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妖女哪裡逃》-第一九四章 伏魔金剛(二合一六千字)看書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不占字数的PS:昨天书评区有点小争论,关于鲁班与墨子的,这里说明一下。
一,历史上的诸子百家没有公输家,这只是《秦时明月》的设定,开荒以前的书也写过,请大家不要套用于本书。
二,公输般与墨子对战的故事,出自《墨子》,是墨子后人增加的内容,用于宣扬墨家思想。
三,公输般没有想杀墨子,只是说“吾知所以距子矣,吾不言。”
四,本书设定是二人惺惺相惜,公输般被墨子折服,与墨家合流。
五,由于后续墨家的笔墨可能有点重,开荒挺在意的,所以特别说一下。
以下正文:
※※※※
李轩从藏器楼换来的中品法器,是一面护心镜。这是藏器楼新到的器物,可以嵌在‘六道伏魔甲’的胸前,增加防护能力与雷法神威。
然后他的六道伏魔甲也需更换了,虽然他升任六品伏魔都尉的文书还没有下达,可计功楼主已经给了他一张凭条,换取都尉级别的六道伏魔甲。
它的防护能力更强,护肩上的雕饰与胸前的兽纹,也换成了‘彪’。是一头凶残的老虎形象,也就是虎生三子,必有一彪的彪。
这件六道伏魔甲虽非是为他量身打造,却非常合身。他把‘夔牛夜光甲’穿在内层,两层甲竟严丝合缝。
关键是这甲增强的,就是冰雷二法。
然后他又将那具机关傀儡,从机关楼里面换了出来。
这是一个高达两丈的铁憨憨,全身都是钢铁质地,躯体非常魁梧,也很沉重。李轩按照机关楼主的指使,将真元与神念印入进去,就能够将之驾驭了。
别看这大块头走起路来呆头呆脑,‘哐哐’作响,可奔跑起来的速度却不慢。
李轩尝试着操控它一拳轰出,的确是七重楼境的力量水准。可由于这傀儡没有掌握武道之‘势’,实质的威力,只在六重楼巅峰。
然后它还有着简单的智能,平时李轩不用管,它会跟着李轩走,或者一动不动的站岗。遇到敌人袭击它与李轩,也会自发的反应。
他有两套固定的武学套路‘三十六路大伏魔剑’与‘天罡破魔大法’,可以视情况施展,具体的施展效果,李轩还没看过。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这机关傀儡的胸前,有着‘伏魔金刚’四字——这想必就是那位当代鲁班,给它取的名字了。
李轩感觉很惊奇,他真不知这个世界的机关师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这种层次的人工智能,即便他来的那个世界都没能够实现。那些所谓的‘机器人’,连正常行走都是个老大难。
还有燃料——那是一块拳头大小的蓝色冰块,就藏在机关傀儡胸部的动力机炉里面,被称作是‘焱冰’。
他兄长李炎之所以做到冰火相融,就是依靠观想这东西。
李轩怀疑这是可燃冰,可虽然它的形状性质都与可燃冰相近,可提供的能量,却比可燃冰大多了。且续航力也很长,如果没有战斗发生,他只需每个月换一次燃料就可以。
可‘焱冰’的价格很贵,两千两银子,也就那么拳头大小的一块,还得李轩自己出钱。
——换成家境一般的人,还真用不起这东西。
这天李轩就睡在了朱雀堂,直到第二日,李大陆给他通风报信,说是家中已经恢复平静,这才敢打道回府。
据说昨晚一整宿,诚意伯府里的主屋都是亮着的。诚意伯清晨从房里面出来的时候,也是面如土色。
李轩则发现李承基脸上的血痕,似乎又多了几条。他很想问老头是不是葡萄架又倒了?好悬才忍耐住了。
而就在他探望过李炎夫妇,准备回房的时候,却被冷雨柔唤住。
“你这具机关傀儡,是从朱雀堂领来的?”
“猜对了。”
李轩很得意的操纵这机关傀儡挥了挥拳:“怎么样?厉害吧?”
