是预料到什么了吗?这个遗迹对诺亚一族其实非常重要?重要到,真身可能都会到来。
黑伯爵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轻声道:“你似乎比我想象的还更了解这遗迹?这遗迹与我们诺亚一族有关?”
“我不知道。”安格尔:“但从黑伯爵大人主动提出来,我心里有些猜测。”
安格尔的回答,并没有惊动契约光罩的反噬,说明他的确不知道这遗迹是否与诺亚一族有关。
黑伯爵暗忖:难道真的是预感?
是不是预感可以暂时放一边,关于安格尔的要求,要不要答应呢?
如果这里真的与诺亚一族息息相关,他这一个部位,恐怕真的处于弱势啊……
安格尔:“大人迟迟不言,是对自己不自信吗?”
黑伯爵很明白,安格尔这是在用激将法。平时倒是没什么用,但在契约光罩之下,却是有些束手束脚。
因为,他无法确定自己说出“我很自信”后,契约之力会不会反噬。
权衡再三,黑伯爵在内心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点点头:“可以,我答应你。”
安格尔本来都想亮出底牌了,真要比后援,他的后援可一点不比黑伯爵差。在契约光罩之下,完全可以证实安格尔的话,给黑伯爵施压。
但现在看来,多克斯的话倒是说对了,契约光罩反让黑伯爵作茧自缚。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来的是黑伯爵的鼻子,如果是他的脑子或者手脚,就另说了。毕竟,脑子再怎么也比鼻子的思绪转的更快。
思及此,安格尔立刻露出灿烂微笑:“既然大人答应了,那大人愿说不愿说,就是你的自由了。”
黑伯爵总觉得安格尔此时的笑容有些刺眼,索性偏过石板,不想看他。
安格尔也不在意,反是继续问道:“大人真的不考虑说一说,你隐藏了什么消息吗?”
黑伯爵冷哼一声,却是不答。都答应了一个承诺了,凭什么他还要将隐藏的消息说出来?
安格尔:“大人不愿说是你的自由,不过,我或许可以猜一猜?”
“应该是与诺亚一族相关的信息吧?”
黑伯爵依旧冷哼,只要是正常人,听过他们之前的谈话,就绝对能猜出他隐瞒的肯定是与诺亚一族的信息。
“诺亚一族不愧是大家族,这么久远时代就有传承。”安格尔感慨一句:“不过说来也奇怪,这群信仰镜之魔神的教徒,为何会在桌上刻上与诺亚一族有关的信息呢?”
多克斯:“说不定这群教徒口中所说的某个机构的主宰,就是诺亚一族的先辈呢。”
安格尔可以确定,多克斯的这句话绝对没有灵感加成。甚至于他的这句话,安格尔都不敢接话,因为他知道诺亚一族的先辈,估计就是那个奥古斯汀,而那位可不是什么主宰。
如果接话,肯定会被暴露在契约光罩下。
安格尔沉默不言,装作思考。
实际上,他也真的是在思考。
他记得从魇界奈落城里得到的情报中,奥古斯汀似乎恋慕着一位叫做玛格丽特的女士,而玛格丽特也对奥古斯汀有点意思。
而玛格丽特的父亲——富兰克林,则是悬狱之梯的监狱长。
悬狱之梯……监狱……监狱长……
这个悬狱之梯应该算是奈落城的一个重要机构吧?那富兰克林作为监狱长,算是一位主宰吗?
想到这,安格尔心中生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或许,这群镜之魔神的信徒,想要冲击的机构就是悬狱之梯!否则,莫名其妙提到诺亚一族做什么?当时的诺亚一族,当时的奥古斯汀,可不是现在这般庞然大物。
而与奥古斯汀最有关系的,就是玛格丽特所在的悬狱之梯。
不管这个猜测是对是错,安格尔暂时先记在心里,等找到入口就知道真相了。因为按照黑伯爵的翻译,镜之魔神的信徒提到过,这个地下教堂距离那个机构不远。
真是悬狱之梯的话,那安格尔算是撞大运了。因为他对地下迷宫其他地方不熟,但对悬狱之梯可是非常熟悉,他修行的引导法,也是在悬狱之梯里获得的。
在安格尔思考的时候,黑伯爵开口道:“我该翻译的都翻译了,现在到你了。这个桌面正中间的,应该是魔纹吧?”
