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八節 終於來了閲讀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当如潮水般的骑兵开始出现在地平线上时,冯紫英站在城头上极目眺望,手心也有些微微湿润。
毕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正面的对决,蒙古人来势汹汹,迁安城首当其冲,这一战将决定很多人的命运。
好看的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八節 終於來了展示
收到来自各方细作和斥候线报时,冯紫英就知道这一战不可避免。
蒙古人是从河流口一线突破的,三座堡寨在一个昼夜间被攻破,蒙古人随即组织了大量人力对边墙进行了破坏,甚至动用了火药进行爆破,一夜之间便掏开了三处缺口,使得蒙古大军可以长驱而入。
紧挨着的铁门关和冷口关都是警报连连,但是蒙古人却绕开了这两处要隘,而从背后绕进,进而对冷口关发动进攻。
边墙得到的警报迅速传递给了在二线布防的建昌营,建昌营会同太平营在刘家口一带和内喀尔喀五部骑兵激烈交锋,双方损失都不小。
但是很明显蓟镇军的主力没有摆在这一线,当蓟镇军向西退却之后,蒙古军并未跟随西进,而是主力径直沿着青龙河向西南进击,直扑迁安,另外一部则在青龙河畔驻留,警戒来自东面的危险。
根据斥候的线报,这一部南下的蒙古军主力大概在四万人左右,无论是在边墙上的突破,还是和建昌营、太平营一部的接战,都并没有对其造成太大的威胁。
整个迁安县也不过十来万人,而逃入迁安县城的民众加上守城士卒也不过七八万人,但现在却要面对一半多的蒙古大军进攻,这种压力可想而知。
“大人,……”冯紫英没等满脸紧张的游士任说话,便把自己手中的千里镜递给对方。
这是一具利用两片磨制玻璃制作的透镜组合而成的千里镜其实原理很简单,但是关键在于对选用玻璃的质量要求很高,而且磨制工艺也要求高,冯紫英在很早就请庄立民从欧洲进口荷兰透镜,各种凹透镜和凸透镜进口进来,然后进行叠加,物镜用凸透镜,目镜用凹透镜,选取一管状物进行距离测试调整安装,便可得一千里镜。
由于从欧洲进口来的镜片断断续续,有些效果也不好,冯紫英截止到站前也为此组装了大概七具千里镜,秘不示人,只给自己父亲送去了四具,自己保留了三具,留给了黄得功一具,在迁安城这边交给了左良玉一具,自己手中握有一具。
游士任也被千里镜中所看到的一切所震惊了,虽然不能说细致入微,但是基本上可以一览无余。
随着镜头的调整,远近距离的拉升,方向的移动,基本上把这一切都可以纳入视线中,这几乎就是决胜于千里之外了,难怪叫做千里镜。
良久,游士任才放下千里镜。
冯紫英又将其递给了身旁的侯承祖,侯承祖一用之后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他联想到这种器具在海上船用,其威力简直赶得上十尊重型火炮!
“紫英,……”
冯紫英挥手制止嘴唇颤抖的侯承祖,“战后再说,我知道此物的厉害性,但是这在欧洲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大量使用了,红毛番率先用于船上,不过他们试图限制别人使用,但这原理并不复杂,所以我略加尝试便制作了出来。”
“大人你可知道……”侯承祖还想提醒此物的威力。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笔趣-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八節 終於來了閲讀
“我当然知道,但是如何制作最完美的千里镜也是一件比较复杂的,虽然我们很难限制这种玩意儿的传播,但是我们还是应该尽可能的防止这类物件被敌人学去,不是么?”冯紫英淡淡地道。
侯承祖深以为然。
站在一旁的布喜娅玛拉很好奇的看着那支铁管模样的物事在几个人身上轮流流转,他们放在眼睛前,对着前方,不断的移动,像是在进行某种祈祷仪式,这让她很是好奇。
她印象中这个家伙是不信什么诸天神佛的,也对自己族中的萨满一说不屑一顾,这也是最让布喜娅玛拉最放心的,否则如果这个家伙也信了什么“可兴天下可亡天下”一说,意图得到自己,那她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不过看到这帮人翻来覆去的用这种“仪式”祈祷,布喜娅玛拉也有些不耐烦了,这未免太虔诚笃信了,大战即将爆发,单靠这种求神拜佛的祈祷就能打赢蒙古人?
注意到自己身旁的布喜娅玛拉的满脸不悦,冯紫英就知道这土包子不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
不过别说布喜娅玛拉是土包子,在座的几人哪一个不是才接触到这千里镜,不都一样震惊莫名?
