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hpf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討論-第一百六十三章 聖誕舞會(五)閲讀-0c723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一曲终了,音乐没有停止,古怪姐妹又送上了第二首歌——《风光的鹰头马身有翼兽》。
舞池中央的威廉与赫敏,已经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大部分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
不过哈利除外。
才跳了一支舞就兴趣缺缺的他,早早地回到了座位上。然后,迫不及待地盯着秋。
“再来一支好吗——哈利——这支曲子很好听呢!”哈利的舞伴帕瓦蒂说。
“不好,我不喜欢。”哈利摇摇头,敷衍道:“我有点累了。”
帕瓦蒂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哈利的脸,意味深长道:“才跳这么短时间,就不行了?看来你的体能很差啊。”
“对啊,我稍微运动一会,就会累的腰疼。”哈利随意道。
無良盜妃,錯惹邪魅暴君 獨調藍品
“哦,我明白了。”帕瓦蒂看哈利的眼神越来越古怪。
她交叉起双臂,跷起二郎腿,几分钟后,就有一个布斯巴顿的男生过来请她跳舞。
“你不介意吧,哈利?”帕瓦蒂扭头说。
“什么?”哈利还在注视着秋呢。
帕瓦蒂顺着哈利的视线,也看见了秋。
她鼻子里哼了一声,站起身道:
“没什么,你继续欣赏秋·张和迪戈里跳舞吧。”
她“贴心”提醒道:“你也就能看这一会了。我听说,两人跳完舞以后,会去小树林约会……”
“约会?”哈利陡然提高了音量。“约什么会?”
“就是约会啊……接吻、搂抱什么的。”帕瓦蒂使出了致命一击。
“不……秋不会……”哈利结结巴巴道。
帕瓦蒂虾仁猪心道:“你从来没有去过帕笛芙夫人茶馆吧?
情侣们都是这样做的,我去年就看见两人进去过。
再说了,迪戈里都成年了,秋也十五、六岁快成年了,做这些事情……很正常的。”
哈利呆坐在原地,好像被霜打蔫了的茄子。
帕瓦蒂呵呵一笑,又当着哈利的面,搂着布斯巴顿男生的手笑着离去了。
哈利眼神阴翳,盯向秋和塞德里克的方向。
木葉錦鯉
他脑海里逐渐浮现,秋和塞德里克热吻的画面。
啊啊~必须阻止他们俩!
比哈利更愤怒的是拉文德,她搂着罗恩,在努力教他跳舞。
但罗恩完全不会,动作僵硬的好像尸体,眼神也是一直朝着其它方向瞥去。
“啊,我的靴子!罗恩!”拉文德终于不称呼罗罗了。
“这是第十七次了!你已经踩我十七次了!”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罗恩叹了口气,突然道:“算了,我不跳了。没意思!”
他转身就想走,但又踩到了拉文德,脚下猛地一滑。
罗恩手臂胡乱挥着,终于抓住了什么,才没有摔倒。
近身保鏢 柳下揮
只听见咔嚓一声,拉文德的袖子被直接撕烂了,露出纤细的胳膊。
她当场懵逼,站在原地,究竟是气流撞击产生的幻觉,还是刚刚吃饭时喝醉了?
四周被静音,所有人都愣了五秒钟,然后才爆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
“这是租的!我和其她小姐妹租的!很贵的!”拉文德急得快要哭了。
罗恩也是一脸懵逼,他有些惊慌失措,道:“我赔!”
邪王護短:霸愛惑世萌妃 咖貓coffee
罗恩又想起自己没钱,还靠着当药人还钱呢。于是,当即改口道:
“你现在脱下来吧,我给你缝……不,去我宿舍脱,那没人……”
“你……死变态!”拉文德涨红了脸,气地胸口一直颤抖。
她骂了一句脏话,高高扬起手,狠狠给了罗恩一巴掌,然后捂住脸,哭着朝礼堂外跑去。
蜜愛前妻:寶貝乖乖受寵 風度扁扁
不少学生都停止跳舞,发出哈哈的笑声。
罗恩被彻底打懵了,耳朵还发出嗡嗡地耳鸣声。
过了半天,他才失魂落魄地朝着舞池下面走去,在哈利身旁坐下。
哈利还在咬牙切齿地盯着塞德里克,没有注意到某个角落的骚乱,更没有扭头看罗恩。
他打开一瓶黄油啤酒,递了过去,问道:“怎么样?玩得开心吗?”
“不怎么样!”罗恩接过后,狠狠喝了一大口:“我讨厌舞会!”
“是啊。”哈利喃喃道。“我们都没有邀请到想邀请的人……”
罗恩吨吨吨地灌着酒,盯着舞池中搂在一块的威廉与赫敏。
他突然道:“哈利,如果我一会去邀请她跳舞……”
“邀请谁?你不是有舞伴了吗?”
哈利终于扭过头,等看到罗恩脸时,身体向后一仰,猛地打了个哆嗦。
“你的脸怎么回事?!”
重生之我要當有錢人
在罗恩脸上,有着一道清晰可见的巴掌印。
如果把脸比作纸,巴掌比作字,只能用:力透纸背、入木三分来形容。
“拉文德打的。”罗恩恼火道。
“为什么?她凭什么打人啊!”哈利愤怒地说。
“我不小心把她裙子撕烂了……要她去我们宿舍,给她缝补……她就打了我一巴掌。”
罗恩又开了一瓶酒,大声道:“你说她是不是脑子有病?”
