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第五百四十一章 修煉界最強的靈尊熱推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身具“魔灵体”,钟文对于自己的战斗直觉拥有着绝对的信任。
因而,在感受到危机的那一刻,他猛地双腿一蹬,没有丝毫犹豫地弹地而起,瞬间向后飘出数丈。
几乎就在同时,一道凌厉绝伦的剑气从他原本所在的位置一闪而过。
这一剑横空而来,如同天外寒光,破碎虚空,气势之盛,竟是前所未见,若是闪躲得稍慢半分,钟文就会毫无疑问地被这道剑气切中脖子。
而更令他感到惊讶的是,剑气只是擦着身体而过,自己的胸前却还是被划破了一道浅浅的口子,鲜红的血液顺着伤处汩汩而下。
居然可以伤到我!
钟文心头剧震,只觉这这一剑的威力,实乃生平仅见,较之“天剑山庄”大长老剑以城的剑气还要霸道许多,竟然能够突破自己经过地龙心血二次强化的肉身。
“居然躲过了?”
远处的树林之中,传来一个淡漠的嗓音。
钟文连忙抬头望去,只见一道瘦长的身影缓缓自林中踱了出来,白色面具,黑色长袍,胸前一副红白两色太极阴阳图,穿着打扮与天璇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便是手上的那柄长剑。
剑身长约四尺半,剑托与剑柄处呈精致的月牙形,包括剑刃在内,从头至尾一片漆黑,竟是没有半点杂色,仅从剑刃散发出的傲然深邃之气,便可知此剑绝非凡品。
又来一个!
看清来人着装,钟文心头一凛,紧紧盯视着这名偷袭之人,注意力瞬间集中到了顶点。
他可以肯定,对方并非圣人,修为至高不过入道灵尊。
然而,黑衣剑客只是站在那里,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便给钟文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种压迫感,这种窒息感,这种颤栗感,较之凌霄圣人,竟也不遑多让。
“天枢!”
天璇勉强支起半边身躯,对着黑衣剑客惊呼一声,“你来做什么?”
即便为此人所救,天璇的语气之中,却听不出丝毫感激之意,硬要说的话,反倒隐隐有些厌恶和嫌弃的味道。
“‘玄天宝镜’太过重要,上头担心你又要搞砸,所以派我来瞧一瞧。”黑衣剑客“天枢”淡淡地答道,声音低沉而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我不需要你帮忙!”天璇就如同被踩到尾巴的老虎,瞬间炸毛,“赶紧滚!”
“是么?”天枢遭他恶语相向,却并不生气,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可你看上去似乎快要挂了。”
“老子的死活,不用你管!”天璇激动地挥舞着右臂,若非受了重伤,只怕就要爬起来动手驱逐。
“你的死活,与我何干?”天枢缓缓说道,“我关心的,只是‘玄天宝镜’的下落,镜子到手了么?。”
“……我正在找……”被天枢这么一问,天璇的声音登时弱了几分,显得十分没有底气。
“果然失败了么?空负世间最强的体质,却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真是个废物!”即便是斥责辱骂之言,从天枢嘴里说出来,都如同棒读一般,总感觉少了那么一丝味道。
“你特么……”天璇待要怒骂,才一张嘴,便觉喉咙一甜,忍不住“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这些人,居然知道“玄天宝镜”!
他们残害达拉族人和金羽大鹏,竟是为了这先天灵宝?
耳听两人之间的对话,钟文心中涌起滔天巨浪,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静静躺在他戒指里的“玄天宝镜”,仿佛忽然沾满了鲜血,变得无比沉重。
无穷无尽的怒火在心底燃烧,钟文感觉体内的每一根血管都在涌动,每一条神经都在发热,心脏跳动的频率越来越快,几乎要从喉咙口蹦出体外。
他的性格虽然平和,却算不上心慈手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手底下也曾葬送过不少人命,当然,都是男人的性命。
然而,两辈子加起来,即便算上前世那个一肘子将自己送入湖底的落水少女,他却从未如此刻这般痛恨过一个人。
游戏可以输,天璇必须死!
钟文眼中闪过一丝戾色,脸上却露出灿烂的笑容,声音无比温柔:“你们在找‘玄天宝镜’么?”
“不错。”天枢的目光瞬间落在他身上,“你也知道那面镜子?”
