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26y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第三世 碧海思雲-第753章:聯合行動鑒賞-t1jjs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我们要见圣上,请你们让路。”在船队尾部,千多名士子被护驾士兵拦了去路,不许他们再向前去。但是这些士子虽然一路劳累,疲倦不堪,但眼见能够见到皇帝,向他陈说诉求,却被士兵拦住去路,还恶语相向,大家神情激愤、义愤填膺。
在执戈士兵身后,骑在战马上的窦奉节,他不动于衷的看着这场闹剧,这些士子在他眼中,跟乞食野狗没有什么区别。。
“将军,这些读书人太激动了,要不先安排他们吃点东西,安抚安抚?”一名部将小声建议道。
窦奉节冷哼一声,“这些读书人,空着肚子尚且如此嚣张,吃饱了饭只会闹得更凶?”
“要是他们冲过来怎么办?”
“我们有护驾之责,对嫌疑刺客有权当场格杀,只要这些人胆敢越界,杀几个人以儆效尤。”
部将不敢吭声了,窦奉节又令道:“封锁去路,谁敢硬闯就给我打,打死、打残我来负责!”
我是誰的魂
窦奉节没兴致陪这些读书人闹下去。炎炎夏日,本就令人心情烦躁,若非职责所在,他早就躲在窦氏的商船,美滋滋的享受冰镇酸梅汤,这些读书人真要冲过警界线,窦奉节正好杀几个泄气。
就在这时,西边奔来数十名骑兵,早已士兵拦住他们,“站住,是什么人?”
“我是萧瑀。”一人大声回应。
窦奉节听出是萧瑀声音,连忙上前迎接,“末将参见萧相国。”
“窦将军辛苦了。”萧瑀笑着说了句。
窦奉节说道:“职责所在,说不上辛苦。”
萧瑀说道:“窦将军,我是来处理这些问题,请将军让路。”
殘暴王爺絕愛妃 怪味腰果
窦奉节拱手道:“这些人情绪十分暴躁,末将让士兵护送相国过去吧。”
“不必了。”萧瑀策马上前,顿时一大群候士人将他团团围住。
“请萧相国为我们做主!”
“萧相国,还请朝廷给我们一个交代!”
“……”
士子们大喊大叫,将萧瑀的声音都淹没了,窦奉节生怕这些士子伤害到萧瑀,他连忙给亲兵使个眼色,亲兵冲进人群,强行将萧瑀和士子们分开了。
萧瑀终于喘了口气,暗自感激窦奉节及时派人护卫。
窦奉节策马上前,高声怒吼:“统统给我闭嘴,伤到相国,老子砍光你们。”
士子们闻言,顿时闭上了嘴巴。
萧瑀这才对众人说道:“大家稍安勿躁,听我转达圣上口谕!”
听说有皇帝口谕,更加安静,士子们纷纷伸长脖子,竖耳细听,仿佛生怕听漏一个字似的。
萧瑀不慌不忙的说道:“朝廷本来准备在襄阳开科取士,只是因为事情发生了紧急情况,圣上这才决定在成都考试。圣上也知道大家辛劳,但这是对你们意志的一次考验,请你们不要抱怨,更不要闹事。不然只会对你们不利,毕竟想要通过科举入仕的可不止是你们。”
神秘寶寶:首席壞爹地 清澄若澈
江北女匪
萬界獨尊(怕冷的雪花) 怕冷的雪花
萧瑀最后这话极具杀伤力,很多刚想抗议的士子都闭上了嘴,他们知道李唐王朝只剩下一个益州,职位极为有限,有资格参与科举的却远不止他们这些人,还有高官子弟、益州士子、荆州老吏……而且按照朝廷惯例,会优先安排从荆州老吏,这样一来,职位就更少了。而且高官子弟有后台门路,可他们什么都没有,只能将一肚子怨气憋在心中。
荆州的士子更加郁闷,受到欺骗的感觉油然而生,以襄阳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而是说只要跟着朝廷进入益州,最不济也可以到太学就读,还包吃住,路上开销也由朝廷补贴,然而现在什么都没有,一些人都想着调头回襄阳了。
有人壮着胆子问道:“萧相国,什么时候开科取士,我们一家老小全部来了,每天糜费极大,要是朝廷不给一个明确的时间,不作安排,我们只好回乡了。”
众人闻言,都看向了萧瑀。
其实这话,也是荆州士子共同的心声,因为他们一路上,都感受到李唐朝廷的敷衍了事,早都后悔了,也不是自己当时为何鬼迷心窍,竟然上了李唐的老当。
要是萧瑀没有一个满意的答复,一些人决定调头返乡,毕竟泸川离荆州并不远,也就几天的路,及时回乡的话,还能成为大隋子民,不但获得田地,还能得到一切隋朝百姓的待遇,而且大隋地域广袤,每一次科举录取的官吏相当多,机会比起只有一个益州的李唐强得太多。
黃泉帝君 鳳舞璇璣
萧瑀暗自叹息,只能说道:“具体时间还没有定下来,但肯定不会在中途开科取士,只能等到成都再决定何时开科取士,毕竟朝廷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安顿,千头万绪实非一两月所能完成的。所以大家也不用担心错过,该休息就休息好了。”
寺是故人踏月來
“也就是说,要是发生隋唐大战,不仅科考遥遥无期,我们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没有了?像狗一样活在成都?要是隋军兵临城下,我们是不是还得上城挡箭?”成功混进人群中的沈光一语道破天机。
士子们也非傻子,经过短暂的震惊后,随即发出一片哗然。
儒神 夢入珠璣
“放肆。”萧瑀大怒道:“我大唐王朝有能力、有信心将隋军御于国门之外。”
“呵呵……”沈光干巴巴一笑,他已经在士子中间播下了不安的种子,成功的击破了士子产的侥幸之心,就等开花结果了,多说反正不益。
萧瑀又对众人道:“这里离合江县很近,大家先去县城休息吧!地方官吏会给你们准备食物。”
众人只能拖着沉重步伐向西面的合江县走去,人群终于散开了。
但萧瑀不知道的是,沈光那句话对大家的冲击有多大。
…………
离开了军队的视线以后,沈光带着手下十多人脱离了读书人,到一个高处观看。
天还没有黑,可以看到浩浩荡荡的船队铺满了整个江面,沈光对手下士兵说道:“从时间上算,唐军船队明天就能进入泸川县,如果我们今晚不动手,只能到前方准备,在绵水拦截他们,不过我担心时间久了容易产生变故,所以我认为最好还是今晚动手。”
“大将军,我们怎么动手?”一名亲卫问道。
沈光说道:“兵分两路,一路夺上游的艨舯,从上面放火船,冲进船队。一路扎竹筏靠近,从中部放火,中部都是粮船,没有多少戒备之力,而且也容易起火。你们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一名亲卫说道:“大将军,我看唐军疲劳懈怠,要是能够放火烧营,定然造成极大伤亡。”
“只是我们的太少了,若是处处动手,恐怕处处都没有造成致命伤害。”
“大将军。”一人笑道:“袁仙子不也在是泸川吗?”
“那就给她发鹰信,对她说我们今晚寅时火攻计划。要是她能够赶得及,就负责烧营。”沈光为了联系方便,不仅告诉了袁紫烟联系方式,还给了她几名放鹰斥候。
“喏。”
“你们现在去把军队带来,多备火油火种。注意防火。”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