“……”
哈利觉得拉文德一巴掌打轻了。如果是他,还会朝着罗恩胯下再踹一脚。
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一抹蛋蛋的绝望。
唉,如果塞德里克是罗恩就好了。
哈利现在就可以冲过去,狠狠给他一脚。
……
……
古怪姐妹乐队连续演唱了四首歌:《今夜如此》、《风光的鹰头马身有翼兽》、《魔法玩意》和《女王永生》。
在《女王永生》旋律结束时,连续跳了三十多分钟的赫敏,终于坚持不住,瘫倒在威廉怀里。
女孩涨红了脸,更是满头汗水,几缕鬓角发丝黏在脸颊上。
威廉掏出手帕,给她擦了擦脸,只是微喘道:“怎么样,还能走路吗?”
“还行,就是腿很酸,还有点沉。”赫敏气喘吁吁,开心笑道。“我们去那边休息吧。”
威廉嗯了一声,弯下腰,接下来一幕,让一直偷偷注视着两人的学生,都给震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威廉拢紧了赫敏的裙摆,轻轻将她横抱起来。
赫敏没有挣扎,弯着纤细腰肢,将羞红了脸贴在威廉胸口,躲避着大家的视线。
人群中自动给两人让开一条路,威廉旁若无人地朝着角落走去。
在一张椅子坐下后,赫敏离开他的怀抱,挪到了旁边椅子上,然后低头整理一下裙子。
威廉笑容灿烂,道:“喝点什么?”
赫敏歪着头,看了眼四周那些蠢蠢欲动的女生,露出狡黠笑容:“喝点酒吧……蛋奶酒。”
系統小農女:山裏漢子強寵妻
“酒,你确定?”威廉瞥着赫敏,却没有戳穿她的小心思。
他打了响指,一大瓶蛋奶酒出现在桌子上。
威廉倒了两杯,赫敏端起其中一杯,尝了一大口,有滋有味。
赫敏喝的豪迈,但只是几杯下肚,就面红耳赤,醉意微醺地靠着威廉肩膀。
而这一会功夫,已经有不少女巫丢下自己舞伴,匆匆走了过来,大胆邀请威廉去跳舞。
没能邀请到他当舞伴,但还是可以一块去跳舞的。
反正格兰杰已经醉了。
正是好机会。
威廉直接拒绝了。
赫敏悄悄掩嘴一笑,早预料到这种情况。
她酒量不行,只要沾了酒……威廉绝不会丢下她,去和别的女孩跳舞。
眼看史塔克拒绝,不少人就在附近的桌子边坐着。看赫敏的眼神,更是带着浓浓的嫉妒。
克鲁姆同样在附近坐下,直勾勾盯着威廉怀里的赫敏,在等待时机去邀请她。
等了一会,正想起身,一个红发巫师凑了过来。
望着那张腮帮子高高鼓起的脸,克鲁姆被吓了一跳。
什么玩意……不带这样吓人的!
罗恩攥紧拳头,热切地望着克鲁姆,颤声道:“我是你的忠实粉丝,我可以……”
克鲁姆脸色阴沉地盯着他,咕哝了一声道:“抱歉,我不和男人跳舞!”
“不……不是……跳舞……”
“约会就更不行了!”
“不是。”罗恩连忙摆手,“我也是勇士,想要你的签名!”
龍境秘蹤
“你也是勇士?”克鲁姆皱起眉头,恍然道:“哦,你是霍格沃茨的勇士……使用黑魔法的那个?”
罗恩的脸涨地通红。
克鲁姆接过纸与羽毛笔,低头写签名。但一扭头,就发现红发巫师不见了。
罗恩鼓起勇气,走到威廉与赫敏身边,神情紧张道:“赫敏……我可以邀请你……跳舞吗?”
天價萌寵:名門千金歸來
赫敏满脸错愕,随即摇摇头道:“抱歉,我今晚很累了,不想再跳了。”
罗恩如石像般僵住了,脸色比邀请芙蓉被拒后还要苍白。
他的嘴巴蠕动着,却发不出声音,就像一条出水的金鱼。
赫敏附在威廉耳边道:“走吧,威廉,我有点醉了,我们俩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这里太吵了。”
威廉点头站起身,搂着赫敏的肩膀向礼堂外走去。
罗恩突然抬起头,大声道:“威廉,你要带赫敏去哪里?没看见她喝醉了!
你想要干嘛?”
威廉转过身,望着罗恩那张有些狰狞的脸,好笑道:
“我和我女朋友干嘛去,关你屁事?
有病!”
说完以后,两人不再理会他,朝着礼堂外走去。
克鲁姆快步走来,阴沉着脸问道:“他们俩怎么走了?”
“我怎么知道!”罗恩倔头倔脑地说,抬头望着他,“想知道,自己去问!”
克鲁姆的脸又阴沉下来,直接将签名撕碎了,丢在地上。
他冷冷道:
“有病!”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感谢“漫天飞舞的萤火”,“月下人已逝”,“寂寞飘雪A745”三位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