因这具‘伏魔金刚’,他现在就是整个诚意伯府最靓的仔,所经之处众人瞩目。
“是挺高的,怪不得我听下人说少爷你又惹事,他们今天又得修好几堵门,还得把它们加高不可。”
冷雨柔把李轩说的神色讪讪的同时,也在上下打量着‘伏魔金刚’,然后她微微摇头:“你随我来。”
李轩心想这莫非是又要去练习‘摩天大轮转’?可昨天晚上他缓了一下,没使用六道人元丹,真不想受这个罪。
不过冷雨柔走的方向,却不是他们的那间练功房。这位带着他七弯八绕,居然走到位于后院一间隐藏于假山之下的地下室。
李轩还是头一次知道府里面,居然有着这么一处地方。
然后里面的情形,也很让人吃惊,这里面竟然有各种冶炼工具,大大小小的锤子扳手锯子等等应有尽有,靠南面堆着好几个机关傀儡,旁边的墙壁上还挂着一条条的机械手臂与足部,还有各种样的金属圆铜与奇奇怪怪的东西。
“你先解除它的警戒。”冷雨柔在旁边的桌上挑选了几样工具,又拿了个刻满符箓的单片眼镜戴上:“我帮你给它做一下修缮调整,换几个零件。你们机关楼的保养不到位,它的战力,现在连全盛时期的八成都不到。”
李轩吃了一惊:“我们朱雀堂的机关楼主,可是墨家的大匠师。”
“那又如何?”冷雨柔用扳手敲了敲伏魔金刚的胸部甲板:“没保养好就是没保养好,它的动力机炉也在冒轻烟,估计你全力催发的时候,它的力量会上不去,里面多半出了问题,你要不要我帮你维修?”
李轩想了想,还是解开了伏魔金刚的警戒。他看这地下工作室,还有冷雨柔的气势,似乎都非常专业,被震慑住了。
“对了,雨柔你用的那暗器是什么?江含韵她说像是神器盟的大五行元磁绝灭神针?这种暗器,不是失传了吗?”
冷雨柔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语无波动道:“就是大五行元磁绝灭神针,也被称作‘孔雀秘法’,这也从来不是神器盟的东西。大概一千九百年前,有一位神通无量的大能现身此界,留下了‘大五行元磁绝灭神针’的法门,可此界修士,无人能够修行。
只有我的一位先祖,借助机关器械之助,可以施展出第三重境界的‘大五行元磁绝灭神针’。他曾创建孔雀山庄,曾是神器盟的一员。”
“原来如此!”李轩神色释然,他知道早年的神器盟,曾是众多暗器宗派的联盟。
他随后就对这‘大五行元磁绝灭神针’好奇起来,听起来似乎很牛叉的样子?
用起来也很牛,法性那样的修为,一击就被轰成渣了。
“它也不能算是暗器,我用它从来都是明着用的。孔雀秘法,从不遮遮掩掩。”
这个时候,冷雨柔已经将‘伏魔金刚’的胸部甲板与臂甲都拆了下来,露出里面的部分零件与一条条的兽筋。
李轩看着她在各处敲敲打打,调整着那些兽筋。渐渐的,他就匪夷所思起来:“这机关傀儡,怎么连一个滚子轴承都没有?也没有齿轮,驱动装置就是这些兽筋?为什么不用液压?”
这具‘伏魔金刚’里面,竟然全是依靠各种样的兽筋与皮带的卷动拉扯来挪动四肢与关节,关节竟也只是很简单的滑动轴承。
“滚子轴承?”冷雨柔蹙了蹙眉:“还有,什么叫齿轮?什么叫液压?”
“能够更流畅的转动部件,减少摩擦。至于齿轮,可以更好的传递动力,液压也可用于传动。”
李轩心想这个世界,没有滚子轴承倒是可以理解。在他那个世界的中国古代,也没滚子轴承,有的只是滑动轴承。元代时倒是有人发明了圆柱滚动支承技术,可惜却没能更进一步的发展运用。
至于齿轮,早在中国的秦汉时代就有了,明《武备志》中也有记载,同样运用不广,也没有深入发展。
可这个世界,似乎就没有齿轮这东西。
冷雨柔果然蹙了蹙柳眉:“我从没听说过,能不能画出来给我看看?”
李轩仔细想了想,就拿起旁边的一把刻刀,在桌上画了起来。滚子轴承与齿轮则相对简单,李轩很快就画了出来。
可液压装置,李轩却颇花了一点时间,关键是他自己也是知道一个大概,不甚了了。画了几次都感觉不对,推到重来。
不过当他画到第七次,冷雨柔就抬手阻止了他:“不用了,这所谓的液压,我大概明白了。”
然后她就神色异样的看着李轩:“这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这是我从一本书上看到的。”李轩摇着头,可他估计冷雨柔不会信。
冷雨柔果然是面现狐疑,可她没有深究,神色专注的看着李轩画图的工具桌:“多谢了,这是传道之德,雨柔会记在心里的。”
“传道?”
李轩失笑道:“这话太过了!”
“一点都不过。”冷雨柔螓首微摇:“你想出来的这三种零件,每一种都能让当代的机关术出现变革,可以让任何一位技艺精湛的大匠师,成为当代宗师的。可惜,李轩你对机关术,应该是没兴趣?”
李轩笑了笑,自己还真没法沉浸于这些机械零件的研究。那些工科生,可一直都是他很敬仰的存在。
然后冷雨柔就指了指地下室的门:“你可以走了,我需要花时间研究一下,你三日之后,再把它带走。”
“诶?”
