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定河山-第四百八十八章 首鼠兩端?熱推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而且虽说在海上,有狂风巨浪的威胁,诸洋也多有海盗出没。但海船的运量,却不是范剑商队那些骆驼可以相比的。总的来说,相对陆地上还是要安全的许多。桂林郡王府的商船队,可都是几千石的大船,相对于那些小的走私商人来说,自然要安全的。
一艘装满了瓷器、丝绸、药材的几千石大船,装满之后顶的上几千头骆驼。只要沿途不遇到狂风巨浪,将瓷器、丝绸、药材在南洋一倒手,回程的时候在装满南洋的香料,东瀛的珍珠、铜矿、金银矿,来回一趟便要祖安的钵满盆盈。
海上有狂风巨浪,在陆地上西去也一样有雪山大漠的阻隔。雪山高不可攀,干旱缺水的大漠,也一样吞噬了无数商队。海上有海盗,陆上的商队一样也要面对无数的马匪、强盗,遭遇杀人越货几率,更是远远的超过海上。海上桂林郡王府的船队,可是没有几个海盗敢劫。
可在陆地上的驼队,危险性可比走海上要大的多。走海路,至少没有沿途那些多如牛毛的关卡,以及需要打点的诸多部族。南洋诸国,也没有几个敢收桂林郡王府苛捐杂税。范家没有桂林郡王府,那样半官方支持,走危险性更大,更为艰难的西域,沿途全靠自己闯出来。
之所以能做的如此成功,除了本身便是江湖世家,门下伸手不低的弟子数量众多。一般的马匪、强盗,甚至是西域一些小国,都不敢打主意之外。更为重要的是,就是多年在情报上收集的成功。范家历代家主,能将生意做的如此之大,靠的就是这个。
能在桂林郡王府控制了全部海外通商权,另辟蹊径重新打通了丝绸之路。靠的可不单单是大齐,屡屡击败控制西域的回纥,逐退高原上的吐蕃诸部,重新控制了河西走廊。并且使得曾经在安史之乱后,控制了整个西域的吐蕃,彻底缩回了雪山以南再不敢南下。
很大一部分,靠的就是历代苦心积累情报。从分布诸蕃部族开始的陇右,一直到极西诸国。沿途那些部族首领,那个贪婪,那个可以收买为自己所用,那个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征服其他国家,范家都可谓是了如指掌。范府内这方面的资料与情报,甚至比镇抚司还多。
没有这些本钱,范家的商队又岂敢在征战频繁,失败的部族沦为马匪强盗遍地都是的西域,生意做的如此兴隆?其陆上商队,远到波斯、大食诸国,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与桂林郡王府隐隐抗衡?所以说,黄琼的这个要求,范家想要达成甚至可以说轻而易举。
范剑之所以为难,是因为眼下的范家内部纷争太大。自己兄长在返回范家之后,对于是否与面前这位英王搭上关系,范家内部一直争执不断。甚至达到了家主,也就是自己的爷爷,都有些压制不住的态势。虽说随着蜀王的“身亡”,范家内部的纷争小了一些。
但包括祖父在内,更多人还是打算在观望一段时间再说。毕竟与这些皇子打交道,风险性实在太大。无论站在那个皇子那边,风险都几乎是相当的。胜了未必得到什么好处,一旦失败范家面对的便是家破人亡。皇子争位,可没有什么祸不株连同党那么一说。
尽管以范家手中的资本,无论是到了那个国家,都依旧是锦衣玉食。但襄阳毕竟是范家的根基所在,历代祖先的陵墓都在襄阳。这个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舍弃的。只要在那位皇子没有占据绝对优势之前,范家都不会轻易的表态。至少在昨天之前,肯定是如此的。
这也是,自己在进入英王府之后,祖父为了保住范家,而不惜在明面上与自己断绝关系的原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这个漩涡里面的水太深,也太混了,作为家主的祖父不可能拿着全家人的性命,还有家族百余年来积累的财富,陪着范剑一同去赌。
眼下蜀王虽说倒了,原本主张投靠蜀王的那些人,现在基本上都闭上了嘴巴。原本手中掌握的一定权力,也被祖父借机连消带打给收了回来。可在范家,还有被其他亲王收买的人,家族内的纷争只是小了一些,却远还没有到彻底平息的地步。
虽说黄琼提出的这个要求,并不是什么为难之事。可如果真的按照黄琼提出的去做了,却代表着一个风向。这个建议,祖父未必会真的答应。哪怕这位英王,就算是代替皇帝去祭祀太庙,参与今儿的大朝会,但只要英王一天都没有登基,祖父一天就未必会下断言。
而调动家族之中的那些资料,没有祖父点头是根本就不可能的。而更有一点是范剑说不出口的,那就是他那位身为范家家主的祖父,还有他的爹娘、兄嫂,年前便已经到京了。除了兄长约自己见了一面,告之此事之外,祖父却是到现在也没有提出见自己的意思。
