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兩界修 txt-第308章 強行要人

兩界修
小說推薦兩界修两界修
因为不知道陆晨此行的目的,又猜不到他说这话的意思,福莱希斯曼竟然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是另外一个人倒是回答的很爽快。
“阁下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我们必定知无不言!”
说这句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跟陆晨一起来的安德鲁斯卡,现在在他的心中,陆晨的地位又上升了不少,能给自己在修炼路上指点的人,怎么能不懂得报恩呢。
福莱希斯曼也没了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有什么事情,请问,我知道的一定相告!”
陆晨满意的看了看这两个人,他现在对安德鲁斯卡那个老头子的印象越来越好了,要不是他是教会的人,他恨不得把他当成李海峰来看待了,毕竟在这里多一个战友多一分助力。
陆晨身子稍微坐直了一些,然后看了看二人,手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到现在为止,他才注意到这两个人到现在为止,还站在原地。虽然在仙界,即使对方给自己下跪也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可是这毕竟是在凡界。
福莱希斯曼惴惴不安的坐了下来,因为没有找到那个自己一直以来依赖的那个强大存在,即使对自己的实力再有信心,也不可能在比自己强出好多倍的强者面前太放肆。虽然他知道现在的一些修炼强者基本都不露面,但是一旦露面那就是天翻地覆,即使现代科技如此发达,有些事情也是人力所不能及的。
“我来你们的国家,本身也没有想给你们找麻烦,只是过来找个人而已,如果你们能帮忙,我会非常感激!”虽然这话不像是陆晨的性格,但是能通过和平手段,谁又想得罪太多的人呢。
福莱希斯曼可不傻,陆晨这话一出口,他就知道陆晨要找的是谁,只是那个人的牵扯太大,可不是他一个人能做主的,即使跟罗斯费勒德家族翻脸,如果他们跟那些势力有瓜葛的话,也是件麻烦事。
“阁下是指上次在罗斯费勒德家族庄园内说的那个人吗?”
不管怎么说,福莱希斯曼都要问一下,既然对方能派出一个陆晨这种修为的人过来要人,那就不怕他们西方修炼者的势力。如果真是上升到那个层次的争斗,他还是不要干涉的好,因为他不想做第一个牺牲品。
自己好不容不易修炼到这个层次,能做到返老还童。这也就等于真正摸到了修炼的门槛,只要没有生老病死的担忧,不出什么意外,给自己千年时间,他也许也能达到那个层次,但是前提是现在不能被人弄死。例如眼前这位就有弄死这个本事,如果自己的灵魂被灭掉了,那其他的就白扯了。
“是的,她叫陈小曼。你知道那个斯勒德在撒谎!”陆晨也没有跟福莱希斯曼客气,他不想再浪费太多时间。
“呃……这件事情我是真的不清楚,但如果阁下需要确认的话,这件事情我能帮忙!”
虽然不想被陆晨弄死,但是福莱希斯曼也留了个心眼,不清楚就代表这件事情跟自己没有关系,首先陆晨不能怪到自己头上,其次就是自己愿意帮忙,以后即使出了什么事情,可以说是被陆晨要挟的,总算他这个岁数没有白活。
陆晨的龙魂再强大,对于凡间人类的这些手段还是不能摸透的,毕竟自己在这里也没有多时间,跟活了两百多年的福莱希斯曼相比,这点道行就差很多。
“那好!我只想把人带走,其他的我可以不计较!你什么时间能带我去领人?”
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类阴谋论,陆晨讲话就是很直接了。
福莱希斯曼差点被陆晨的这句话噎死,自己想了半天的理由,就被人家这一句话给问住了。陆晨根本就不跟他打太极拳,直接让他给个时间,还真是歪打正着。他眉头皱了皱,思索了一会儿,那后抬起头看着陆晨说道:
“阁下,这件事情,我首先要跟斯勒德确认,您找的人是不是在他那里,如果在,我相信以我的话他也许能听的。”
“不用问,就在他那里,他的儿子已经亲口承认了,安德鲁斯卡可以作证!”
陆晨没有再给福莱希斯曼找理由的机会,他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安德鲁斯卡。
精彩絕倫的小說 兩界修-第308章 強行要人分享
安德鲁斯卡本来就是对陆晨那是无比敬仰,此时听到自己的偶像问起来了。他哪里敢瞎说,立马站了起来,看着福莱希斯曼说道:
“是的,教皇大人,当时库巴斯亲口说的,只是不知道后来斯勒德为什么不承认了!”
此时的福莱希斯曼真恨不得把安德鲁斯卡的嘴巴给缝上,人家不说肯定有他的理由,看来实在人有时候不禁自己吃亏,这害起别人来也不浅啊!他本来想给这个老家伙使个眼色,又担心他直接问自己使眼色的目的,想象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还是想想怎么回答陆晨吧!
只见福莱希斯曼咳嗽了两声,然后缓缓的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应该是阁下要找的人,可能库巴斯的确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只能问斯勒德了!”
听完福莱希斯曼的话,陆晨的眼睛眯了起来,才是他才发现这个福莱希斯曼说话似乎在绕圈子,自己本来就像让他找斯勒德要人,他在这里装什么糊涂。于是他在短暂的沉默之后,还是把自己的观点说了出来:
“那两个人我是一定要带走的,不管那个斯勒德放不放人!”
陆晨的这话已经把意思说的很明确了,福莱希斯曼也听明白了,最后不管他帮不帮忙,人家都要把人带走,以陆晨现在的修为,他豪不怀疑这个能力,要是真到了那个程度,不光是他不好收拾局面,恐怕一些老怪物也会责怪到他的头上。想到这里,福莱希斯曼不再摇摆,也是立马站了起来:
“请阁下放心,我这就打电话要人,如果他不给我就亲自己去!”
一阵急促的铃声把刚刚躺下睡着的斯勒德惊醒了。两个小时前,他刚刚结束那场漫长的会议,虽然最后也没有开出个所以然,但是最终留下的八个人还是达成了统一战线,不管用任何办法都要找到那个画家,然后最先找到的就可以拥有那比艺术基金,那可是个天文数字。
散会之后的斯勒德又想到那来自的东方的人过来找他要人,还对自己的儿子施了咒语,就气不打一处来。但是想到那个人跟教会的关系又有些担心,万一教会帮他出面要人怎么办,难道教皇福莱希斯曼不知道那个陈小曼的重要性吗?
想着想着,斯勒德便眯着了,直到到被这通电话吵醒。
睡眼朦胧的他拿过手机,瞅了一眼来电显示,困意顿时消退了一半,难道福莱希斯曼知道了陈小曼的事情,要跟自己私下里商量下一步怎么办?
“喂?教皇大人,您可来电话了。我想您已经知道关于那个……什么说谎!我怎么听不明白!要人?谁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