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餘燼之銃 txt-第六十八章 猜測看書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这氛围,感觉真的很像下城区啊。”
洛伦佐站在码头上,晨辉挺进号就停靠在他身后,这庞大的躯体吸引了附近所有人的目光,维京人们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注视着这群远道而来的异乡人。
“确实,虽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但这股氛围,这种感觉,居然有种回到家的感觉。”
伯劳来回扫视着,从这些维京人的面妆上,就能看出他们来自领地的不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每个人都带着不同的意图,齐聚在这棱冰湾中。
鲜血滴落,浸透了地面,漂染在水面之上。
不远处的维京人松开了手,一颗头颅就这么滚进了海里,无头的尸体僵硬了一会,也被一脚踹了下去,刽子手们擦了擦尖刀,远远地看了这里一眼,转而又去做起了别的,没有人因这个人的死而感到恐慌,似乎这种事在这里很常见。
“那人犯了法,杀了人,所以就被处刑。”
海博德跟了上来,看了眼水面上的涟漪,接着说道。
“棱冰湾鱼龙混杂,但这里却有着最为严厉的规则,触犯规则的人都会受罚……除非没有人知道你破坏了规则。”
海博德意味深长地对洛伦佐说道,以洛伦佐的性格来看,海博德只希望他触犯规则时,最好做的干净些。
“听起来蛮有趣的,有着铁律,却依旧混乱。”洛伦佐说。
“倒不如说,正因为混乱,才需要更严苛的铁则去束缚,不然谁知道这里会变成什么样。”
伯劳对这些了解颇深,黑帮老大和国王之间,在他看来多少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现在起,我们就得小心些了,弗洛基长年不在领地之中,统治力全部交由下属,而下属又没有领主的地位,在这里有着太多带着不同心思的人了,什么其他领主的探子,亦或是某些团体,这里都有。”
“越来越像下城区,这里有什么帮派吗?”伯劳追问道。
“我不太清楚,但类似帮派的势力应该有不少,他们利用棱冰湾偷运走私,做一些灰色的生意,有的还受到其他领主的指示,来到这里完成某些目的。”
海博德所讲的话,让洛伦佐和伯劳两人都变得越发欣喜了起来,如果不是还有任务在身,这两个人多半要冲进这混杂之地,开始打天下了。
“不过,怎么还没有人来迎接我们呢?”
洛伦佐看了看这灰蒙蒙的城市,错乱的建筑一直延续到视野尽头,沿着隆起的山体而建,在那半山腰上,最大的一座建筑里,从那个位置可以俯视整个棱冰湾,洛伦佐猜那里就是弗洛基的居所。
“因为现在棱冰湾内部也混乱不堪。”
声音在一旁响起,吓了洛伦佐一跳,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在码头下方的海面上正漂着一艘小渔船,男人的脸上涂抹着面妆,让人难以看清他的样子。
“英尔维格的异乡人们,现在棱冰湾现在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你们最好尽快离开。”
洛伦佐定睛看着男人,思绪在脑海里闪动。
“你为谁工作?其他领主?还是国王。”
很显然,这个男人一早便等在这里了,他清楚洛伦佐几人的动向,也清楚他们的身份。
“威尔格达森领主自几个月前返回棱冰湾后,就再也没出面了,对外的宣传一直是他在海上感染了某种病症,处于治疗中,可这治疗的时间太久了,有人说威尔格达森领主早就死了,是加隆杀死了他,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加隆早已控制了棱冰湾的所有。”
男人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而是对洛伦佐几人讲解起了如今棱冰湾的情况。
“所以领主们也有些按捺不住了,是吗?
战争就要来了,棱冰湾以后只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谁掌握了棱冰湾,谁就有了话语权。”洛伦佐接着他的话语说道。
男人笑而不语,洛伦佐则转头望向这片连绵不绝的建筑,他察觉到了很多目光的走向,有人在看着自己,打量着自己。
“领主们想夺权,想分割支配这片土地,这是个很不错的机会……”
前方热闹了起来,一支队伍朝着码头大步走来,如果洛伦佐猜的没错的话,这便是来迎接自己的队伍。
“所以,国王是希望我在这里大闹一场,是吗?”
