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wk0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啓元之界-第一百一十七章 心猿之謀看書-k994e

啓元之界
小說推薦啓元之界启元之界
赤目心猿本身实力并不弱于寂绝谷的两只妖兽,无奈先前与人争斗身受重伤一直都没有痊愈,以至于在妖兽螳螂和蜘蛛的联手之下战败就擒。
无尽神器
妖狼实力虽不及寂绝谷两兽,但与心猿联手却又胜过它们中任何一只。加之妖兽蜘蛛见伙伴螳螂被沙立斩杀,心中惶恐,露出了破绽,终被反杀身亡。
沙立将取自妖兽螳螂尸身中的那颗兽核收好后,面无表情地走向心猿与妖狼。心猿倒是还算镇定,可妖狼碧蓝色的双目中明显透着不安与忌惮。
“哈哈,我虽然确定那紫影必不是阁下的对手,但也没料到这么短的时间就死在阁下手上。阁下这般年纪,却身怀如此修为,想来在人类里也是最为出类拔萃之辈吧!”那心猿对着站定在自己跟前的沙立说道。言语中虽恭维讨好居多,但也不乏真心赞叹。
沙立大有深意地看了那心猿一眼。第一次见面时,他便觉得这心猿虽为兽类,但心智却高的出其。原本他们之间还有一段不大不小的恩怨,此刻它竟学着人类模样对自己奉承起来,不由得对它更加好奇。
“把你知道的事都告诉我吧。”沙立瞥了不远处一棵古树下批发男子的无头尸身,注视着心猿赤红的双目说道。
“阁下莫急,还未请教如何称呼。”心猿咧着嘴问道。
沙立越发觉着有趣。这心猿能言人语本就已经比修为与它接近的妖狼要神异许多,偏偏言语和神态动作与人类别无二致。若不是一身兽毛与可怖的样貌在提醒着沙立,他恐怕都不会将心猿当成一只妖兽。
“我叫沙立。”沙立如实相告。
“原来是沙兄弟。我本是血目心猿一族后裔,因……种族凋敝,现今只剩下我一员,所以岛内认识我的也都叫我血目心猿。”
无双追云录 当年深情
沙立初时听见一只大猴子人模人样地喊自己一声兄弟,心里不由地有些膈应。听到后面时,心猿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暗然,虽然好奇,但并未出言详问。
“心猿阁下方才向我传音说知道那人的来历,这必不是诓我出手的妄语吧?”
原来沙立追逐妖狼到此时,心猿便暗中向他传音求助。沙立本不想多管闲事,而且看到批发男子的尸身被毁,知道是心猿做的好事,就更加乐得看它遭殃。
可心猿后来对他说,它知道关于那批发男子的所有事,连同他来到巨门岛后发生的种种都了解得清清楚楚,只要沙立肯施以援手,它便将这些都告诉沙立。
沙立看它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虽然半信半疑,但他在这万幽之森中没有寻到先前杀死批发男子那两人的踪迹,找寻凯风的线索暂时已是断了。若是批发男子临终时所提到的薛姑娘真的竟是凯风,那么,能从心猿口中问出批发男子的一些往事,或许能寻到与凯风相关的蛛丝马迹。
于是便出现了方才联手斩杀寂绝谷两兽的那一幕。
心猿听得出沙立言语中带着的寒意,知道若是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沙兄弟于我有救命之恩,我自然不敢以谎言相欺骗。”心猿竟学着人类的模样向沙立拱了拱手,“只是方才我们的打斗闹出的动静着实不小,恐怕早已被其他妖兽察觉。此地不宜久留,可否请沙兄弟随我到一处秘密所在,容我慢慢道来。”
心猿明知沙立是因为别有目的才出手助它,但这般言辞之下竟将一场交易说成了救命之恩。沙立虽不十分确定,但也能猜出它的几分用意,面上也不点破。只是将目光移到一旁的妖狼。
那妖狼看到沙立的目光注视自己,虽然并无恶意流出,但自己先前出手偷袭在先,即便后来又联手破敌,也难保沙立不会继续怀着杀它之念。所以,面上虽不露怯,强装镇定,可一颗狼心差点没提到嗓子眼上。
特别是在看到那只比自己还要强的妖兽螳螂被沙立砍瓜切菜般斩杀之后,开始有些后悔起来,自己不该为那蟾蜍开罪一个完全惹不起的人。
心猿先前已从妖狼口中得知它与沙立之间的恩怨,此时又看到一人一狼这般景况,明白沙立是不放心妖狼。随即说道:“蓝帽是我的至交,先前与沙兄弟的恩怨本是一场误会。但毕竟蓝帽得罪沙兄弟在先,不如就由它向沙兄弟赔罪,大家就此揭过如何?”
那妖狼听罢连连点头,表示自己很是赞同,并向沙立屈身伏首,以为告罪。此时的它哪还顾得上先前好友妖兽蟾蜍身死之仇。
沙立看那妖狼还算诚恳,自己也并非嗜杀之人,而且,这妖狼对自己实在造不成什么威胁,此事也就揭过了。
“此间事了,阁下可否现在就去你所说的秘密所在?”沙立问道。
“沙兄弟且再稍待。”
心猿说完走向那只妖兽蜘蛛,抓起它的尸身端详了一会儿。沙立见此忽然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这心猿时,它也是这么抓着批发男子的尸身,以这般神态查看着。于是心中升起了一种猜测。
心猿并没有让沙立的猜测持续太久,只见它张开血盆大口,向妖兽蜘蛛的头部啃咬了几口,片刻间又造就了一具无头尸骸。
但它并没有将妖兽蜘蛛的尸身丢弃,而是就地挖了一个深坑将其掩埋掉。而那妖兽螳螂的脑袋早就像一个大瓜一般被沙立的元气弹轰碎,心猿可惜地看了两眼后,便也动手将其掩埋掉。
对于先前早已被它咬掉脑袋瓜的批发男子的尸身,它亦是就地掩埋。这倒是令沙立有些意动。
“让沙兄弟久候了,此物权当赔罪,我们这就离去吧。”做完这一切后,心猿向沙立咧了咧嘴,看起来像是发出带着歉意的笑。
沙立看到一颗黄白色的晶石状物事向自己飞来,伸手抓住后才知道是一颗兽核。随即恍然大悟,知是心猿先前吃掉妖兽蜘蛛的脑袋时,特意给他留下的。
于是摆了摆手,道了一声:“猿兄有心,我就不客气了。”
心猿看到沙立手下兽核,知道自己的用心没有白费。便带着妖狼,领着沙立,消失在密林深处。
这片天地又重新安静了下来,仿佛先前的激烈战斗只是幻象一般。唯一知道这一切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一只巨大灰蛾,从一棵古树上扑扇着翅膀缓缓飞离。
它周身的颜色与古树的树干简直如出一辙,若不是它自己有所动作,任凭谁都无法看出它的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