他的声音平静淡然,就仿佛在与好友聊天一般,哪像是前一刻还拔剑相向的敌人。
“那可是一面八边形,背后有副阴阳太极图的铜镜?”钟文眨着眼睛,故作天真地问道。
“小子,你果然知道镜子在哪里!”强撑着身躯的天璇厉声喝道,“还不快从实招……”
“小兄弟,你可知道镜子的下落?”不等天璇的威胁话语说完,天枢便硬生生地插嘴道。
天璇没料到竟会被天枢粗暴打断,不禁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总算顾及到“玄天宝镜”兹事体大,好容易才将到了嘴边的脏话硬生生咽了下去。
“知道啊。”钟文老老实实地答道。
“在哪里?”天枢追问道。
“在……”钟文拖长声音,憋了是数个呼吸,脸上忽然露出戏谑的笑容,“不告诉你!”
“是么?”天枢本就淡漠的嗓音瞬间冷若冰霜,他缓缓抬起右手,掌中的黑色长剑似乎微微动了一下,“不说么?”
“噗!”
钟文胸口的剑伤忽然爆裂开来,湍急的血箭喷涌而出,泼撒在四周地面之上。
他的体质惊人,适才被剑气划破的伤口本已恢复了七七八八,却不知为何再次开裂,伤势竟然比先前还要严重了数分。
什么鬼!
钟文只觉一阵剧痛自胸口袭来,不觉吃了一惊。
他既没有看清天枢出手,也没有看见什么剑气灵光,伤得莫名其妙,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镜子在哪里?”天枢又一次淡淡地发问道。
“都说了,不告诉你。”钟文咧嘴一笑,周身忽然光芒大作,紫气缭绕,体表布满了一道道金光闪闪的玄奥灵纹,竟是将这些日子与“钟文二号”苦肝通宵堆砌出来的“灵纹炼体诀”催发到了极致,“一大把年纪,听不懂人话么?”
体内的“一气长生诀”在“紫气东来”的加持下飞速运转,破裂的伤口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
若是让南宫灵和冷无霜等人看见了,只怕要惊叹钟文的肉身,简直可以和神秘黑衣人“开阳”相提并论。
“防御灵技么?可笑!”天枢瞥了钟文一眼,对于眼前金光紫气交相辉映的耀眼景象似乎并不如何吃惊,他握剑的右手再次轻轻一挥,动作之快,几乎难以用肉眼捕捉,在甘暮云等人看来,他的手自始至终,似乎都未曾移动分毫。
“嗤!”
钟文对于金黄色的“灵纹炼体诀”抱有极大期待,因而当他看着自己胸前再次裂开,伤处深可见骨,鲜血喷洒而出,而肌肤表面的金色灵纹却毫发无损之际,心中的惊愕,当真难以用语言来描述。
他的剑气,竟然能够透过防御灵纹,直接攻击到我?
一想到对手可能拥有“无视防御”的能力,钟文只觉头皮发麻,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剑客,再也不敢存有丝毫轻视。
天璇双手撑住地面,吃力地挪动到一块山石旁边,将背脊靠了上去,又转身看向战场。
可惜,不能亲手结果了这小子!
瞥见钟文脸上惊讶的神情,他不禁暗暗感慨道。
早在天枢出现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钟文和他身旁那三个美貌女子,都将无一例外地命丧于此。
只因天枢这个称号,象征着至强,象征着无敌!
即便高傲如他,在内心深处却也不得不承认,若是自己和天枢单打独斗,绝没有半分胜算。
这个男人,是组织里最强的入道灵尊,换言之,也是整个修炼界最强的灵尊!
没有之一!
天璇与金奎,天玑与修武,开阳与阿益,瑶光与阿梁,……
组织里每一位拥有特殊体质的高手,都会和一个普通灵尊搭档,以两人一组的形式外出执行秘密任务。
用首领的话来说,搭档的作用,就是在万一特殊体质遭遇不幸的时候,负责回收尸体。
就算“神之瞳”变成了尸体,也决不能落在外人手中!
某一次出任务之前,天璇无意中听见了首领和金奎之间的对话。
他并不如何生气。
首领的表述缺乏温度,却又真实得令人心生敬意。
天璇相信,同样的话,他一定也对修武、阿益、阿梁和七杀等人说过。
然而,凡事总有例外,组织里的特例,便是天枢。
天枢总是独来独往,孑然一身,不曾与任何人组队,而首领也从未对此表达出异议。
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他足够强大,强大到了连素来谨慎的首领,都不认为他会遭遇“意外”。
正如同此时的天璇,无论心中如何讨厌天枢,对于他能够杀死钟文这一点,却从不曾有过丝毫怀疑。
讽刺的是,至强的天枢,所拥有的体质却并不出众,远远无法和“神之瞳”相提并论。
那个幽灵呢?