李轩有些不舍的看了眼‘伏魔金刚’:“刚才雨柔你不是说,一两个时辰就可以了吗?”
“我可以给它更换上滚子轴承,与齿轮。液压稍微有些困难,需要重新设计机体,就不给它用了。”
冷雨柔用你很烦的目光,朝李轩看了过来:“预计能让这尊‘伏魔金刚’的整体性能,在现在的基础上再提升一部分,大概是四到七成?”
李轩的眼神一亮:“那您忙!您忙!我三天之后再来。”
他之前问过计功楼主了,这三天他是不用再去应卯值班的,上面又给了他三天假期。
既然不用值班,那么这‘伏魔金刚’,他带着也没有用。
“啊对了,我刚才看这‘伏魔金刚’膝盖下面有些地方是空着的。这空间虽小,可浪费了还是太可惜了。”
李轩临走的时候想起一事,又转回来指了指‘伏魔金刚’的膝盖部:“能不能在这里加个暗器,要力量大一点,狠一点的?”
“在这里加暗器?”
冷雨柔看了这个位置一眼,然后视线平行挪动,看向了李轩的下身,这位不禁唇角微扯:“少爷是想要猝不及防,攻人下身?这个想法,倒是足够狠毒,不过这里的空间很小,发挥余地不大,弹珠可以吗?”
“这怎么能说狠毒?”
李轩不乐意了,需知在他那个世界传承下来的‘武术’,几乎每个套路都有类似于‘猴子偷桃’类的招法。就如陈氏太极拳,虎鹤双形,咏春拳,七星螳螂等等。
“弹珠还是威力太小,就不能再大一点?最好是流星镖之类的,实在不行,你给我换成毒针?不过必须是三十丈内,破十重楼罡气的那种。”
冷雨柔心想,这货竟是要人断子绝孙。
她也认真的思考起来,毒针是不可能的。别看毒针的体积小,可那么轻飘的东西要想破除罡气,就需极大的速度与力量。
要做到这点,要么就是加大发射器的体积,要么就得用更昂贵的材料,性价比不高。
既然嫌弹珠小了的话,那就换大一点的吧?顶多再给他制作一些会爆炸的特制弹珠。
※※※※
傍晚时分,李炎从昏迷中悠悠苏醒的时候,就望见自己床的边缘位置,自己的小弟李轩,正在与他母亲说着话。
“——啧啧!我哥啊,他这次可威风了,明知道会被围杀,明知道林紫阳盯上他了,他还敢一个人就闯到丹徒城里面,与那个沈千总约谈。这一份虎胆,这一身的英雄气,真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颇有我家老头之风。”
李炎听了之后,就微微凝眉。小弟的这话,似乎是真心实意在夸赞自己,可他听在耳里,却怎么感觉不太对味。
他把眼皮上抬,然后就心绪一沉,发现母亲刘氏的脸,竟是一片青黑。
李轩则继续用很崇拜的语气说着:“当晚他是孤身一人,与林紫阳奋战了大半个时辰。我与大嫂可都急得不行,紧赶慢赶的才赶上。娘你是不知道,他身上好几个血窟窿,却像没事人一样哈哈的笑。”
此时刘氏,忽然面色微动:“那位柔儿姑娘说,你们半途中被席应拦住了?被你引来问心铃的器灵,废去了他的修为对吗?”
“云柔她跟你说了?”李轩笑着道:“席应的确出手了,大嫂她被拦了好一阵子。也真是巧了,要非是我凑巧当了理学护法,还真没法解决这位席副宪。那位毕竟是副都御史,颇有几分能耐。”
刘氏不由眯起了眼:“也就是说,李轩你如果当时没赶到,又恰好有克制席应的法门。那么这一次,李炎他就死定了对吗?”
此时李炎的面肌一抖,感觉刘氏脸上的那层黑气之外,还萦绕着一层煞气。他一边紧闭着眼,一边在心里骂MMP,寻思着破局之策。
李轩则概叹着:“要不说大哥他豪气干云呢?那时他多半已将生死完全置之度外了。老头他都说让我与大哥多交流,老头说他自己已经晚了,武道之途已定,除非是有天材地宝助他重整神魄,否则很难再兼修浩气。
可大哥他还有机会,十成十能修成纯正的浩然武意。老头说大哥他资质不如我,可仅就心性而言,比我还强不少。这一点,我也很是佩服,大哥他修成的浩气,一定是最顶级的。”
“浩然武意?”刘氏脸上的煞气已经凝如实质:“那老头他真这么说?他还能修成浩然武意?”
