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匠心 txt-847 天涯咫尺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匠心
“啊?”卢定停手,诧异地看许问。
许问从他手上接过那根竹篾,认真细看了一会儿,突然又俯下身,在其他竹篾里翻找了起来。
“怎么?”宋继开一直一边喝茶,一边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这时忍不住也起身跟着许问一起看,然后脑中灵光一现,问道,“这竹子不对?是流金竹?”
“有点像。”许问应道。
卢定猛地站起。
他清楚地记得他们刚才说的话,他先前看上去没在意是因为他不觉得他们这里有,但现在一听宋继开的提问,他的眼前仿佛又耀开了一片柔和的金光,像春日洒下的暖阳一样,并不刺眼,却充满生机。
如果他们这里真的有这种竹子,那什么三石编什么特制竹篾,什么特色也比不上啊!
他低下头,看许问手上的竹篾,然后皱起了眉。
这不就是普通的黄绿色竹篾吗?还没彻底断青的。年岁久一点,断了青,确实也会呈现黄色。但是最多就是温润的蜡黄,跟流金什么的完全不沾边。
“这……没什么特别的啊?”宋继开也说,显然跟卢定同样想法。
“不一样。”许问随口说,继续在其他竹篾里翻找。
不过他没找出什么结果,一捆竹篾翻完,手里拿着的还是只有那一根。
宋继开盯着他手上这根看,看半天没看出不同,忍不住问了起来。
“稍等。”许问一边说,一边拿起旁边的工具,开始进行处理。
卢定看了一会儿,突然心中一动,又拿出手机来开始拍。
许问这次的处理手法,明显跟之前教他的不一样。
眼看着,修长的竹篾在许问手上变得越来越轻薄,原本混杂的青色渐渐淡去,直到消失,而同时,里面的黄色越来越亮,仿佛有一抹潜藏在深处的色泽被许问的动作牵引了出来一样。
“咦?”宋继开眯起了眼睛,卢定也推了推眼镜,往前更凑了一点。
到现在两人当然都看出来了,许问手上的这根竹子,确实跟之前那些不同!
不是技法问题,而是种子本身的品种问题!
最后,许问完工,把竹篾递到他们面前。但是,明明有了新发现,他却微微皱着眉,并没有什么高兴的表情。
宋继开没留意,接过竹篾,咧着嘴仔细观察,但看着看着,眉头也轻轻一皱:“怎么感觉还是不一样?”
这个不一样,当然指的是跟三月厅流金席的样本。细看就会发现,许问新制的这根竹篾确实品种不同,但处理完毕之后,还是没有流金席的光泽漂亮,差了不少。
一根竹篾就这样,放到整体情况只会更严重。
“工艺问题。”许问说,“品种没错,这附近确实有新的竹种,看上去可能跟普通毛竹差不多,有细微的区别。但原竹要做成流金席的效果,需要特殊的工艺,我现在还没找到法子,得再琢磨一下。”
材料和工艺,影响成品效果的两大因素,必须要全部解决才算成功。
现在他们有可能达成了一项,另一项还存在问题,革命道路只走了一半。
“也就是说,这附近真的有流金竹?那也挺好的了!工艺问题可以慢慢解决,先找到材料再说!”宋继开还是挺兴奋的,转向卢定问,“这种竹子,你确定没有印象?”
卢定冥思苦想,最后还是摇头。这差别太细微了,他以前真的没注意过。
他想了想,试探着去问了下他媳妇,结果那位大妈一拍他的胳膊,直接就说:“哎呀,你不记得了?之前春天的时候咱们去挖笋晒笋干,有一种笋一点也不脆,老得很,特别难吃?当时你说是土质不好,咱们换了个地方?”
“对啊!是有这事!”卢定想起来了。他们这里遍地竹林,竹笋当然也是常规特产,笋干销量一直不错。
“我想起来了,它就在侠露谷那里!”他转向许问他们,非常兴奋地说。
要是这附近真的有流金竹,再许问能解决工艺问题的话,他还愁什么打不开销路!
流金竹之乡,奔跑在流金竹之下的猪肉鸡肉,流金竹笋——呃,伴生的竹笋!
各种名头信手拈来,更别提流金竹本身,完全能成为本地的支柱产业!
“走,我带你们去!”他二话不说起身,结果头一抬,发现天边已经暗了下来,快天黑了。
这山上虽然没什么野兽,但怎么说走夜路还是有点危险的。于是大家约好了今晚先休息,明天天亮了再去。
几个人纷纷回屋,许问也回到了卢定媳妇给他们准备好的客房。
两间客房一人一间,倒不需要跟宋继开同住。
周围安静下来,许问坐在写字桌边,看着桌面上放着的那根流金竹篾有些发呆。
下午他发现流金竹的存在之后,使用的那项工艺看上去可能没那么起眼,但其实非常高明,是他思考过后的结果,融合了他所知所学的很多东西。
再研究一段时间,他可能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做出改进,但短时间内程度肯定有限,很难达到流金席的那种水平。
可以说他水平有限,也可以说他专精的项目并不在这里。
但是一方面三月厅的修复进度眉在眉睫,另一方面卢定这边明显也急需一个拳头项目来改善当前窘迫的商业处境,工艺改进需求非常明确。
许问一个人慢慢研究琢磨,一点点抠细节进行改进,最终可能还是可以做到流金席的水平,但是——有那个必要吗?
他微微一笑,捏起那根竹篾,心念微微一动,已经换了个地方。
他回到了班门世界,坐在书屋旁边,面前摆着的,正是连林林“刚才”寄过来的信。
他垂头看了看熟悉的字迹,又抚了抚信纸表面,把它放到一边,拿过纸笔开始回信。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匠心》-847 天涯咫尺鑒賞
“见信如晤。你的信对我帮助良多,流金竹确实可能生长于你所说的地方,但将它的特质提亮出来,制成流金席,还需要特定的工艺。不知当地是否有对应工艺?我觉得可以将其收集保存下来……”
他带着笑意,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
此时,他面前仿佛又浮现出了那个女孩清丽明亮的面孔,正托着腮,看着他,准备与他对话。
彼方的她,与此处的他,虽在天涯,却仿如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