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8deo好看的玄幻小說 大唐首席女婿-第二百三十一章 定江山分享-59e2d

大唐首席女婿
小說推薦大唐首席女婿大唐首席女婿
不愧是正儿八经的大唐名将,学习应用能力没的说,充分领悟了什么叫做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道理。
没等自己吩咐,已经根据军情,将各自的部队驻扎在了最有利的地点,抢占先机。
这就叫做灵活多变的指挥方式,看来这三人进步速度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是时候放心让他们独当一面了。
那么,真没什么好安排的……毕竟论打仗,这些小将们更加专业。
“就按照你们的思路办吧,我只提两点要求,第一,这场战斗,咱们不但要赢,而且还赢得漂亮,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第二,不准损失太大,补充病源很让人头痛对吧。”
李冉充分放权,晒然笑笑,“接下来的战斗,怎么打,你们来定。”
简单而充满信任的命令,令薛思行等将军面面相觑。
这,会不会太儿戏了点?
当然,所有的质疑都被吞进肚子里,没人敢反驳李冉的决定。
他可是仙师,有神仙相助,定能战无不胜!再说了,张柬之这百官之首都站在旁边规矩得乖儿子似的,凭什么轮到他们插嘴
“是,仙师大人!”
王忠嗣等小将瞬间激动不已,没想到这么快就能独当一面主导这种大场面,对于将军来说,完全是一辈子的骄傲。
当天晚上,整个大唐的军营动了起来。
一股股兵力分散开,借助夜幕的掩护,消失得无隐无踪。
而突厥一方,显然还没有察觉到战斗局势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
天命,终究站在了大唐的一方。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草原上时,大唐的军队集体出动了。
分进合围,不放过一兵一卒!
李重润很快嗅到了危险,对面的大唐的军队,仿佛跟换了精气神似的,这是什么情况!
尤其是排在对方阵营充当前锋的步兵,全身上下都覆盖在铁甲之中,看上去诡异而恐怖。
阿史那却云同样面色冷峻。
对于未知的东西,他早已经学会了充满敬畏。
“来啊,别耸,不会拥有大几万的游牧骑兵,连区区万把人的步兵都怕了吧。”
李冉坐镇军中,喃喃自语,他连热气球都没有再升空。
没必要,今日的战斗,赢定了。
一阵战马嘶鸣声后,叛军和突厥联军终于发起了突击。
不是他们急躁,而是那群步兵已经进入了突击的最佳范围,再不动手,相当于失去了先手优势,骑兵的马力作用发挥不出来,局面只会更加被动。
况且,在他们的认知里,也不应该有什么东西能扛得住游骑兵的冲锋!
在蛊世界修仙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花招都是虚架子……一定没错。
好吧,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实际效果嘛,反正,李冉只能笑了笑。
谁才是绝对的力量,怕是这两个哥们到死都没有想明白。
重甲步兵举起了长矛和大盾……长达三米的长矛!覆盖人全身的大盾!
就凭游骑兵那些弓矢伤害,很遗憾,未能破防。
而重甲步兵的阵列中,还有着另外一种大杀器。
蹶张弩……而且比汉朝时期的原始版本更强!
来对射啊,谁怕谁。
那一轮弩箭过后,直接把叛军给打懵逼了。
这能玩?己方的攻击给对方挠痒痒,而对方的攻击强得令人发指……那些恐怖的弩箭竟然能将马上的骑手射一个对穿,这需要何等的力量!
李重润和阿史那却云终于慌了,赶紧令麾下变阵,绕过这群铁疙瘩撤退。
然而李冉哪会给他们逃走的机会?
重甲步兵如同坦克一般前进,直推中路,大唐原有的边军从两侧冲出,拦截对方的退路。
经典的啄木鸟战法,将牵制与主攻合作分明发挥得淋漓尽致。
游骑兵如同麦子一般倒下,张柬之这老货带来的兵器几乎是大唐目前拿得出手的顶级好货,得益于生产技术的提高,那劲头准度根本没的说。
叛军的士气如同过山车似的下滑,崩盘来的稀里糊涂又理所当然。
“撤退!”
李重润和阿史那却云同时发出了命令,两人都清楚,若再不走,今日铁定要交代在这。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两人相信这种重甲步兵并非无可战胜,只是因为仓促迎战才被对方打得措手不及。
严格来说,思路是不错,但李冉真不打算给他们复盘的机会。
王忠嗣的骑兵,该出场了……以逸待劳,一锤定音!
拿出当初干翻吐蕃人的气势和耐力,把这伙溃败的叛军和突厥人一网打尽。
随着冲锋号角响起,李重润和阿史那却云在惊疑不定中瞅见了远方的草原上,那一抹恐怖的滚滚洪流。
“大唐”,“铁卫”。
两面旗帜如同恐怖的催命符,令两人的眼中露出了无比的绝望。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李冉竟然还有后手。
顽夏之旅
当机立断,让数千死士断后,立刻带着核心人马逃之夭夭,至于其他将士,顾不上了。
所以,他们输得一点也不冤枉……死到临头,还没有认识到今日的战败,根本就不是战术上的差距。
“仙师,咱们赢了。”
战斗结束得异常迅速,整个叛军和突厥联军在短短两个时辰内,败得彻彻底底。
除开俘虏的万余人,其余皆化作了刀下之鬼……唯一逃脱的,是李重润和阿史那却云和他们的亲卫队数百人。
不得不说,突厥狼骑还是挺给力,就这么瓮中捉鳖的局都没有把人拦住。
当然,抓住他们只是时间问题。
王忠嗣已经带着凉州骑兵们追上去了,哪怕天涯海角都不会放过,他们唯一的退路,是逃离草原,去往东北方向高句丽的地界。
然而那里等待溃军的,是海军大队……
“嗯,赢了。”
李冉淡淡一笑,知道这老货想说什么。
关于大唐的继承人问题,张柬之要问的答案,实际上,是老丈人需要的回答。
“……十年后!我让政儿回洛阳。”
所以李冉决定给出回答。
“十年?好,十年就十年!”,张柬之顿时激动起来,让李冉松口真是太不容易了!
而李冉同样放下了心中的执念。
他不想让儿子参与朝政,但有些人天生注定了就是主角。
如同穿越到这大唐一样,或许就是老天爷让他为这片土地注入新的活力。
那么,薪火传承,让自己的儿子继续未尽的事业又何妨。
这十年期间,大唐会平添无数变数,而自己也有足够的时间教会儿子许多东西。
“十年后,咱们洛阳再见。”
李冉朝着张柬之莞尔一笑,又促狭的眨了眨眼睛,“希望,那是张大人你还健在。”
“老朽尽量活到那一天。”
张柬之错愕了一秒钟,随即爽朗的笑出声来。
两人谈笑间,大唐的前途命运,已然定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