黑伯爵能看到其中有一些魔纹,但总感觉又有些不对劲,似乎有断截,就像是断断续续的纹路。所以,他才会用“应该是魔纹”这种不确定的口吻。
众人也看向安格尔,字符他们了解了,可入口在哪,字符并没有提到。那么会不会在这个纹路上,有所提示。
“这的确是魔纹,不过,它不是平面的魔纹,是一种深入到桌面内部的立体魔纹。”安格尔指着其中看上去像是“断截”的纹路道:“这些魔纹的整体,是刻绘在桌面内部,所以光看表面似乎就只有一截。”
听到是立体魔纹,众人也反应过来了。他们也听说过这种魔纹的手法,是一种相对复杂且隐蔽的魔纹。
多克斯:“我听说立体魔纹,如果有实物的话,对魔纹术士来说,不难辨别,但是现在实物已经没了,你有办法辨别吗?”
安格尔下意识的想要说“不知道,但可以试试、我会尽最大努力”一类的谦词,但话都到嘴边了,感受到周围涌动的契约之力,安格尔心中咯噔一跳,契约之力可不会分你是不是谦虚,它只认真话与假话。所以,安格尔连忙改口:“有办法,给我点时间。”
顿了顿,安格尔道:“这里不是破解魔纹的好地方,我们先回地下教堂,从字符上的说法,入口如无意外,应该就在地下教堂里。”
这点,黑伯爵也是同意的。如果入口不在地下教堂,那群魔神信徒没必要特意修在这里。
说走就走。
黑伯爵收起了契约光罩,然后沿着长廊,走向了地下教堂。
此时的地下教堂,灯火通明,又恰逢开伙的时候,各个房间里都是炊烟缕缕,饭菜以及肉香,让整个地下教堂充满了比之前还要浓重的烟火气息。
“这些人是完全没考虑空气流通的吗?”瓦伊似乎并不喜欢烟火的气息,皱着眉道:“但凡考虑过,他们也该发现那张铭文卡了。”
“你又知道他们没考虑过?只是有些时候,糊涂点好。”多克斯随口杠了一句。
虽然是抬杠,但安格尔觉得多克斯可能说的没错。别看不休老头一直笑眯眯的,可那只是表象,要知道其他人面对超凡者,都露出了惊惧,而不休老头却表现的很镇定,敬意与尊称也只是礼节,从其眼神中可以看出,他绝对是一个冷静且睿智的老人。
一个当家做主的睿智老人,会不考虑通风问题?不可能的。
他肯定知道什么,只是装着糊涂罢了。
和瓦伊有些不同的是,多克斯似乎很喜欢热闹的场面,这种烟火气息他完全不讨厌,甚至笑眯眯的走上前,找人要了个烤肉腿吃。
一边吃,多克斯还一边感慨:“游商组织对这些冒险团倒是挺好,肉是好肉,蔬果也不缺。若是有酒,那就更好了。”
多克斯的感慨声音特别大,就像是专门说给别人听的。
没过几秒钟,不休老头笑眯眯的走过来:“大人,物资库里还有几瓶黑莓酒,不知大人要不要试一试?”
多克斯嘀咕了一声:“黑莓酒,这不是给女人喝的酒吗……算了,有酒喝就好,物资库在哪,走走走!”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超維術士-第2582節 一個承諾展示
多克斯完全没管其他人,自个乐悠悠的就跟着不休老头走了。
安格尔也懒得管多克斯做什么,转头对其他人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既然桌面上都用了立体魔纹,那你们不妨再去看看,有没有看上去像纹路,但断截的地方。这里,或许藏着一个立体魔纹所组合的魔能阵。”
众人想想也对,之前他们在搜索的时候,专挑完整的纹路看,自然没有什么发现。但如果是立体魔纹,只露出外面一小段,说不定还真的有。
思及此,众人各自寻了一个方向,开始了探察。
至于安格尔,再吩咐完其他人的工作后,他则重新回到了一层大厅的领台上。
用幻术,还原了当初矗立在这里的讲桌。
他静静的看着讲桌上的魔纹,脑海里已经展开了立体的模拟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