思绪万千之际,天璇忽然想起了那个令自己狼狈不堪的白色光人,连忙施展“天听”,双目中射出两道锥形金芒,来回扫视四周。
只见白色光人已经蹿至钟文跟前,周身同样灵光闪耀,紫气环绕,竟然以自己的躯体当做盾牌,试图阻挡天枢的剑技。
“你这肉身倒是了得。”
只听天枢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即右臂再次微微晃动了一下。
“嗤!”
钟文只觉胸口的伤处尚未愈合一半,便再次开裂,发出“咔嚓”声响,钻心般的疼痛阵阵袭来,竟是连胸骨都被斩断数根,不断喷洒的血液,早已将四周地面统统染成了深灰色。
而挡在身前的白色光人却毫发无损,就好像并未遭受到攻击一般。
真的无视防御!
一路走来,钟文也曾与不少顶尖强者交过手,甚至还和当世七大圣人之一的凌霄圣人斗了数个回合,却从未感觉有任何一个敌人,如眼前的天枢这般捉摸不透,难以应付。
他的脑筋飞速运转着,试图解析出天枢的能力。
“还不说么?”天枢的眼神,忽然落在了他身旁的叶青莲、江语诗和甘暮云身上,“这样如何?我问你一次,若是你不回答,我就杀死她们三人中的一个。”
钟文面色一变,大呼不妙。
“镜子在哪里?”天枢缓缓举起右手,一股恐怖的气势自他身上散发出来,凌厉的剑意仿佛要将苍天捅破,将大地刺穿。
钟文强忍着胸口的疼痛,双膝微微弯曲,眼睛紧紧盯视着天枢手中的长剑,精神在这一瞬间集中到了顶点。
“为了一面镜子,你连自己女人的性命都不顾了么?”天枢见他没有回答的意思,手中长剑忽然凌空劈下。
一道疾如闪电的剑气划破空间,挟着斩灭一切的威势,以完全超越了肉眼捕捉能力的速度,直奔江语诗而去,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意思。
几乎就在同时,钟文也动了。
在“魔灵体”的作用下,他的思维速度被提升到了极限,眼中灵光闪动,将天枢的抬手,举剑,收肩,挥臂等每一步动作都牢牢捕捉,送入大脑之中,不断地拆分,解析,乃至预判。
他的目标是……傻妞!
钟文脚下一晃,身形化作一道白色虚影,瞬间挡在了江语诗面前,周身灵纹遍布,金光大闪。
“嗤!”
这一回,天枢的剑气却未能穿透阻碍击中江语诗,而是直接斩在了钟文小腹之上,锋锐的寒光与金色灵纹撞在一起,仅仅僵持了千分之一个呼吸,便轻而易举地突破防御,在钟文肚皮上划出了一个长长的口子,淋漓的鲜血瞬间将白色长衫染红。
胸口与小腹处的血迹扩散开来,汇聚一处,钟文的身前登时鲜红一片,远远望去,犹如一个血人,直教人触目惊心。
“小贼,你……”
眼见钟文为了保护自己,被天枢斩得皮开肉绽,血流不止,江语诗芳心一颤,眼眶微微泛红,满腔的柔情与担忧交织在一起, “你不要紧么?”
晋升灵尊以来,她自觉实力大进,与天下英雄都有了一较高下的资格,然而天枢的那一剑,却彻底打破了她的认知和幻想。
就在他挥剑斩来的那一刻,江语诗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实力,是何等的微不足道。
面对这一剑的速度与威势,她竟然生不出丝毫抵抗之心。
然而,这可恶小贼却毫不犹豫地挡在了自己跟前,用血肉之躯筑成一道坚固的墙,硬生生地扛下了这惊天动地的一剑,将她牢牢守护在了身后。
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触碰到了心底最柔软的部分,此时此刻,她愣愣地望着钟文,眼中只剩下这个白衣少年,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人、任何事。
“好快的反应!”天枢的声音里,罕见地透出一丝赞许。
他口中说话,身形却在须臾之间,出现在另一侧的叶青莲跟前,手起剑落,竟是要趁着钟文保护江语诗之际,对这名青衫美女发动突袭。
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次挥剑,力量、速度却俱臻巅峰,威势之强,竟已隐隐超越了灵尊的范畴。
凌厉绝伦的剑气自黑色长剑表面暴射而出,如同咆哮的雷霆,怒吼的巨龙,直扑叶青莲娇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