有近十年,都未在出襄阳一步的祖父,此次打破惯例在这个时候来京,貌似在表示出一些什么态度。可问题是他老人家来京了,却又迟迟都不肯与自己见面。让即便是聪慧如斯的范剑,一时也搞不清楚自己祖父,究竟是一个什么想法。
尽管首鼠两端,这句听起来实在有些大不敬的话,范剑有些不想说出口。但眼下祖父这个做派,给他的就是这个印象。可问题是祖父不提出见自己,也就没有办法去见祖父。就算去登门拜见,估计也一样见不到人。
而见不到祖父,没有祖父的首肯,家族中的那些资料都是别人无法调用的。尤其是自己这种,已经被开除出家籍的弃子,更是连根毛都摸不到,这才是范剑迟疑的原因。若是自己答应了却做不到,自己在英王心目中的印象会受影响倒还是小事。
若是英王因此,对整个范家的印象都产生了不好影响,那对范家来说才是大事。已经跟在黄琼身边一段时日的范剑很清楚,面前这位英王年纪虽轻,可却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主。最关键的,也是一个眼睛里面不揉沙子的主。
一旦真的对范家产生了不好的影响,在想挽回可就难了。尤其是眼下英王的地位,随着皇帝的一再破格对待,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以这位英王的手腕来说,一旦坐到那个位置上,就没有人能够再将他推下来。
而在范剑看来,贾权虽说也算的上足智多谋,话也能说到点子上。但在有些关键问题上,看的还不够透彻。英王可不是那个太子,表面上看似实力极弱,朝中几乎无任何的根基。但实际上,英王眼下手中可动用的底牌,远比其他任何一个皇子要多的多。
甚至就连当初的太子,与蜀王都未必及得上。表面上看,这位英王很少与朝臣交集。但却是内联永王,手中实际上握着永王手中的暗中势力。外联骁骑营,几万大军虽说未必都掌握在手中,但至少一部分都握在他的手中。
虽说缺席了虎牢关之战后的,郑州接下来的平叛与善后事宜。可与黄琼一同在骁骑营,待了一段时日的范剑知道。以这位主的城府和手段,要说在那段时间里面,将整个骁骑营都收入囊中,那是有些过了。可至少骁骑营的中下级武官,绝对大部分已经被其收入囊中。
便是原骁骑营都指挥使于明远,现任署理都指挥使的郭晨,虽说明面上还未彻底站到英王这一边,但心思肯定活跃了不少。尤其是经历过昨日祭祀,以及今日大朝会之后,想必彻底的投靠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二位别看都是武官,可都是聪明之人,脑袋瓜子灵活的很。
二人都与英王,在郑州有过一段时日的香火缘。而且二人,也都甚得英王看重。听说于明远的那个续弦夫人,还是英王一手保的媒。这二人,尤其是在朝中没有任何后台,全靠战功一点点硬打上来的于明远,不把握住这个机会那就真的怪了。
而于明远现在是河南路节度使,手中握着几万的地方卫军。郭晨署理骁骑营都指挥使,虽说还没有转正。可英王即将受命进宫理政,范剑就不相信英王会不为自己,这位在郑州统带过的部下争取?最为关键的是眼下虎牢关都统赵无妨,已经是彻底的投靠了英王。
扣人心弦的小說 定河山討論-第四百八十八章 首鼠兩端?熱推
英王在文官之中,嫡系看起来只有苏进与简雍。但范剑却清楚的知道,那些文官大部分不过是一向以上位者的意志,为己意的墙头草罢了。只要英王站在那个位置上,他们中的大多数暗中掣肘的事情也许会有,但公开敢站出来的反对恐怕没有一个。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定河山 ptt-第四百八十八章 首鼠兩端?閲讀
有了眼下这些底气,这位英王手中攥着的实力,远非任何一个其他皇子能够相提并论的。其他的皇子,又有那个本事,将手伸进四大营里面去。又有那个本事借机造势,将“自己人”安插到虎牢关这样的咽喉之地,安插到了河南路节度使这样京畿重地位置上?
想明白了这些之后,对于黄琼看向自己的目光,范剑咬了咬牙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心说自己还是主动去探视一下祖父,也正好摸摸家中那位老狐狸,眼下摆出这么一个不上不下姿态,究竟是一个什么态度。反正自己最大的损失,也不过吃顿闭门羹回来罢了。
见到范剑点头,黄琼与贾权对视一眼,却是不约而同的均摇了摇头。范剑虽说表面上,已经彻底的脱离的家族。但实际上其实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一旦涉及到范家,却是显得顾虑重重。与往日里举重若轻,一贯洒脱的态度浑然不同。
黄琼倒不是非要逼着范剑表态答应,因为黄琼本质上也不太想与范家,这种集江湖世家与商人世家家族,牵扯的太深。这种家族,用是肯定要用,但用太多了却未必是福了。因为这种世家与往昔士族并无不同,他们所谓的效忠不过是一种利益交换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