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33z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抗戰韓瘋子 起點-911 波折展示-k25s5

抗戰韓瘋子
小說推薦抗戰韓瘋子
这伪军排长倒也是一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精明人,三两句安排下去,手底下那七八个伪军们,一个个连忙称“是”。
天边偏偏在不知何时露出了一抹鱼白肚。
今天的黎明似乎比往日来得更为提前。
韩烽知道,再要不了多久天色就要彻底放明了,到那个时候,这树林子的四面八方都是敌人,对于突击连一行的隐藏与作战可是大为不利的。
必须得趁着天色彻底明亮起来之前突围出去。
不远处的那一队伪军越发的接近了,韩烽用手捅了捅伪军排长的后背,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说道:“你是个聪明人,想活命的话,我想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长官放心,我一定积极配合。”伪军排长没有二话,连忙应道。
“少嬉皮笑脸,正经点儿,不要让你的同伴看出了破绽。”
“是是是。”
伪军排长说着扭过头去,恢复原来的煞有其事的神色,步伐不作停留地领着韩烽一行继续前行。
他这一支队伍原本就是一个加强排,剩下的人数加上突击连一行,倒是与作战之前的队伍人数差不太多。
天色依旧是恍恍惚惚的,一眼望过去,树林里遭遇的队伍只能凭借着军服的颜色区分彼此的立场。
两方愈发的接近了,即使天色不是很明亮,韩烽甚至也能看清楚迎面而来的那支伪军领头人的面孔。
那似乎是由两个伪军排组成的队伍。
宦海逐流
为首的伪军目光从韩烽身上划过的时候,韩烽平静地与他对视了一眼,然后从容地移开了目光。
这一下子遇到两支队伍,似乎有些麻烦,韩烽有些担忧,若是对方的官职比这伪军排长的更高,强令他与队伍汇合一起进行搜索,那可就麻烦了。
若是这几支队伍彼此之间再认识,韩烽一行陌生的面孔可是立马就暴露了。
韩烽与徐梓琳对视了一眼,俩人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忧虑。
突击连的战士们彼此之间颇有默契,大家都感到了情况的不妙,一个个已经在暗中随时准备好战斗。
倒是被战士们拿枪顶着后背的伪军士兵们一个个身子一僵。
那伪军排长随一瞥,立马注意到周围的突击连战士们一个个面露杀意,他连忙摆正了身子,再也不敢打什么歪主意。
这支队伍的战斗力他可是见识过的,自己一个加强排,也就是一个照面的功夫就被打没了。
眼前来的这支队伍,虽然人数比自己的加强排更多,想来也不可能是这支敌人的对手。
就算是他们能拖到日军赶来支援,自己都牺牲了,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难不成真心的给鬼子做走狗不成?小鬼子可从来没真心拿他们当人看过,伪军也是人,也是有自尊的,要不是为了活命,谁愿意背着汉奸的名头,让人戳着脊梁骨痛骂?
在这一瞬间,伪军排长在心中权衡好利弊。
逆歌 騎螞蟻狂飈
“老郑,老陈,你们两个怎么也搜到这里来了?”
伪军连长隔着老远就喊了起来,果不其然,他和对面过来的那两支伪军领头人是认识的。
“是老冯,老冯,你不是在那儿东南方向进行搜索吗,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那边传来质问,倒是没有怀疑其他。
伪军排长身旁的韩烽默不作声,只是淡淡地望了他一眼。
賢妻良母
“咳,你俩还不知道我的,胆子怂着呢,那边儿战斗一打响,我连忙就带着弟兄们往这边儿跑了。
冒牌高手異界遊 泣鳴的狐貍
咱寻思着,万一运气不好让远东团的给撞上了,那可是要人命的事儿。
还是过来躲躲风头的好,你们这两支队伍联合在一起,不也是害怕遇到远东团的队伍,被人家直接给一锅端了嘛!”
那边传来大笑,明显是被这伪军排长给戳中了事实。
巫師的童話
两方队伍再一次接近,“老冯,要我说咱们三方一起联合起来,这么大一支队伍,就是远东团看到了估计也得绕着走,你说呢?”
看这意图,对面的伪军想要与韩烽这边儿汇合。
韩烽低声道:“找理由避开他们。”
伪军排长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连忙冲着不远处摆手道:“老郑老陈啊,还是算了吧,这要是让团长或者是曰本人知道了,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咱们来是进行搜捕任务的。
商河奔流 光玄
因为怕死聚在一起算怎么回事儿?要我说你们两个也赶紧分开,各到各的地方好好的呆着,别再落了把柄。”
伪军老陈和老郑似乎愣了下,两人一琢磨,倒也觉得有道理。
伪军排长接着道:“那兄弟我就先到令一方去搜查了。”
韩烽一行当即改变与对面的伪军继续接近的方向,另选了方向前行。
对面的伪军对于韩烽一行并无察觉,那伪军老陈和老郑目送着韩烽一行离开。
这时的天色更亮了,纵然是有已经生出些新绿的各色树木遮掩,林子里的视线也清晰了许多。
或许正因为这视野的突然清晰,对面的伪军老陈似乎发现了什么端倪,就在韩烽以为有惊无险的避开了这次危机的时候,老陈突然高声喊住了伪军排长老冯:
“老冯,等等,不对劲儿,不对劲儿啊!”
重生之軍醫 烤土豆
一语激起千层浪。
韩烽猛地顿住脚步。
朱国寿下意识地端紧了自己手中的自动步枪。
突击连的战士们一个个神色越发警惕起来,食指迅速地搭上了扳机。
伪军连长老冯脸色一僵,心道这该死的老陈,你们以为老子愿意忽悠你们啊,老子这是救你们命呢,你们哪里知道老子现在这支队伍是那随时能要了你们命的阎王嘞!
强行稳住心中的慌乱,伪军排长骂道:“老陈,你发什么神经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老陈忽地大笑起来,道:“谁不知道你老冯最是贪生怕死,这次居然主动要和我们两队分开去进行搜捕工作,就这点儿,老子觉得太不对劲儿了。”
伪军排长像是气急败坏,“去你大爷的,你以为老子想啊,老子原本是搜查东南方向那片儿的,现在听到战斗躲到这边儿来了,要是再不积极点儿,就算老子是团长的亲戚,回头照样也会被责骂。”
哈哈哈哈——
老陈和老郑大笑,伪军排长说的倒是实情,两个人再不打趣。
伪军排长这才松了口气,侧身望了韩烽一下,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脯,继续带着队伍前行。
可队伍刚还没有来得及走上两步,老陈忽然又喊了起来,“老冯,说归说,你带的这支队伍里边有几道面孔,老子怎么觉得有些陌生呢?”
半系統機武
霎时间。
韩烽一行僵住了。
难不成已经被那伪军老陈看出了什么,暴露了?
朱国寿倒吸了口凉气,情况大大的不妙呀!