洛伦佐看着男人,眼里升起了不满的情绪。
“我们不能让弗洛基死,所以领主们实际上是在和我们作对,借英尔维格之手除掉这些力量,而这一切与国王无关,即使有不满仇恨,也只是会转移到外界的英尔维格。”
男人摇摇头,他划着小船,缓缓驶离码头。
“我可没说我是陛下的人。”
“其实这很好猜,国王不也是一位领主吗?维京诸国最大的一位领主。”
洛伦佐目送着男人消失于海雾之中,他能感受到,这片领地上充满了纷争,现在他们潜藏在黑暗中,尚未爆发。
“我们这算是被利用了吗?”
伯劳也有些不爽,他低声问道。
“算不上,他什么也没做,国王只是在阐述现实而已,一切都会按照他预想中的那样发生……可我还是很讨厌这样,高高在上的,自以为是的,虽然他的功绩,确实值得自傲。”
洛伦佐神情厌恶,他讨厌这些高高在上的家伙们,他总想把这些人拖进泥泞的水坑里,用脚踩脏他们的脸。
海博德默不作声,作为国王的人,眼下这一切都不在他的预料里,他觉得自己的处境有些尴尬。
“那你要怎么做?”
蓝翡翠好奇道,她对于洛伦佐还蛮有期待的,这个有趣的大侦探面对难题总会有些奇特的解题思路。
“还能怎么办,按原计划进行咯。”
洛伦佐随意地说着,然后大步向前,脸上露出亲切的微笑,迎接这群维京人。
……
篝火燃烧着,吐露着黑烟,顺着烟囱一路升腾,融入灰蒙蒙的天空中,光芒映照在几人的脸上,光芒火红,如血一般。
“所以,我们究竟什么时候能见到威尔格达森领主呢?”
洛伦佐坐在椅子上,对着迎接几人的副手问道。
这是一个略显糟糕的会面,洛伦佐不仅没能见到弗洛基,甚至连加隆也没见到,来迎接他的只是加隆的副手而已。
他所带来的消息,也和洛伦佐知晓的差不多,弗洛基身染重病,不能下床,加隆忙于处理内政,无暇顾及几人。
至于贸易什么的,也变得简单了许多,加隆代替弗洛基执政管理,只要加隆肯首就可以,从副手的态度来看,只要塞琉提的要求不太过分,加隆都会毫不犹豫地同意,因为现在棱冰湾积患太严重了,他根本没有余力处理其它事了。
想到这些,洛伦佐也不知道该如何看待冰海之王拉格纳了,他很清楚眼下的这些,但不伸出援手,理由也很简单,这里是弗洛基的领地,他无权插手,就这样,让事态缓慢地发酵着,直到爆发。
洛伦佐已经猜到结局了,最后拉格纳一定是赢家,他这一切都是为了他脑海里的理想国,可即便如此,洛伦佐对其也只感到一阵阴寒与畏惧。
他和那些人太像了,被野心吞食的怪物们。
这样的怪物洛伦佐见得太多了,甚至说他自己也是这样的怪物。
“我不清楚大人何时能好转,但这不会影响我们之前协议的签订,加隆大人一旦有时间,便会第一时间来处理这些的,还请各位先在这里休息几日,缓解一下旅途的劳累。”
副手微笑地对洛伦佐说道。
“至于晨辉挺进号的维护,我们也在逐步对接,棱冰湾造船厂会优先处理这些的。”
听起来,这倒是唯一的好消息。
安稳好洛伦佐一行人,副手们便离开了,留下几人呆在房间里。
你看我,我看你,视线就这么来回交错了几次,陷入诡异的平静。
“洛伦佐你觉得该怎么办?”
