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起點-第三百九十九章:怪物熱推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林年和曼蒂是在后知后觉才发现异状发生的,身在庐山的缘故,他们观察到那注意点亮整个卡梅尔大学的光芒时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那正是在他们自己所在的教学楼发生的神迹。
他们在那瞬间只知道有事情发生了,而这件事情在刹那间就脱出了正常凶杀案可以掌控的范围…在夜晚时分制造出足以将整个大学照明的通天光芒,这根本不是正常逻辑可以解释的了。
真正提醒了两人事情就发生在他们脚下的是一阵歌声…一阵女人的歌声,在那温暖神圣的光芒中有女人在唱歌,而歌声就在他们的脚下…A栋教学楼的二楼,那两个监视他们的转校生的地方!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我有些开始相信你说的‘怪物’了,我也做好准备去会会他了。”这是林年在翻出三楼窗户的前一刻跟曼蒂说的话。
下一刻,曼蒂就被他硬生生扯住跳出了三楼,还没来得及叫出声音,快速下坠不到五米,林年就一把扯住了二楼窗户的床沿,硬生生刹住了下坠的势头。
单臂用力,林年展现出了曼蒂完全无法理解的力量,将她给甩进了窗户里,而林年一个翻身就跃进了二楼的走廊中,在落地站稳后他发现被自己丢进来的曼蒂正呆呆地坐在地上看向走廊的深处,而他也在下一刻抬头看了过去…然后就见到了令人窒息的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是走廊中心,靠近楼道的地方,在那里站着两个女孩,一个黑发一个红发,曼蒂记得她们的名字,苏茜和陈墨瞳,两个中国来的转校生…但现在她们已经死了。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九十九章:怪物看書
觐见神明者,终会留下代价。
而她们的代价就是自己的生命。
在两人的面前站立着一个笼罩在炽热光芒中的纤瘦人形,披着白色的斗篷,斗篷下的身体被绷带缠绕满,只露出一双能让人想到烈阳当空的双眸,祂身后的阳光仿佛浪潮一般不断在走廊中冲刷着,空气里没有灼热,只有温暖和圣洁。
歌声彻天响,来源正是那白斗篷如神般的存在,在祂身边,两个女孩也化作了白色的天使…她们的整个身体化作了白色的腊状,维持着人形,都坐着准备攻击的动作,但她们却始终没有机会拔出腰间的枪来。
白色的神祇站在两个女神的中间,探过了头像是在跟她们耳语什么,她们在听完神言后就永远消失在了这个小镇中,甚至没有反抗和求救的机会。
背弃上帝的惩戒之一,被火烤脆。
两个转校生的死法真的应了林年和曼蒂的猜想,暗合了圣经中的惊悚事例。
火熱連載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九十九章:怪物讀書
“这就是你说的白色的怪物?”林年低头看了一眼曼蒂,又看向了笼罩在光芒中的神祇,“白倒是的确挺白的…也的确像是个怪物。”
“我觉得我说的不…不是这种白色。”
曼蒂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迎着那股温热的光芒感觉自己连呼吸都那么紧促,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对走廊深处那位神祇的不敬,恨不得窒息到死匍匐在地上才能求得对方的谅解。
无论如何,这未出场无论是宗教寓意还是外观都符合了‘神祇’标准的东西,完全将那群转校生玩弄于了股掌之间。
‘3’这个寓意现在也迎刃而解了,并非是3个人…而是3组人,如果林年没记错的话,转校生们的人员分配是3、5、2、2、2,3个诱饵,5个伏击,剩下的六人两个一组,两组驻守在B栋教学楼,另外一组则是监视林年和曼蒂。
照这么说的话,另外一边的教学楼里那四个人也正在经历着同样的场面?
如果那四个人并不在同一楼层的话,那是不是代表这一尊神祇同时出现在了三个地方?