先前也就是为了保密而故意没有拿出来使用,连侯承祖也都是才接触到,而且还对冯紫英的秘不示人深以为然,甚至暗示应该将其他所有人都排除在外。
好看的都市异能 數風流人物 起點-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八節 終於來了鑒賞
火熱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笔趣-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八節 終於來了鑒賞
不过冯紫英知道这玩意儿一旦开始在人前使用,便难以守秘,布喜娅玛拉就跟在自己身畔,今后一段时间还要并肩战斗,怎么可能瞒得住对方?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 愛下-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八節 終於來了相伴
所以他索性大大方方地将千里镜递给对方:“看看吧。”
布喜娅玛拉莫名其妙地接过冯紫英递过来的这具管状物,放在眼前,定睛一看,似乎里边有些模糊的景物,略微一惊,这才认真一望,下意识的被吓了一跳。
远处奔腾的战马,狰狞的兽面盔甲,还有那招展的旗帜,竟然一下子出现在眼前,栩栩如生,仿佛置身于自己面前。
“啊?!”布喜娅玛拉忍不住惊叫出声,身体也猛然后退一步,手里的千里镜险些给扔了,眼睛陡然离开镜孔,四处一打量,这才发现几个人都以一种似笑非笑的目光望着自己,让布喜娅玛拉的脸色顿时一阵火辣辣的。
这是什么巫法秘术?布喜娅玛拉内心急剧转动,有这样咫尺千里可见的本事,足以改变整个战争的局面,大周竟然有如此神术?
布喜娅玛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度将镜孔放在眼前,一眼望去。
伴随着小幅度的横移,整个迁安城北面的地平线上种种情形慢慢都纳入视线中,如此清晰可见,甚至连有些人在那里指手画脚的姿势动作都能映入眼中,明白无误。
布喜娅玛拉注意到方才冯紫英看的时候似乎还用双手扭动这个管状物,她也尝试着效仿,果然管子可以旋动,而镜孔里的景象也随之发生变化,忽而拉近,忽而拉远,但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便不能再动,镜面也会模糊起来。
但即便是如此,布喜娅玛拉胸中都忍不住砰砰猛跳,她甚至有一种冲动,那就是拿着这具物件转身便跑,带回族中去,当然这种冲动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就被压抑住了,人家既然敢拿给自己看,也就不担心自己会有什么不轨心思。
“布喜娅玛拉,好看么?”冯紫英嘴角挂笑。
“好看。”布喜娅玛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想要么?”冯紫英笑着再问,如同拿着一颗棒棒糖在问小女孩的怪蜀黍。
“当然。”布喜娅玛拉心中一震,眼瞳中闪过一抹奇光,“可以么,大人?”
“当然可以。”冯紫英淡淡一笑,“不过肯定不是现在,……”
“是要看我们叶赫部在此战中的表现么?”布喜娅玛拉心领神会。
“这只是一方面的因素,……”冯紫英摇摇头,“难道没有这个东西,你们叶赫部就不肯卖力一战了么?我说过,叶赫部的命运其实和大周是绑在一起的,你们既不能臣服于蒙古人,又无法和建州女真共存,除了大周,还能又谁庇护你们?”
布喜娅玛拉不语,显然她此时的心思不在这些问题上,她此时只想得到手中这件玩意儿。
冯紫英自然明白对方的想法,“好了,这玩意儿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神秘,也不需要学习什么,但是要制作出来却也不简单,但我可以为叶赫部提供几具。”
“大人,君无戏言?!”布喜娅玛拉精神大振,直视对方。
“几具千里镜,还不足以让冯某毁诺吧?”冯紫英傲然一笑,看得布喜娅玛拉心境也是一漾。
千里镜?布喜娅玛拉这才知晓这玩意儿的名字,但是却感觉果然符合字义意思,真的是咫尺千里,但这玩意儿的军事意义太重要了,布喜娅玛拉不相信对方会看不出。
能给叶赫部,那就是真的把叶赫部当成了盟友了,这甚至比几十支火铳意义更重大。
“好,大人,既如此,叶赫部自然也会拿出我们的诚意来,请大人看我们叶赫部勇士的表现吧。”布喜娅玛拉也是一点头,沉声道:“必然不会让大人失望。”
“好,那我们就静候佳音了。”冯紫英也不废话,目光重新回答前面正面战场上,“昆山!”
从城墙另一端疾步而来的左良玉抱拳一礼,“属下在!”
“这一战就让我们好好给蒙古人上一课,让他们明白战争不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冯紫英负手而立,高大的身影在城头上显得格外深沉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