李炎脸上已经有斗大的冷汗流了下来,心里一面骂娘,一面又觉心动。能多掌握一门武道真意,那自然是很不错的。浩然武意,也公认是所有武道真意中最顶级的,一旦修成,说不定他就能从娘子的拳头镇压下翻身。
“就是上午的时候。”
李轩一听就知不妙,心想自己不能扩大打击面,让老爹给李炎分担火力,所以还是得给老头转圜一二:“他说哥就是这样的心性,日后只怕难免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哥这人又很有主见,是不听人劝的。老头他为人父母,也就只能防患于未然,尽量让大哥多提升一点武力,日后遇到事了也能多几分生机。
说来这事我也是深以为然,有这样的条件,不修白不修——嗯?娘你看,哥他好像醒了。”
“醒了?”刘氏当即就转头往李炎看了过去,然后就眼神疑惑:“没有吧?看起来怎么比刚才更严重了?平白出了这么多汗,脸上也煞白煞白的。”
“估计是怕被娘你说,吓成了这样。”李轩此时笑眯眯的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根羽毛:“娘你看我的。”
李炎没等他去用羽毛挠脚底板,直接睁开眼怒瞪着李轩。
他的脸色眼神,都在清晰的向李轩传达一句话——此仇不报非君子!
李轩自忖有‘寒蛟珏’傍身,根本不惧这家伙报复。故而他全不在意的以目光回敬——人若犯我,十倍还之!
李炎正心想这小子真是翅膀硬了,他正准备加强眼神的力度。可耳朵那里却已传来了一阵剧痛。
那是刘氏,直接捏住了他右耳,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体。
“炎儿你很有能耐么!”刘氏的声音冰冰冷冷的,毫无温度:“前次轩儿在地府受伤,好歹是受形势所迫,不得不为。你李炎倒好,都有修顶级浩然武意的潜质了。”
※※※※
当天下午,李轩乐滋滋的看着自己当初经历的一幕,在李炎的身上重演。
而刘氏的咆哮声,在房里足足持续了小半个时辰,直到隔壁房里的素昭君苏醒才停了下来。
随着这位少夫人的苏醒,整个诚意伯府本来凝肃的气氛,顿时就舒缓了几分。
不过当李炎强撑着躯体,去看素昭君的时候,李轩却发现这位大嫂看李炎的目光,也是凉飕飕的,含着森冷寒意。
李炎则似已预见到他的命运,面色是白了又青,青了又白,整个人瑟瑟发抖。
不过后面的情景,李轩是看不到了,总不能再打扰人家夫妻说话吧?
他当天是志得意满的去了练武场,开始了日常的武道修行。
说来伤心,自从素昭君回归之后,李轩现在四门功法的练习量,已经提升到了十六轮。
有时候早上练不完,晚上还得接着练。
没办法,素昭君的拳头,比江含韵还要硬。所谓长嫂如母,这位揍他可比江含韵更不需要理由。
偏偏这位,又是府里面唯一不惧刘氏权威的。
换成以前的李轩,就是撒泼打滚耍赖皮,宁愿被痛揍,也不习武,素昭君也只能任之由之。
可现在的李轩,却不想平白挨打。
然后就在练习的时候,他望见李承基提着两把刀走过来。一把是他的佩刀,一把则是祠堂里面供奉的那把。
李轩微觉奇怪,然后就注意到李承基脸上的痕迹,已经延伸到了脖子上。李轩先觉奇怪,这莫非是又倒了葡萄架?这都第三次了。可随后就发现李承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
他登时心神一凛,意识到可能是刚才煽风点火的反噬来了,
“你这小子,果然是一肚子坏水,惯会坑爹。”
李承基哼了一声,走到了李轩面前站好:“出刀吧,今日由我给你喂招。全力以赴攻过来,让我看看你的势,修到何等程度了。”
李轩感觉情况有点不太妙,他眼神闪烁:“这不太好吧?我现在的水准,哪有能耐跟您过招?啊呀,忽然感觉肩膀好痛,我去找娘亲要点伤药。”
“想什么呢?”李承基眼珠一瞪,就像是盯着猎物的老虎:“北固山之战后,我复职一事差不多十拿九稳。趁着在朝廷旨意下达之前,我得帮你速成雷法与冰法真意,或者打下基础。”
“真的?”
李轩眼神狐疑的看着李承基:“老头你没骗我?”
“我骗你作甚?又何时骗过你了?”李承基一声嗤笑,神色不屑:“轩儿你屡经大战,又修成了浩然武意,已经有资格在雷法与冰法上更进一步。速速出刀吧,复职之后,我不知得有多忙碌,不知要多久才能腾出时间。”
李轩半信半疑,可他想李承基确实很少骗人,于是就犹犹豫豫的抽出了刀。
对于冰雷二法的武意,他自然是垂涎万分的。
可仅仅不到十招,李轩就知道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果然,平时越老实的人,一旦骗起人来那真是骗死人不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