蓝翡翠问道,很显然,一切都朝着糟糕的方向发展,他们此行弗洛基十分重要,前往寂海的铁甲船上早就为他保留了位置。
“弗洛基……你们觉得他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
洛伦佐低吟了一阵,问出了这么个问题。
“如果他死了的话,加隆是在掩护他的死讯?可这不太对,弗洛基死了,便是大势已去,加隆再怎么掩护,也毫无所得……或许弗洛基还活着,只是活不如死。”
“你什么意思?”伯劳看向了洛伦佐。
“很简单,棱冰湾的一切事宜交给加隆负责,这么年以来,可以说加隆的威望要比弗洛基还要高,可这一切不是他的,而是弗洛基的,一旦弗洛基死了,或者他不再在乎大海,那么这一切都被收回,如果我是加隆,我会让弗洛基活着,保证权力的延续,但又不会让他活的太舒服,防止干扰加隆的权力。”
洛伦佐的想着那些糟糕的阴谋,露出了邪笑。
“比如把弗洛基弄成植物人什么的。”
“假如……加隆对弗洛基忠心耿耿呢?可能弗洛基真的得病了呢?”塞琉觉得洛伦佐的推测有漏洞,“从领主还有国王对于棱冰湾的贪欲来看,加隆如果“贪恋权力,他早就该被策反了,而不是等到现在。”
“或许,他们没骗我们,弗洛基真的得病了。”
伯劳讲道,他也觉得洛伦佐的黑暗幻想有些不太实际,准确说是洛伦佐这个人有问题,他的思想多少沾点深邃的黑暗。
“那么会是什么样的病将弗洛基击垮呢?他在大海上纵横了数十年,生与死的决斗,咆哮的大海,未知的土地,这些都未能让他停步,结果一个不知所谓的疾病却打到了他?”
海博德也疑惑,弗洛基航海的伟绩所有人都清楚,大家也明白这个人体质的强大。
“可能是因为他老了吧,大家都是凡人,一发精准的子弹便能夺走我们的生命,”洛伦佐笑呵呵的,“大家都是纸糊的,一碰就碎。”
谈话一度停滞了下来,伯劳几欲张开,但还是闭了回去。
凡人确实脆弱不堪,可这屋里有的不止是凡人,还有一为尊敬的伪神,虽然这位伪神一直将自己视为凡人。
“不过也可能真是某种疾病夺去了弗洛基的健康,我猜他现在说不定正被锁链绑着,渴望着血与肉,流下贪婪的口水。”
洛伦佐正色了起来,声音里带着刀戈之音。
“侵蚀也是一种疫病。”
几人的神色微变,根据时间来推断,那弗洛基多半已经变成了渴血的妖魔,这也倒解释了加隆为什么一直护着弗洛基的原因,一旦暴露弗洛基必死无疑,而他对弗洛基忠心无比,只能拖着时间,多争取一些是一些。
“他遇上了妖魔?”
蓝翡翠轻声说道,紧接着她的眼神冷彻了下来,其他人都不再做声,而是互相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目光里读到了相同的信息。
弗洛基再度深入了寂海。
“不……不太可能,探索无风之地,他需要大量的物资,而他上一次返航棱冰湾,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他根本没有足够的物资支持探索。”
伯劳打断了话音,他对这个仇敌研究了很多,以当时的经历来看,弗洛基根本无力出航。
“那个东西?”
伯劳盯着洛伦佐说道,眼眸里潜藏着恐惧。
“不太可能,那种东西出手的话,根本不会留下弗洛基的性命,说不定还会连着弗洛基身处的地区一起毁了。”
伯劳指的是缄默者,洛伦佐很清楚他的意思,在来维京诸国前,洛伦佐一度很焦虑,听伯劳的描述,弗洛基妥妥在缄默者的刺杀名单上,他生怕自己还没见到他,他就被缄默者杀死了。
但还不坏,现在的情景都还不坏。
洛伦佐根本不在意弗洛基的生死,要知道他真正的能力一直隐藏着,无人知晓。
只要弗洛基一息尚存就好,哪怕变成妖魔也没问题。
只要洛伦佐能入侵他的【间隙】,弗洛基再无秘密可言。
“走吧,伯劳。”
洛伦佐突然起身,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手杖。
“干嘛?”
“你难道对维京人的‘下城区’不感兴趣吗?”
洛伦佐推开门,对身后的人们说道。
“这些藏在棱冰湾里的领主探子们,他们知道的一定比我们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