“可从来没有人说过凶手会以这种形式出场啊。”看着这幅场景,林年居然笑了出来。
他正在跟那位神祇对视,而神祇凝视他的目光也不带任何感情波动,仿佛林年并不值得祂在意半分,祂的目光反倒是缓缓落到了林年身边坐在地上的曼蒂身上。
“别看她。”林年挪动了脚步站在了曼蒂的面前微笑着说,“想动她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得先过我这关。”
曼蒂大脑有些混乱,看向林年表情有点匪夷所思,这男孩真的磕大了吗?虽然这么保护她她很感动…但就算你再能打遇到这种超现实的情况再怎么也得怕一下吧?直接挑衅是个什么情况?
紧接着,林年做出了让她血压拉满的动作…这家伙居然从袖子里抽了一把刀出来!足足有半米长,黑色刀柄银色镡口,没有刀柄从袖口抽出来就是光可鉴人的刀刃,在走廊中温热的光芒照耀下显得锋锐无比。
“伊贺太刀,千层钢烧刃。”林年说,“可惜是仿的,正品收藏在博物馆里,搞不到手。”
“你想干什么?”曼蒂看了一眼神祇又看了一眼林年感觉有些脸皮发麻。
“我不是说过了吗?”林年屈起右手臂轻轻擦拭干净的短刀,“我是怪物的嘛,遇到另一个怪物自然就想交流一下。”
“你拿什么跟祂交流?还不趁祂没准备杀我们的时候跑路?背后就是窗子,这里是二楼,我先跳你再跳?”曼蒂脸色僵硬着说。
“可能不大行,你看人家都说不好了。”林年努了努嘴,示意曼蒂看过去。
曼蒂也看了神祇一眼然后滞住了…对方在摇头,祂在摇头?祂听得见两人说的悄悄话。
“是什么个东西打过再说了。”林年甩了甩握住短刀的手臂闭上了眼睛。
“怎么打?”曼蒂有些崩溃了。
林年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她,几乎是瞬间,这个男孩睁开了眼睛,一股油然而生的威严从那看似淡薄的身躯中升起了。
…卡梅尔大学点燃了第三轮太阳。
曼蒂哑住了,在她的眼中,炽热的光芒从身边男孩的双眸中升了起来,那是何等炽热的眼眸,只是看上一眼就感觉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而对面的神祇竟然也跟他一样拥有着相同的双眸!
一股绝对不输于那位神祇的光和热从男孩身上汹涌而出,以压倒性地驱使反推了过去,整个走廊中就像有两股光明的力量在互相抗衡,不分上下!
——林年说的没有错,他没有必要怕这个怪物,因为他自己就是最大的怪物。
他抬起了手中的短刀,跃过头顶,再收拢到了腰间,在海潮般的光和热中矮下了身躯,左手推平虎口呈直角锁定了走廊尽头的那位‘神明’,如岩浆崩裂般的金色瞳眸下,嘴部微微开合吐出了灼热的气息。
“来啊,神祇,看看是来自上帝的圣裁更快,还是我砍掉你脑袋的刀更快!”他低笑着说。
而神祇对之回应的只是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祂的手臂纤细而柔弱,捆绑着无数的白色绷带仿佛干尸一般。
男孩迸发出占据了半个走廊的光与热瞬间收拢了,终点是他腰间横着的短刀中,两股对冲的海潮其中一股瞬间消失不见,走廊深处神祇爆发出的光芒刹那间汹涌吞噬向了窗前的他和曼蒂!
而这一次,这些光芒带着实质性的高温,将沿途的走廊彻底烧灼了起来,教室的门板焚为黑灰,窗户融为了液体,这些光芒足有上千摄氏度,一旦被笼罩结局必然是成为与那两个转校生女孩一样的白色蜡像!
就在这一瞬之间,林年拔刀了,抽刀的那一刻,刀锋就像抵住了不可见的鞘口一般数倍地推出了无与伦比的力量!
在她身旁的曼蒂听见了一声振聋发聩的爆响,再而只感觉眼眸一阵难以遏制的剧痛忍不住闭眼了。
那是刀光挫伤了她的眼睛,一刀几乎盖天蔽日的刀芒势如破竹地斩断了火与光的浪潮,整个走廊都在他起步的瞬间崩出裂痕,尚未融化的玻璃崩碎四射!
在乱象之中,他带着那柄短刀穿梭而过火海,一刀切裂了汹涌而来的曜日,暴跳之下直取神祇的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